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16

——战火与硝烟笼罩苍穹,

——一切将焚于烈火,

——我们将一同燃烧。

——凝视跳动火苗,

——升入浓重黑夜。

——上古的传奇将与我们一同见证,

——赤色的火焰席卷整座苍茫大地。

(↑本来想埋伏笔,写完发现并没有↑)

潺潺的流水与四处的虫鸣声听得心悦,皎洁的月光照得溪水波光粼粼,也许过几日,这清澈的溪水就会被染红,河岸外的冬青也会燃为灰烬,瑟兰迪尔想象的到。

上一场战争带走了他的父亲,这一次,又会是谁呢?

“怕吗?”

瑟兰迪尔侧身回望过去,埃尔隆德正踩着石子走向身边。瑟兰迪尔对着刚刚的问题垂下眼眸,似是回答,又似是在自言自语,“说不怕是假的。死亡对于精灵不足轻重,但是莱戈拉斯……他正处于懵懂,一个可爱又无助的年龄。我若是死了,他该怎么办?”

“你怎知你会死呢?”

“万事皆有可能,难道你就能笃定我不会遭遇不测吗?”

“那当然,我还是一位著名的先知呢。”

瑟兰迪尔望着那轮圆月笑了,“那先知大人,你可知这场战争将会如何收场?”

“自然是我们大获全胜,那厮源于黑暗的怪物落荒而逃。”

“预见的?”

“猜的,愿的。”埃尔隆德脸上神情淡如那溪水。

“那你上次可知我的父亲会死于敌人刀下吗?”

埃尔隆德心里突然涌出愧疚,“若是我知道,也不会同意让欧瑞费尔独自带一队人包围了。”

“所以,我也可能会死。”

埃尔隆德无奈的摇了摇头失笑道:“拗不过你。”

“埃尔隆德,你能扶养他吗?”瑟兰迪尔问得很轻。

“什么?”

“如果我不当心就去曼督斯那地了,你会帮我扶养莱戈拉斯吗?”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泛着月色的侧颜,“不会,你不会死的。”几个字毫无升降,但是笃定,像是在宣判。

瑟兰迪尔笑了笑未说话,顺着小径走回寝殿,眼睛莫名的发酸,他多想将心里堵塞的苦水全都倾诉给那位诺多啊,其实一个拥抱便能击溃。

莱戈拉斯躺在摇篮里,加里安见瑟兰迪尔回来便走了。

瑟兰迪尔用拇指蹭上莱戈拉斯粉红的小脸,轻轻的说道,“绿叶,你要知道,Ada永远爱你。”

密林得到消息,埋伏在迷雾山脉及伊瑞德米斯林的半兽人在酋长波格的领导下准备向孤山进袭。

瑟兰迪尔自是出兵相抵,若是孤山被半兽人占了,密林也就不远了。埃尔隆德也调出了一些兵力相助,不过是出于私心。出战前瑟兰迪尔阻止了加里安的陪行,让他在地宫守好莱戈拉斯。

精灵赶到时正值深夜战争还未打响,那时一行矮人刚从孤山里灰头土脸的逃出,索林见到瑟兰迪尔时有点惊讶但未说一词半句轻言劣语,而是告诉他们史矛革已被英勇威武的矮人队伍引进悬崖掉入地底。

大军在河谷镇建起营帐。此时一个帐篷里正聚集了密林之王,矮人王,瑞文戴尔领主和一位迈雅巫师。

不过好像只有埃尔隆德和甘道夫在认真讨论应战策略,瑟兰迪尔是因为本就想着听命而为不感兴趣,而索林却是因为瑟兰迪尔,发生过的事总是抹灭不去。

“就这样吧米斯兰迪尔,多说无益,随机应变。”

当几位准备离开时索林叫住了瑟兰迪尔,埃尔隆德想帮他推脱,但瑟兰迪尔到是让他走了,索林在只剩他和瑟兰迪尔二人时说道,“谢谢你能来帮我。”

“我不是为了帮你,准确来说这是自保,要知道我可不想和你合作。”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索林欲言又止,“那天晚上你……”

“你最好现在就闭嘴。”

“你的身体不太对劲……”索林明显很好奇。

“别说了可以吗?”瑟兰迪尔的语气更像是命令。

“那我过几天再问吧,祝你明天成功活下来。”

瑟兰迪尔翻了个白眼,“好自为之。”

瑟兰迪尔走出来后遇上了守在门外的埃尔隆德,“你和他怎么了?”

走出帐篷的索林无视了两只精灵。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瑟兰迪尔很不耐烦,“没事。”

“不能告诉我的事?”

“不需要告诉你的事可多了,不缺这一件,真的。我困了,我要去睡觉。”

“瑟兰,我想我可以帮你的。”埃尔隆德直视着瑟兰迪尔。

“你可以帮我?”瑟兰迪尔冷笑一声,“我和索林怎么了?你来密林那天晚上我和他性交了,你替我发那破情?”脸上的表情不是狰狞,是蔑视是嘲笑,都是针对自己的。

瑟兰迪尔讲的像个笑话,埃尔隆德听着这段话却像是一大盆狗血撒在脸上,我爱的白菜把自己的小白菜丢给我然后被只猪拱了???虽然不太对,但埃尔隆德的心里也差不多是那么想的了。

埃尔隆德迟钝了几秒后笑了,随即又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生气是自然的,只不过他气自己没有保护好瑟兰,也不可思议,这颗白宝石究竟是被染指了多少次啊。

“你到底怎么过的啊……”他闭上眼睛不再胡思乱想然后抱住了瑟兰迪尔,他将瑟兰迪尔的脑袋揽到肩上,“没关系,没关系……”是在安抚瑟兰迪尔,亦是在安抚自己。

瑟兰迪尔没有反抗,这个拥抱太温暖了,温暖到了那颗心脏,他舍不得离开这抹温情。瑟兰迪尔的双手也搂上埃尔隆德的背脊,他的味道很好闻,瑟兰迪尔不知不觉已沉醉其中。只是借一个怀抱靠一下而已,并不逾矩吧。

“瑟兰?”

“别说话。”瑟兰迪尔的声音有点微弱的鼻音。

“哭了?”

“没有。”然而埃尔隆德已经感到了肩头的潮湿。

瑟兰迪尔心头的热度让他总觉得还应该再说些什么,但是没有更多的了。

这个角落灯光昏暗,无人能看到这难得的景象,所以这片安宁,就先留给二位吧……

次日,战起。

联军将军队布置于一个峡谷的两侧山脊上,那峡谷是进入孤山的唯一通道。丹恩二世的部队埋伏在一个山脊上,精灵军队则埋伏在另一山脊上。他们又把少量部队部署在谷口,引诱敌军队深入山谷。

半兽人及座狼大军抵达,矮人、精灵的计策在起初收效。半兽人及座狼大军被少量的精灵诱入山谷,遭受重大损失,但由于敌军数量庞大,矮人、精灵及人类联军未能占优。

忽地,大地一个震动让所有在场者停了下来,北面的一个山洞里散出红色的火光。瑟兰迪尔骑在马上用银剑一把削下周围的丑恶头颅,抬头望向距离有百米的山洞,“史矛革?”

——
这章有歌词有百度百科

还有点跳跃

ET将要搞事了

周末更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