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all瑟)桃色迷恋9

“醒了就起来。”

索伦的声音从房内的一角传来。

这是瑟兰迪尔脱离长梦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许是还未清醒,他没有动作,嗓间发出一记反抗的哼声就又妄想重回梦中。这是一个充满光明的梦,梦里的画面并不清晰但瑟兰迪尔却不自主的感受到了已经久违的温暖,即使是苍白无力的。一片朦胧似画的光景以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孩子的脸上好像挂着笑容,但每当快要辨清的时候梦境又立刻将这蛛丝马迹沉入水底,周围的景象与孩子的面貌同样模糊,似乎还在等待瑟兰迪尔慢慢发掘。可以认清的是,那个孩子有着同自己一般的金丝长发,他穿着圣洁的白袍在林间奔跑嬉戏,自己则在不停的追逐他,盲目的追逐着心中的光明与希望。

但现实呢?那只是场梦。一晚上激烈粗暴的性爱已将瑟兰迪尔摧残成了一摊烂泥,现在清醒的大脑映射出了身体上的疼痛,他感觉自己的双脚都下不了地了。

“醒了就起来,你可以回去了。”索伦又再次开口说道。

瑟兰迪尔感到疑惑,但是他仍旧未动也没说话,装作一副睡着的样子,好像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一切。这时肚子里的孩子安慰般的动了动,这些许不易察觉的动作触及到了瑟兰迪尔心底柔软的一处,眼眶忽地也开始发热。如果此时哭的话实在像个一夜欢愉过后第二天后悔的小姑娘,这实会很没面子,他不会那么做,虽然在索伦面前瑟兰迪尔的确没什么面子可言。

“回哪?”瑟兰迪尔动了动红肿的嘴唇。

索伦悄无声息的走近了床边,“你的小森林。”

瑟兰迪尔睁开眼睛狐疑的观察着索伦的神色,“你肯放了我?”

索伦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昨晚的是见面礼,我只是不想让那些愚蠢的精灵为了你来攻打魔多,我喜欢的是单方面的侵略不喜欢被挑战。”

瑟兰迪尔听到后不禁自嘲而笑,哪个傻子会为了他来攻打魔多?

索伦又像下令般说道,“你现在就可以回密林。密林是你的,你是我的,你依旧是我的性奴,如果你反抗的话那密林也是我的。”

瑟兰迪尔感叹于这个人的理所当然,当然他有这个理所当然的资格,他可是令人忌惮的黑暗魔君,自己呢?摘下那顶沉重的王冠就是个妓子。

瑟兰迪尔深深叹了口气,又收复情绪扬起嗓子说道,“好的,索伦大人。”注视着索伦的蓝眸里不知是夹杂着恨意或是哀伤,大海总是那么深不可测。微翘起的嘴角给这副平静的脸上增加了几分媚态。

“但愿你每晚的房门都会乖乖为我而开。”索伦说着就伸手扼上瑟兰迪尔的下巴将舌头侵入进那鲜红的丰唇里,强迫口腔里那另一个人的与自己交缠,瑟兰迪尔简直要被这极具侵略性的吻霸占到窒息。

瑟兰迪尔见到缝隙就退了出来,喘着薄气说道,“随时恭候。”他脸上挂笑眼角却发湿,宝蓝琉璃般的眼珠让人想伸上手去摸摸。

“我还真是舍不得你走了。”索伦留恋的将一个个深吻烙印在本就游满了红印的脖子上,一路向下,炙热的粗气吐在瑟兰迪尔的颈窝处。

“那傻子们就要来挑战你了。”瑟兰迪尔顺着路子开始生涩的调情,他还挺喜欢这种伪装的,“我也要被抢走了。”他讨好的笑着,没有半分喜意。

索伦挂着一副蕴含欲望的笑脸从瑟兰迪尔的身上离开,把椅背上的衣服递给了他,“换好就走吧别再勾引人了,骚货。”

这种恶言俗语瑟兰迪尔好像已经消化了,他静默的套上一层又一层的长袍,这是他来时穿的衣服,原来的体液泥污已经被洗净了,似乎自己也是一干二净什么都没做过。

当他站起来整理衣襟的时候那双腿轻飘飘的,某个写了会被和谐的部位也有一种不可描述的疼痛,但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可以忍。孩子在,密林在,性命在,很好。身体什么的他可以不在乎,他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除了性生活混乱其他都还好,不是吗?忍耐,为了那些所牵挂的人和物,瑟兰迪尔可以。

半兽人送着瑟兰迪尔离开魔多境内,瑟兰迪尔一直都能感受到远处索伦炙热的目光,好像上马的时间再晚点索伦就会立马把他重新绑回那个房间没日没夜的做爱。

半兽人走了之后就得踏上回密林的路了,回密林之后呢?继续用肉体和索伦换和平?坚强都是骗人的,瑟兰迪尔盲目的骑着马,用风把泪水吹干,他的心都快被榨干了,他做不到他想当然的无所谓,一股恶心的感觉让他开始干呕,他想要将他坠落的灵魂一并呕出,或许心碎而死是最好的选择?这样的话那颗干瘪黑色的心脏就不会再跳了……

孩子动了,瑟兰迪尔咧开了嘴,“你好烦……跟埃尔隆德一个样……”他当初要留住埃尔隆德的孩子也许就是为了此时此刻有个人来安慰他。

瑟兰迪尔继续驾马朝着密林前行,不变的是浑浑噩噩的脑和心,什么时候真能把这一切当成个玩笑,什么时候也就真的活了,而他自己就是个笑话。

天色渐暗,瑟兰迪尔没有继续行程,他在森林里找了块空地升起一簇篝火休息,他不想那么快就回密林,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自己,给自己找个不会自欺欺人的理由活下去,不是冠冕堂皇的为了国家,他要为了自己活下去。

他抬起头望向树叶空白处一尘不染的璀璨银河,星光闪烁地让人心静,他真想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只需要学习和玩耍,其他什么都不用自己烦恼,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迷惑不解陷入痛苦。

树叶在风的敲动下唱起一曲低沉的赞歌,连躁动的马儿听见也变得平静起来,瑟兰迪尔的心绪也在不知不觉间收回,享受晚风与巨树的馈赠,他感到一颗种子在发芽成苗,又渐渐的成长为一棵茁壮的小树,在时间的推移下那颗小种子早已长成了参天巨树,它的枝条将瑟兰迪尔包裹住,暖流在心间流淌。当瑟兰迪尔回过神来时发现这一切都来源于腹中那一位,他将手抚上小腹,“他们似乎很喜欢你。”

树叶磨擦发出“沙沙”的声响,瑟兰迪尔笑了,“你们愿意赐予他一个名字吗?”

一片树叶缓缓飘到瑟兰迪尔的手心里,瑟兰迪尔把玩着树叶寻思了一会,“绿叶?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笑得温柔,摸上一个树干,“嗯,谢谢。”

这曲赞歌唱的悠长深远,沉醉其中之时却突然被人打断,“瑟兰迪尔陛下!”

瑟兰迪尔恍惚了一会儿,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这个突然从树林间冒出来的精灵的名字,“林迪尔?”

林迪尔鞠了一躬,“是的,陛下。”从他的身后又钻出来五六个林谷和密林的精灵士兵。

“你怎么在这?”瑟兰迪尔这才意识到索伦口中的傻子就是他们。

“随领主大人前往魔多救回陛下您。”林迪尔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现在我在这你们也不用去了?”瑟兰迪尔歪了歪头。

“是的,陛下。请您随我们前去营帐。”士兵们随即靠边让出了一条道。

“埃尔隆德在?”

“是的,陛下。我们领主很担心你。”

“谢谢,好意心领了。”有埃尔隆德的地方其实瑟兰迪尔并不想去,原因很简单,就是肚子里的那根小绿叶。但是都被人家逮住了也没有理由回绝,更何况现在也无处可去,只希望埃尔隆德别想之前那样逼着给他检查身体。

瑟兰迪尔跟着林迪尔踱步走着,士兵在瑟兰迪尔后面牵着马有序的踏着军步不敢懈怠。瑟兰迪尔很忐忑,他能够感觉到那颗干瘪黑暗的心脏在黑夜中狂跳,因为埃尔隆德,因为莱戈拉斯。

营帐到了,环顾一下四周,瑟兰迪尔抬眼望去便与站在帐门外的埃尔隆德四目相对,旁边还有一个欣喜的加里安。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的惊异与欢喜努力平复心情,他想表现出波澜不惊的样子,那副不在乎的样子。

埃尔隆德两步并作一步的走到这来,他站在了林迪尔面前距离瑟兰迪尔两米的位置。

“大人,我们在树林里发现了瑟兰迪尔陛下。”

埃尔隆德的目光一直流转在瑟兰迪尔身上,带着欣慰和担忧,“你们先下去吧。”

“是。”士兵们规矩的离开了他们两个,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瑟兰迪尔低着头等着他先开口。

埃尔隆德慢慢走进了一步,“你……瘦了。”

瑟兰迪尔点了点头,“嗯。”

埃尔隆德整理着话语,“你怎么样了?”

瑟兰迪尔始终没看向埃尔隆德,“还好。”

“你去魔多了?”

“嗯。”

“索伦……”

“索伦不会杀我的。”

“嗯。”

一段静默。

瑟兰迪尔抬起头说道,“你要攻打魔多?”

“就是谈判,三十多个人也打不起来。”埃尔隆德解释道。

“那傻子还真是你。”瑟兰迪尔微微笑了笑。

“什么?”埃尔隆德没明白。

“没什么,就说你是个傻子。”

埃尔隆德眨了眨眼睛,“你怎么从魔多出来的?”

“用身体换的,睡一晚上就放了。”瑟兰迪尔说的风轻云淡。

埃尔隆德有点惊讶也是震惊还有一丝愤怒,他不敢去想这中间瑟兰迪尔经历了什么才表现的这样事不关己,“我很抱歉,瑟兰。”

“都过去了。”瑟兰迪尔笑道。

没过去。梦魇仍在,索伦仍旧会找上他,纠缠他,控制他。但起码今天他也许还能向埃尔隆德要个安神汤睡个好觉。

瑟兰迪尔对埃尔隆德说,“我能睡觉吗?顺便要个安神汤,我怕睡不着。”

“当然了,跟我来我去帮你熬。”

瑟兰迪尔跟在埃尔隆德身后走向一个帐篷,虫鸣和火星围绕四周,他莫名感觉事情又变得简单起来,当然,这是和谐下的错觉。

————
不会简单的😎(这是个随时会拔的flag

——日常
今天下午去看了话唠小蜘蛛,妮妮和小辣椒终于!!!等了好久的美队彩蛋可真棒😑😑😑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