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10

脱线的一章~

——

熟悉的药草香味把时间带回到了一个多月前。瑟兰迪尔坐在木椅上凝神望着细心熬药的埃尔隆德,他的身影亦如从前,宽厚的背脊撑起深色的袍衣,尖锐的五官在不久前还是与自己靠的那样近,现在两个人却充斥着尴尬及刻意的生疏。

瑟兰迪尔注意到自己涣散情绪中的惋惜,这简直是罪过。他带着厌恶看向埃尔隆德,一刀两断可是自己的想法,可是现在那种感觉怎么越来越模糊?他想要辨清自己的情感,但是一团乱麻只会越理越乱,在这毁天灭地的思想斗争中他的眼神越发狠戾,那眼神像是要杀了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被瑟兰迪尔瞪的早已浑身发麻,满脸不自在的轻声问道,“怎么了吗?”

瑟兰迪尔惊的坐直了身,“没事,走神了,药好了吗?”

“嗯,好了。”褐色的液体从陶瓷器皿缓缓流入玻璃彩碗里,那味道闻着不差,还有点清甜,来到他面前的时候瑟兰迪尔毫不犹豫的喝下,但是脑中突然跳出来的一句“我想上你了”成功把瑟兰迪尔吓呛着了,索伦我去你大爷!

瑟兰迪尔止不住的咳嗽,泪花闪在微红的眼角,埃尔隆德弯着腰关切的帮他拍着后背,“小心点。”

“我咳咳咳没事,真的。”瑟兰迪尔举起手微微推开埃尔隆德的胳膊,好像他稍微凑近点就会发现他孩子似的。

埃尔隆德没有什么介意,站在一旁端过碗看着,过了会瑟兰迪尔停下咳嗽站起身,“谢谢您的药,没什么事我就去就寝了。”

“需要我带你去吗?”埃尔隆德很想再和他多说说话,虽然真的没什么话好说。

“我想加里安应该知道,就不劳烦爱隆大人费心了,”瑟兰迪尔转过身走向篷外,“请您也早些休息。”

埃尔隆德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晚安。”

瑟兰迪尔停了下来,未说半句就又走了出去。

埃尔隆德望着紧闭的帐篷帘幕闭上了眼,朋友吗?仿佛更远了,如果瑟兰迪尔还在索伦手上的话,他愿意付出一切去换回他。可是现在瑟兰迪尔完完整整的回来了,虽然他迷茫、黯淡,而且还不同寻常。那份气息或者说是给埃尔隆德的感受并不像往常一样的淡雅,还有另外一份充满活力的生命,这是埃尔隆德天生的知觉,不会错。

所以现在,瑟兰迪尔正蹲在营地的一个角落里忍受着孩子躁动带来的疼痛。

“陛下,真的不要叫爱隆大人来吗?”加里安陪在他的身边。

“不用,只是胃疼,过一会就好了。”瑟兰迪尔一边含糊其辞一边又在心里疑问担心,之前那么大动作这小家伙半点动静都没有,现在什么也没干就折腾死人,莫不是看到亲爹激动了?那也太激动了吧……

“陛下?瑟兰迪尔陛下!”加里安发现瑟兰迪尔已近昏厥,脑筋转了几百圈还是转到了埃尔隆德身上,于是乎风也似的冲进了埃尔隆德的蓬房,埃尔隆德并没有要上床的样子,像是早就预料好的坐在床边等待事情发生。

“爱隆大人!我们陛下他……”加里安话说一半便被埃尔隆德打断,“带我去他那吧。”

深夜。整片森林安静的像没有活物,士兵们早已入眠,篝火也已熄灭,照在瑟兰迪尔身上的只有浅淡月光,埃尔隆德拉起他的手腕感受脉搏,放下后吐出一口负担极重的粗气,“果然……”

瑟兰迪尔又来到了那片森林,只是不再是朦胧白光,他看到了一棵参天巨树,那是生命之树,密林的生命之树,密林的心脏。他转身唤着一个名字,一个少年精灵来到他的身边,依旧是模糊的面容,他唤那个精灵为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低声呢喃了一句,他不知在帐篷里躺了多久醒了过来,但也不会很久,外面仍旧一片漆黑,小腹不再阵痛。

“莱戈拉斯是……他?”埃尔隆德就在瑟兰迪尔的床边,他的目光全都聚焦在瑟兰迪尔的腹部。

瑟兰迪尔没有慌张,他淡淡道:“嗯。”

“谁的?”埃尔隆德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些许小期待。

“加里安呢?”瑟兰迪尔转移话题。

“我让他走了,孩子谁的?”转移话题失败。

“索伦的,或是某个半兽人的。”他回答的干脆利落。

埃尔隆德似乎难得的被激怒了,“那我呢?”

“你我都该忘了。”

“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你还有个孩子!”

“那你现在也知道了,这又怎么样呢?”瑟兰迪尔没有为之所动。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让你走。”埃尔隆德尝试冷静交谈。

“那你可就连魔多的那些东西都不如了。”

埃尔隆德怒极反笑,“这孩子到底谁的,我想听实话。”

“我的,反正不是你的。”

“瑟兰,我不想绕圈子。”

“埃尔隆德,我也不想绕圈子。你怎么知道这孩子的?”

“第一眼就觉得不对劲,然后又用了点合欢皮加以证明……”

“所以刚刚都是你干的好事?”

“是你的安神汤。”

现在换成了瑟兰迪尔的怒火开始往上飙升,但是就在第三次世界大战要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一个超大的小插曲。

空中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飓风从远处袭来,不堪一击的布质帐篷被吹散吹垮,异常的动向惊醒了所有人,士兵汇聚在草坪上作好防御架势,人心惶惶之际四周并没有涌进设想的半兽人,火红的巨龙从头顶呼啸而过,狂风如刀刃划过脸颊吹到树木,随之而来的阴暗无疑给精灵们心中添加了几分恐惧,那条龙的尺寸惊人,金色的瞳孔死死盯过身下的精灵们又忽略过去看向远方。

惊魂未定的时候不知谁说了一句,“它去哪了?”

瑟兰迪尔紧紧握着血红的双拳,他知道——那是,密林的方向。

——
瑟兰兰和埃隆隆每次嘴炮都是为了确认关系但是每次都失败🌚🌚🌚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