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 都是我老公!
李佩斯(老公),刘涛(老婆)
抖森妮妮(霜铁墙头)当然我也站锤基兰博基尼盾铁贾尼虫铁all铁)
一美法鲨(EC墙头)
爱中土爱漫威)

伪)张春华X白素贞(ABO)

巨诡异慎入!铁严重OOC!我超不负责的!欢脱自暴自弃型文风!

友情提示:春小太岁是个alpha新晋(菜鸟)捉妖师,白娘娘当然是个omega千年蛇精辣~小青许仙什么的不存在的哼哼。至于这个抽风的脑洞。。。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就在前一秒,我想写个不负责的短,然后又想写abo,又想写六桃。。。而且我还从来没看过六桃同人的abo诶!然后它就这样诞生了😎我自己都被这设定这cp吓到了。。。但是不知道从何下手。。。虽然是abo但这是不会有什么重口的肉的略略略~基于女alpha是长小鸟的你可以直接把春小太岁当男的看(性转???)

假前言:初遇🍭有霓凰(alpha)🍭春华的师父(超疼爱的)🍭小白的。。。前任?(情伤)(爱过)(渣)(暂时标记过的那种,年少时的干柴烈火)🍭小白设定omega气息平常是不存在的,自控力极高,但是发情期就是那种方圆十里全闻得到,自身反应也极强,活春药型🍭小白发情期平均两百年一次🍭春华碰上了!好巧哦🍭

——

“春华,这个,师父就赠予你了。”霓凰抽出一把打造精巧的银剑。

春华立马下跪,“师父!这把剑的锻造花了您大把的精力和功夫,弟子不才,不能收!”

霓凰笑了笑,“这把剑本就为你所造,根本就不必推脱。”

“可是师父,以我的实力,弟子真的配不上它……”

霓凰挺了挺身,“张春华,我命令你,收下。”随即alpha的气息布满了整个房间,春华被震慑的不敢多一句嘴,师父果然是师父,强大的alpha气息让另一个alpha感觉到深刻的威胁感,仿佛有一把大砍刀凌驾于脖子之上。

春华二话不说立马把剑接下,光速离开了屋子。

出了屋子春华大把大把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被另一个比自己强大百倍的alpha威胁实在太可怕了,不过师父送个剑而已至于吗。。。

春华细细打量着这把剑,拿在手上很轻,繁杂的花纹雕刻着剑柄,握着就觉得热血涌动,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

“去找个小妖试试看好了!”说着战斗力不怎么高的春小太岁就走进了树林子里。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春华笑,在这样一个好日子里,平日里无处不在的妖精今天倒是一个都没碰上,不禁有些小失落。

就在暗自神伤的时候突然就有俩小狼崽送上门来,春华看见两眼直冒光,不由分说就追了上去,俩小狼崽也特别配合的逃跑了,只是接下来的事令春华万万没想到,小狼把大狼给引出来了,那头大狼站立起来可都快和自己一样高了。

“你孩子挺可爱的哈。”春华收起剑尴尬的笑道,这大块头她可对付不来,走为上策,她又悄悄往后移了移。

那头巨狼一脸怒视着春华,蓝色的锐眼注视猎物般紧盯着她。春华不由自主的散发了alpha的信息素,但是好像那狼没什么反应,似乎是个beta。

“消消气哈!我不是故意的!再见!”丢了句话便兔似的逃了,那头狼也照样追了上来,救命啊!来个谁救救我吧!我干不过他啊!

心底的吼叫似乎得到了回应,一身素白的姐姐从天而降挡在身前差点撞上,“你这味道可真冲鼻。”温和的声音冷淡的说到,脸上却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春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如果这不是传说中的女性omega那还有谁啊!但是并没有闻到一点omega信息素的味道诶,春小太岁又是一阵失落。但是她刚刚说的味道冲鼻是指我的信息素吧,beta是感知不到信息素的存在的,难不成这样一个温柔美丽的白衣姐姐还能是个alpha???

“小心!”就在春华犯花痴的时候那头狼张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白素贞手一挥就将春华推到了一边,力气那么大果然是alpha吧……春华又开始失落了……但现在不是失落的时候啊喂!你的仙女姐姐被狼压地上了啊!

春华刚想上前帮忙就见白素贞一个翻身一个侧踢将巨狼打翻在地,“你走吧,”白素贞没有杀了那头狼,而是将他放了,“你还有孩子吧。”那头狼点了点头,非常识相的落跑了。

此刻仙女姐姐全身都散发着光芒,春华的星星眼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白素贞,“怎么了?”白素贞微微歪了歪头,春华立马回了神,“啊!没事,就是感慨这样一位女子怎么会是alpha呢?”白素贞不明的笑了笑,“怎么不行呢?”春华上下打量了一番白素贞,“总觉得对不起这副仙子模样。”

白素贞低着头,“你可否认识……穆霓凰?”春华点点头,“当然啊!我师父!”白素贞掩了掩鼻,“怪不得有她的味道。”

“你认识我师傅?”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我认识啊?”

“猜的。”

“仙女姐姐大显神通了?”

白素贞笑了起来,“她怎么会收你这样的弟子?”

“因为我天赋异禀啊!师父说的,虽然我真的没有发现我哪有异禀。”

“会发现的。”

“感谢仙女姐姐夸奖,那你和我师父怎么认识的啊?”

“不认识。”

“是不打不相识还是抢同一个omega什么的啊?”

“不知道。”说着白素贞就带着淡淡笑意走了,春华也跟了上去,“仙女姐姐这是去哪啊?”

“回家。”

“我可以悄悄跟上来吗?”

“那我可以拒绝吗?”

“仙女姐姐菩萨心肠,当然会好心收留我啦。”春华说着就讨好的挽上了白素贞的胳膊,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远点!”那个人的气息太近了,虽然只是暂时标记过,但那也是蛇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标记啊。那人的气息有一点淡淡檀香,像千年的古树般给人沉稳的感觉。她曾经被这股气息缠绕过霸占过,自己也深深迷恋过,也不曾忘记过。

春华吓了一跳,一撒手就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仙女姐姐,我、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你身上有你师父的东西吗?”她的气息怎么会那么重……

“嗯……这把剑是我师父给的,不知道算不算。”春华以为是故友,所以也没怎么防范,再说她本来也不会想那么多。

春华把剑抽出,白素贞一见脸色大变,先是惊,这莫不是我的白乙剑。后是怒,这是穆霓凰亲自从自己身边夺走的,这位高高在上的捉妖师可是完完全全从头至尾都在欺骗自己啊。转而是悲,她大概以为我这只无恶不作的蛇妖都死了吧……真是薄情寡义啊……把我的剑转手送人吗?这都十多年了,我还没忘记你,你就开始绝情了吗?

春华看着眼泛泪光的白素贞,“你要不要去见见师父,叙叙旧情什么的?”那种什么江湖恩情携手杀敌的剧本已经被春华套在仙女姐姐和师父身上了。

“她现在估计想杀了我吧。”

春华不明所以又突然急着开了口,“不会的!仙女姐姐和我师父都这么好,师父不会杀你的!”

白素贞单手捧起春华的半边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我和她相遇的时候,她且如你一般大。”

张春华愣愣的看着她,都不敢呼吸,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啥意思?她对我有意思?我们都是alpha啊她要干嘛?变态?骗子?不会的,不会的!长得那么好看一定不是坏人!

张春华往后退了几步鞠了一躬没说话,白素贞也行了个礼,“失态了。”白素贞收回了情绪,“这把剑你会用吗?”

“早上刚拿到,还没试过呢。”春华想到刚刚的那头狼不禁叹了口气。

“实不相瞒,这把剑从前是我的。现在它归你了,这耍剑的功夫我可以传给你,只是时间会久一些,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了!只是这样那岂不是被我占尽便宜?我有什么忙帮你吗?”

“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接受我的功力,这样……就算帮我忘掉那段烦心事了。”

“这样真的好吗?”

“你不用愧疚或者怎么样,我心甘情愿。”

春华点点头,一脸懵懂的跟上白素贞,“现在去哪?”

“就近找个隐匿的地方,需要四个时辰不受打扰,你回去得傍晚了。”

“你家不行吗?”

“这样我还得送你回去,我可不想见到你师父。”

她们沿着铺满石子的河岸走,找到了一个岩洞,白素贞在洞口施了个法罩,将整个洞穴都封闭起来,然后以白乙剑为媒介,将以前调动白乙剑的法力都传给张春华。

因为封闭的原因洞穴里的每一寸空气都充斥着alpha的气息,淡淡的,像晒过太阳后的被褥的味道,这来源于身前背对着自己的张春华,但是让她受不了的是其中混杂着的淡淡檀香,霓凰的味道。

白素贞已经忍了三个时辰了,鼻息都开始颤动,汗液从皮肤中沁出,纱织的衣物紧贴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红唇微张吐出淡淡的热气,脸颊上也包裹着淡淡的绯红。但是现在可不能半途而废啊,否则两个人都将性命不保。再撑一个时辰就好,

白素贞还在暗自庆幸春华是背着身子的,见不到现在她的狼狈样,殊不知自己omega的香甜气息早已散开,这只能说明一点,她发🌚情了。

春小太岁本来都快睡着了,突然一股令人亢奋的味道传入鼻中,那股木兰花香闻的春华心头直发痒,很快她也被汗水黏了一身,“仙、仙女姐姐,好像哪、哪呼怪怪的。”

“别说话。”虚弱的气声传入耳中,春华仿佛当头一棒,o……omega?!怎么办怎么办,好像发🌚情期正好到了?仙女姐姐果然是omega啊,可现在呢?我只能待这,还有半个时辰,我撑不住啊!

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已经被omega的气息填满了,白素贞死命的咬着嘴唇不让任何一丝呻🌚吟泄露出去,下面早已经湿成一片了,隐忍的感觉很难受,春华也深切的体会到了。她现在也不比白素贞好受,立挺的器官被束缚住,她现在只想像个野兽般发泄一下,或许这是自主发🌚情。

此刻真是度秒如年,就在这欲哭无泪的时候,法力渡完了。可是接下来呢?两人依旧坐在那,春华颤抖着起身去看白素贞,alpha和omega的气息紧紧融合交缠着。那沁血的唇可真是诱人啊,春华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吸收着对方口中美味的香甜。她抱住这副红透了的身体,此刻这副身体柔软的像水一样和自己紧紧缠绵。

白素贞没有反抗,她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她只知道她需要一个alpha来填满浇灌她那空虚潮湿的地方。。。。。。。(不行!再写得被删了!祈祷别删~

第二天一早。。。。第二天个鬼!短篇啊啊啊啊啊啊这啥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写了不写了。。。。再见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