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疏远则安》【8】(安凰)

似乎好久好久了)

安迪第二天醒来时已接近正午,身边却少了昨晚的温暖心里不免一阵失落,接着是疑惑,霓凰又跑哪去了?说不定在吃饭,安迪这么想着匆匆忙忙的换了衣服,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了膳厅,但是想见的并不在那,“穆青,霓凰呢?”

穆青咽下嘴里的饭,“她去宫里了。”

安迪一惊,“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清楚,”穆青摇了摇头,“不过不应该是政事,好像是威后传的。”

安迪满脸黑线,果然还是瞒不住的,诶……“我知道了。”然后她坐下来开始闷头吃饭,一声不吭。

另一头。

“姝儿决不能嫁给秦王!”霓凰拍桌道,一双眸中全是怒火,转而是一丝悲伤。

威后抚慰道,“啧,这怎么你先急了。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大王已经和秦王敲定了,对外说是联姻以示和平,谁又知这其中又有何猫腻?姝儿如今在你那,这事你先和她说说,让她作个准备。”

“就是说今日您唤我来宫里就是为了通知我一声?我也只能接受是吗?”

“霓凰啊,其实我也不想,我心里的如意婿是那赵侯雍,秦地荒蛮,尽是些粗野人,姝儿可真不能去那……”威后脸上尽是担忧。

霓凰起身,“我去找大王,霓凰告退。”

威后假意拦了一下,随后霓凰就奔去了梁王的寝殿。

高湛见霓凰风风火火赶了过来,“郡主稍候,待我向大王通报一声。”

霓凰停了下来,等着高湛出来点了点头就直接进去了。

“霓凰,你前来何事啊?”梁王坐在桌前望着霓凰,“大王,姝公主要嫁给秦王可是真的?”

“是啊,怎么了?”梁王将目光转向他处。

“这事姝儿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她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别人给决定了?”霓凰越说怒火越高。

“霓凰!这是你能撒野的地吗?寡人是姝儿的父王,这事本就该由父母定夺,秦王爱慕嫡公主已久,前来提亲,身份地位有何不妥?这事你们都没有资格反驳,现在,出去!”

霓凰调整了情绪,“大王息怒,霓凰有错在先不该动怒,可是霓凰就想问问您这其中缘由,您究竟是为何要答应这桩婚事?”

梁王叹了口气,“你知道……与秦国最近的军营犯疫吗?范围极广,可就延不到秦国去,离之最近的军队赶去也要十天半个月,一但开战,局势不利。”

霓凰怔了怔,“霓凰知晓,告退。”

霓凰走出了殿堂,果然是威胁,秦国可以随时开战,可我们却不行。军中犯瘟疫的消息被藏的严严实实的,自己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见。

姝儿呢?她是战争的筹码吗?可如今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还得亲口告诉她,这无疑是一种折磨,她不忍心让她的姝儿去面对这些事。唰一下骑上马,风似的回府,眼眶却泛着红光。

一路上都在脑子里都是乱的,她突然又想自私点把安迪拴在自己身边,不过恍惚中却到家了。霓凰木纳的看着大门,心里说不出的苦楚,她不敢见到那张充满着阳光的笑脸,她怕自己忍不住就软下心来,要是自己真告诉她这一切,她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霓凰踏进了府中,刚走入长廊就对上安迪的星眸,“霓凰?宫里没什么大事吧?母后怎么样?”

霓凰抿了抿嘴走上去抱住了她,安迪立即瞪大了眼睛,倒也没反抗,“母后骂你了?”霓凰没有回应,就这么抱着,抱的紧紧的,将头陷入安迪的肩中肆意吸取她的气息。

安迪扶了扶她的背,“没事的。”霓凰抬头,泪痕还未淡去,四目相对,“你愿意……和我去很远的地方吗?”

——
我得好好理理我的人设。。。把自己写乱了。。。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