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不定期更,寒假填坑)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 都是我老公!
李佩斯(老公),刘涛(老婆)
抖森妮妮(霜铁墙头)当然我也站锤基兰博基尼盾铁贾尼虫铁all铁)
一美法鲨(EC墙头)
爱中土爱漫威)

安凰)《疏远则安》【9】

在高铁上无聊至极的我开始码字(超短)

——
“你愿意……和我去很远的地方吗?”霓凰毫无底气,她怕,她怕她的姝儿就此远去;她怕她的姝儿不理解或者对自己不寻常的感情感到厌恶。霓凰知道自己的心之所想,小的时候也是把芈姝当成妹妹,可是最近越发觉得如今这个姝儿一定是自己的,这种占有欲充斥着霓凰的内心。至今未嫁是因为青梅竹马的一纸婚约,而现在姝儿或者说是眼前这个人能否等到自己去证实这份虚无缥缈的别样感情呢?

“什么?霓凰你先放开我,我们冷静点慢慢说。”安迪说着毫无恶意的轻轻推开了霓凰。

“好,我冷静。那你愿意嫁给秦王吗?”霓凰小鹿一般的纯净眼眸忐忑的望着安迪。

安迪一脸懵逼,“哈?我什么时候要嫁给什么秦王了?”

“这是真的,就在这几日大王定的。我扳不回来……”霓凰满是愧疚。

“我……要嫁给秦王???”安迪依旧处于加载状态。

“我去找大王对峙了可是没办法……对不起……”

安迪无言。

安迪有震惊也有愤怒。她惊这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来的太过突然,她气这古代君王指婚不得违抗的法令还有毫无人权可言的无自由社会。作为现代职业女强人,还生活在美国那个过度开放的国家,安迪实在不理解为何要服从屈服于这个所谓的“大王”。但是转念一想,这副身体又不是自己的,这个身份也不是自己的,要嫁人的也不是自己,自己只是以第一人称的角度在体会别人的人生罢了。这样想着,心情似乎顺畅了不少。

“我不嫁,但是你能带我去哪呢?”安迪歪了歪头表示不信任。

霓凰慌张的解释道,“天下之大任我们畅游,只要、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远离大梁秦国。我们可以北上,去燕国,去看雪。只要能带你走,只要能有你,只有我们两个……可以吗?”

“可以……吗?”安迪踌躇着,“你真的可以走吗?”

“我只想和你一起,我不想把你卷入他们的权力斗争中,姝儿……啊不,你不是姝儿。你说过,你叫……安、迪……对吗?”

安迪怔了怔,“对,Andy……”这人什么意思???这和说好的体验别人的人生不一样吧???而且她刚刚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想和我在一起??私奔???????

安迪磨蹭着嘴皮,“呃……什么叫只想和我在一起?”

霓凰被问的脸红心跳,“就是就是,就是……喜欢你啊……”霓凰不经意间就说出了口,其实挺后悔的,但还是一鼓作气用询问的眼光望向安迪。

“What?!你是说……男女间的那种关系吗?”安迪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眼前僵硬的霓凰。

霓凰紧张的快晕倒了,在沙场上面对千军万马时都可以做到镇定自若以一敌百,可是面对着安迪,面对这份不敢确定的感情却像个犯了错事面对责骂的孩子。

“是、是啊。”霓凰不敢直视安迪。

“那也就是说……我跟你走,就是嫁给你。不跟你走,就是嫁给那个秦王,是这个意思吧?”安迪表现出反常的镇静还带着微微的调侃。她以前被她的邻居流氓小姐妹们推荐过一大票姬腐文,她也被骗然后半推半就的看了很多,对于les有了解也不排斥,只是没想到古代居然也有这类敢于面对的人群,安迪还是挺钦佩霓凰的,反正这副身体是那个芈姝的,自己似乎做什么也不用负责。

“什么叫……嫁给我啊……”

“你不是要和我私奔的意思吗?”

“诶?好像还真是啊……”

“所以现在是你在向我表白然后我再决定要不要让自己多个女性恋人对嘛?”

“你会讨厌我吗?磨镜什么的……”

“不会啊。”

“那你会爱上我吗?”
(后面走向我想问你们,我不敢确定啊)

——
“如果打算爱一个人,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她),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