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all瑟)桃色迷恋2

(第三章评论)

梦醒了,心中的那把枷锁被打开,自己努力想要忘却的事实重新涌现在脑海中,那晚的细节被刻画成清晰的影像刺在自己的心头。

瑟兰迪尔恨父亲,更恨自己。他恨自己的沉沦与屈服,本就沉默寡言只会偶尔展现少年明朗风采的他,在那夜后变得孤僻而冷傲,坚强而从容。

现在脑中的淫靡挥之不去,恐惧像藤蔓一般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处,豆大的汗珠开始落下,身上大大小小莫名的伤口也开始疼痛,脖子像被人钳制住仿佛快要窒息。

房间的门突然开了,黑耀的长发披在身上,深邃的黑眸向瑟兰迪尔投去惊异的目光。

埃尔隆德急促的把手上抱着的瓶瓶罐罐放到桌上,有些匆忙的被打落在了地上。

他走到瑟兰迪尔身边,“瑟兰!醒醒!”看着瑟兰迪尔抿紧的嘴唇与颤抖的睫毛,那痛苦的样子让埃尔隆德急的发了毛,他掀开瑟兰迪尔身上的被子,被绷带包裹住的伤口散出浓浓的黑气。

疑惑与震惊代替了刚刚的急迫,这原来的伤口再厉害只是简简单单的皮肉伤,通过精灵的自愈能力很快就会痊愈,可是如今黑暗的气息怎么会如此严重?

埃尔隆德镇定下来,他得把这个他心心念念的精灵从黑暗的深渊中拉回来,他的口中缓缓的念出属于精灵的咒语,窥探瑟兰迪尔的心。他在一望无垠的黑暗与枯枝败叶中出现,给瑟兰迪尔带去光明,“瑟兰…回来…瑟兰…快回来…”紧锁的眉头一丝不可懈怠,古老的精灵咒语只是暂时压制住了强烈的黑暗,伤口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瑟兰,好些了吗?”他伸出手抹去瑟兰迪尔脸上的汗珠,瑟兰迪尔慢慢睁开了眼睛,“别碰我!”原来锋利的怒吼转变成无力的气声让人担忧。

埃尔隆德皱了皱眉,“瑟兰…迪尔王子,感觉如何?”瑟兰迪尔环顾四周,这是埃尔隆德的房间,在瑞文戴尔这个地方还是收敛点好,“无碍,有水吗?”埃尔隆德立马将水端到他面前,瑟兰迪尔双手撑着床面艰难的起身,埃尔隆德想帮他,“我可以。”声音十分嘶哑,埃尔隆德点了下头缩回了手,拿着水杯静静看着那人起身,满是心疼。

瑟兰迪尔伸手接过水杯,急促的吸收着水份,喝完之后又递了回去,“谢谢,埃尔隆德,我这是怎么了?”嗓子在滋润后恢复成了正常的音色,埃尔隆德将水杯放回桌上,“你还记得你被半兽人俘虏了吗?”时间停顿了几秒,“啊…对,我是被捉去了那个恶心的洞穴里。”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我记得我被灌下了药,一股恶心的味道。”瑟兰迪尔一副嫌弃的表情。

“你知道什么药吗?”

“不知道,不过好像是索伦吩咐那些半兽人干的。”

埃尔隆德的眼眸中透露出暗暗的光辉,那伤口中突如其来的黑暗也该属索伦,但是却能被自己所压制,索伦没想至瑟兰于死地,那他想干嘛?折磨?警示?那药也不知道有何效,这位诺多智者目前什么也猜不透……

“父亲呢?”瑟兰迪尔突如其来的问道,那是他牵挂的人,他对父亲的态度十分矛盾,但他知道自己是父亲的春天,是绿林里父亲唯一的光明与希望。不可否认的是,瑟兰迪尔也同样爱着父亲,罪恶而扭曲,只是藏的很深,连自己都无法明了。

埃尔隆德从思绪中抽回,顿了顿,“欧瑞费尔陛下战后负伤,如今在绿林里修养。”

他死了,埃尔隆德撒谎了,面上内心都毫无波澜。在瑟兰迪尔昏睡的时间里,他已经想了很久,如果自己告诉他这个残酷的真相,瑟兰迪尔或许根本承受不了,刚刚他又看到瑟兰迪尔伤口中的黑色雾气,他更加想要瞒住这个事实,不愿瑟兰迪尔被黑暗吞噬。

“那为什么我在瑞文戴尔?”

“在七天前的早上我收到了来自半兽人的信,叫我去把你从迷雾山脉里带回来。那时你就满身鲜血的靠在一块岩石上,三个半兽人守着你,倒是没有什么圈套,为了方便我就直接把你带回瑞文戴尔了。”

瑟兰迪尔心中满是疑惑,总觉得埃尔隆德在回避些什么,对他口中所言也不太信任。但是根据经验,若是这位瑞文戴尔领主不想说的,那谁也没办法从他口中撬出来些什么。所以他没有问下去,说了声明白了就继续躺下去休息。

埃尔隆德也不再说些什么,转过身来到桌前去捣鼓起了药罐来,药香在房中散开,吸入鼻中给人以安心,“瑟兰迪尔王子,来把药喝了吧。”微苦的药水从口中流入胃中,瑟兰迪尔面露难色,埃尔隆德又让他把个果子吃了,甜甜的……

“谢谢。”瑟兰迪尔礼貌性的说了一句。

“继续睡吧,你需要休息。”埃尔隆德露出温和的笑容。

瑟兰迪尔平和的入睡,没有不适,埃尔隆德就在一旁的桌前静静的批阅着公文,守在瑟兰迪尔的身边,让他第一时间得到最好的照顾。

————TBC

好像。。。写得画风转太快???

第三章评论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