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14【无证驾驶】

大舅有肉吃!
——
密林的喜讯随着渡鸦传进了瑞文戴尔。埃尔隆德自然是欢喜,他想见见那个孩子,瑟兰的孩子。于是便草草拟了封书信直接寄了去,又怕被拒绝,所以没等到回信就带着贺礼和一小军人马去了密林。埃尔隆德心中不禁期待,还有些许忐忑,他们二人已经许久未见了,以及那个瑟兰迪尔永远不会和自己讲明的孩子。

这几天在瑟兰迪尔寝殿内进出的只有加里安,虽然精灵的优秀体质让他恢复的很好,但也仅仅是能够下床而已,走几步就不行了,私事公事都由加里安代劳处理推脱。殿内整日的哭闹声吵得瑟兰迪尔很烦躁,但只要他心平气和地轻轻拍拍莱戈拉斯的小肚子再稍加哄上几句,小莱戈拉斯就会立马乖下来,这使没有任何经验的奶爸很欣慰。但是没吃饱的莱戈拉斯过不了多久就又会继续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瑟兰迪尔很担心小王子的嗓子。

“陛下,小王子现在是要喝母乳的时候。”加里安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狼藉一边说道。

瑟兰迪尔单手撑着头,“我像是有母乳的吗?”

加里安撇撇嘴低下头继续忙活。

渐渐小王子吃饱了也就睡着了,对于这种吃饱了就睡瑟兰迪尔很无语。

“小王子和您很像,”加里安陷入了回忆。

“我也一吃饱就睡了?”

加里安无奈的笑了几声,“陛下,他才刚来到这个世界,您应该对他宽容点儿,况且所有的新生儿都是这样的。”

“我也这样吃饱就睡?”瑟兰迪尔很在意。

“当然。”

“噢,不可能。”瑟兰迪尔眉头聚拢,一脸嫌弃。

“他是真的很像您,陛下。不说别的,眼睛鼻子和您小时候像极了,就像一个模板刻出来的一样。”

瑟兰迪尔继续用手指喂着莱戈拉斯,眼睛里多了份温柔,笑容却淡了,“幸好长得像我……”

幸好他的头发不是曜黑,眼睛不是融入夜色的黑,头上几根软毛的金色比自己要深一点,眼睛是天空的蓝色,纯洁无暇,没有一丝邪恶侵染。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是个精灵侍卫,“陛下,有封来自瑞文戴尔的信。”

加里安打开门接过信递给了瑟兰迪尔,士兵行了个礼就退下了。可在瑟兰迪尔还没读完文字的时候又来个士兵,“陛下,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大约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到地宫了。”

“现在在哪?”

“在离密林入口不远处。”

这埃尔隆德是铁了心要来看这孩子了,“派人到密林口去迎接。”

“遵命,陛下。”

烈日当空,正午十分。

阵阵马蹄传入瑟兰迪尔的耳中,埃尔隆德到了。

“加里安,替我更衣。”

“陛下你可以不去的。”

“我不可能不去。”

“那您千万别累着,吃不消一定要说。”

“知道了,老叔叔,替我更衣吧。”

王服桂冠一样不少的整整齐齐被穿在身上,还有那把权杖,嗯,瑟兰迪尔依旧意气风发。加里安跟在他的身后走向了正殿,站在地宫的大门外依稀可辨远处的队伍,瑟兰迪尔站定在两排士兵中间,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

被遗忘了的矮人们忽然觉得看守自己的精灵们变少了,于是奇力便问道陶瑞尔,“今天是什么日子,人都去哪了?”

陶瑞尔坐在一块石头上,“都去凑热闹看瑞文戴尔的领主了。”

“你怎么不去?”
“去了也挤不进去。”
“嗯……不对!待会!你是说爱隆王?”
“是啊。”

奇力瞬间两眼放光,跑到靠在墙上睡觉的索林面前,“舅舅,爱隆王来了!”

“爱隆王……?”

“他说过他会帮我们的不是吗?也许他能让那个精灵王把我们给放了!”

索林笑了起来,“是啊!只要让他知道我们在这,就一定有办法能出去。”

在正厅客套寒暄的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突然听到了一堆鬼哭狼嚎声,“噢,瑟兰,那是什么?”

瑟兰迪尔咳了几声,“我想应该是在地牢里的矮人们。”

“矮人?”

“是。他们妄想打败史矛革夺回孤山。”

“是他们?我还给予过那些矮人以帮助。”

“那还……真巧,我已经把他们关了十多天了。”

“其实原本就是我们先陷他们于不义,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把矮人王关在地牢里是否不太尊重矮人一族呢?”

“那就……把矮人王先放了吧。”

一个精灵士兵走进了地牢,“陛下请矮人王到宴厅用膳。”

索林走出了打开了牢门,“只有我?”

巴林说道,“您先去,见机行事。”

“好,我一定不会丢下你们的。”

那顿饭……吃得心不在焉的,瑟兰迪尔听着埃尔隆德对索林的客套话满心莱戈拉斯,埃尔隆德边对索林说着客套话边想着怎么和瑟兰迪尔说孩子的事,索林笑着脸接受埃尔隆德的关照又看着瑟兰迪尔面无表情的面容怀疑菜里是不是有毒。

后来在把历史人文地理哲学琴棋书画这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全都轮了个遍之后,昏昏欲睡的瑟兰迪尔终于开了口,“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为二位准备的客房会有仆人带你们去的,晚餐……就送到各自房间吧,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瑟兰迪尔自顾自的离开了,不过另外两位好像各道了声再见之后都各自偷偷跟上了他。

埃尔隆德叫住了瑟兰迪尔,看了眼加里安,加里安很识相的告退了。

瑟兰迪尔歪了歪脑袋,“有什么事吗?”简直明知故问。

埃尔隆德将手摆在身后,“我想见见孩子。”

索林仗着身高优势很顺利的潜伏在转角听墙根,但是距离过远什么都听不清。

瑟兰迪尔答应了,本来就心知肚明的事。

于是索林继续偷偷跟着俩人潜伏,经过长长的走廊最终被关在了瑟兰迪尔的寝殿外。

十多天大的小婴儿静躺在襁褓中,肥嘟嘟的小脸儿不是一般的可爱,听到动静立马就睁开眼睛,金发碧眼活脱脱像个小天使。

“他可真机灵。”埃尔隆德把莱戈拉斯从床上抱起,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颊。

瑟兰迪尔饱含温情的笑着,只是下一秒脸色就变得难堪起来,又随即恢复平静。

“瑟兰你可以让我陪他一晚吗?”

“当然可以。”

埃尔隆德很意外,他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看着瑟兰迪尔的微笑好像是真的宽心允许的样子,他当然乐意和莱戈拉斯亲近,没有再奢求别的,欢欢喜喜抱着孩子就跑了。

房间里省下了瑟兰迪尔和加里安,房外还有个占有身高优势的索林,瑟兰迪尔深吸一口气说道,“加里安你出去吧,别让任何人靠近这里,我累了,不想被打扰。”

“晚饭呢?”

“不吃了。”

索林目睹着埃尔隆德抱着密林王子离开,没过多久加里安又出来关上门走了。总算到自己出场了,这次就算威胁也要让瑟兰迪尔把自个儿兄弟都放了。

——
评论吃假肉

评论 ( 3 )
热度 ( 52 )
  1. 鬼狐女王叶子君桑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