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安迪X薄靳言】分裂

短篇+黑化ooc
推理什么的都是我在扯,忽略一切你所想到的bug!


“安迪,这是薄靳言,小明失踪的案子情况复比较复杂全权由他负责。”

薄靳言踱着步子缓缓从谭宗明的身后走出,在他身旁站定后摘下脸上的墨镜看向安迪。安迪因为小明的失踪熬的面容憔悴毫无半分神气,她根本不在意眼前这个人,她也不相信有谁会比自己更把小明放在心上,但又礼貌性的伸出手扯了扯嘴角,“你好。”

薄靳言心里对这个传说中的精英女强人的形象大打折扣,面前这个憔悴的受害者亲属只不过是个没事干着急的蠢女人罢了,但他也礼貌性的握上手撇了撇嘴,“你好。”

两个人握完手后都一言不发,谭宗明说道,“安迪啊,小明的事由这位薄大神负责你完全可以放心,不用再那么操劳心烦了。”脸上全是担忧与关切。

“嗯。”安迪含糊的点了点头,她这几天根本就没听其它人说的话,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小明是她唯一个真正的情人,自己又是她的姐姐,明明说过要保护他的,可是现在又不知是生是死,满是愧疚与悔恨。

“你最好回去好好睡一觉再安静等你弟弟回家。”薄靳言轻佻的说。

“我怎么安静……他是我亲弟弟,他现在生死不明你叫我怎么安静?”安迪带着怒气磨着后牙根,那双瞪着薄靳言的眼睛泛着红色。

“那你觉得你现在这副鬼样子能办好任何一件事吗?我劝你还是回家躺床上吧,An...dy?”这不是我车的名字吗?

“小明要是没了,那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安迪喃喃自语道。

薄靳言默声,孤立无助的感觉,他也尝过……


“小明应该是和其他十五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被同一个犯人抓的,他们共同点是都患有一些精神问题。调失踪地点周围的监控录像发现有同一车型的黑色面包车出现,犯人反侦察力很高而且跟着路线再追踪就断了,而且查车牌也发现是假身份。对不起安迪,现在没什么进度。”薄靳言最后没什么底气。

安迪神色平静,“小明现在……活着的可能……大吗?”

薄靳言抿了抿嘴唇,“但愿吧。”


“你有可能是精神病?”薄靳言有点惊讶,他真没看出来眼前这个到现在都没疯掉的女人有得精神病的可能。

“嗯,家族遗传。”安迪现在也不在意家族精神病的事了,只求哪条线索能表明小明还活着。

薄靳言心里又默默想着几年前在黑暗空间里被那个疯子折磨的噩梦。


薄靳言从冰冷的地板上清醒过来,身体酸软,还好,起码是自己家。只不过……身上的血是哪来的?手腕上只有一个一厘米的浅刀口,血都已经凝固了,起码是昨天晚上的,衣服上的呢?那么多绝对不是自己的……又断片了?


今天晚上的薄靳言怪怪的,安迪心里默默想到,甚至有点陌生。那眼神有点阴冷,笑容里也有着寒意,就像是盯上猎物的野兽。

安迪喝下了那口酒,身体渐渐无力,她质问,“你是谁?”

“你好,Andy。我是Allen,你的Simon……不在这。”


安迪醒来,一片眩晕,这个狭小空间的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岩石墙壁,她头顶上吊着一个白炽灯,被绑在椅子上的四肢毫无知觉,不过应该没断只是药效罢了。神情恍惚之际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打开了厚重的大门,是薄靳言。

“你可总算醒了。”

安迪不发声,现在的情况显然需要多花点心思理解,“薄靳言?”安迪不确定。

“薄靳言睡着了,现在占据光的……是Allen。”男人抬起头睥睨着狼狈的安迪。

“什么?”安迪无法理解。

男人不耐烦,“薄靳言是Simon,我是Allen。”

人格分裂,安迪暗自想到,“捉我来干嘛?”

“实验,那些精神病孩子都太没用了。”

>
钢琴的重低音敲打在心头刺激着神经末梢,富有节奏一暗一明的光亮引领着思绪的方向,每天定量注射的药物将周围的一切放大又让它们模糊,真的疯了。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手上拿着一把小刀,目光注视着安迪布满疤痕的手臂又毫不犹豫的将刀刃刺进去划下一刀新的血口。

>
男人进来,给安迪头上带上一个仪器,还连着一个发动机,那是电击用的。

>
男人进来,挑下了安迪所有的指甲,惨叫练练。

>
男人进来,把一瓶浓硫酸一滴一滴倒在了安迪的皮肤上,她想死。

>
男人进来,手上拿着一盘新鲜的内脏,不知是动物还是人的,硬塞进安迪的嘴里,安迪全都吞了下去。

>
男人进来,依旧是电击,安迪没有反抗。

>
男人进来,拿着电锯,他想锯断安迪的腿骨,她已经经受不起折磨了,该换个人了。安迪不想死,锋利的牙齿用尽全力咬上Allen的手臂,那一整块肉都被她撕扯下来,之后……那完全就是一头野兽。

>
安迪醒来,在自己床上,什么都没发生过。


安迪每天早晨醒来,满嘴血腥味,不知道缘由。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