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17

温馨提示:
*如果您特别疼爱领主大人,就请跳过这章等下集|・ω・`)
*一切狗血都是为了以后👍

——

阴影在山洞中伴着红光四处乱窜,若是在外,那一道烈火便能烧尽千万人。

瑟兰迪尔望向周围,满地皆是鲜红与尸骨,但战争不断。他的子民正因为他的一道指令而付出生命,他绝不允许有更多的威胁产生。

于是他奋不顾身地驾马驰向那处火光,埃尔隆德的呼喊声被甩在身后,这个战场上硬生生多出了一条用半兽人尸体堆出来的通往山洞的道路。

脸上的血痕并未影响瑟兰迪尔半分,他从容的悄声进入洞穴,洞穴内却并不安静,史矛革正因满身火焰而暴躁。

“伯洛格……伯洛格!”

史矛革在低吼,他口中的伯洛格就是炎魔。若是没猜错,这满身黑色的浓烟是与炎魔交战造成的,龙与炎魔间的斗争绝对称的上是精彩,但瑟兰迪尔很遗憾自己没有亲眼见证。

史矛革的背上有个伤口,用黑箭刺进便可将其消灭,但是它却在长湖镇的塔顶……

瑟兰迪尔需要时间,他用自身的法力将地下的岩石引出垒在洞口充当牢门,然后就骑上最快的马冲向长湖。半途中离家已久的陶瑞尔却先将那支黑箭送上,“我想你需要这个。”

归来时只见那岩壁破半,史矛革很快就能出来,瑟兰迪尔想起龙族极爱珠宝,于是便拆下皇冠上的那颗宝石,对着史矛革大喊,“伟大的火龙,你想要这颗象征精灵君主王权的宝石吗?”

史矛革乖乖被瑟兰迪尔引回了山洞中,瑟兰迪尔轻巧攀上高处,火焰跟在他的身后却未伤其半分。

他正面跃上史矛革的背部,但史矛革并未任瑟兰迪尔摆布,他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撞上岩石。这一撞可把瑟兰迪尔伤的不轻,他从高空中坠到地上,有那么一瞬间瑟兰迪尔感觉灵魂都已脱离了肉体。

瑟兰迪尔用岩块支撑身体躲在暗处观察,史矛革则在毫无目标的喷出龙火。他抓住机会顺着龙尾不动声色地爬上背部,那块旧伤离得并不远。瑟兰迪尔顺着龙鳞的纹路匍匐到那块缺口处,拿出那支藏在盔甲内的黑箭,心里放松了几分,又用尽最大的气力将黑箭插入。

史矛革仰天长啸,哀嚎带出来的是绝望的龙火。瑟兰迪尔跳下龙身,双脚发软险些晕厥。仿佛是不甘,随着巨龙的瘫倒最后一阵红色的烈火向瑟兰迪尔袭来,浑身的伤口已令他无法动弹,胜利带来的短暂喜悦已经让他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没想到要栽在这了,他自知无路可退只能面对。瑟兰迪尔闭上双眼挺起胸膛毫不畏惧,心中生出千丝万缕的留恋,最牵挂的是远在密林的小绿叶。

可随着烈火的温度他没有感到炙热的疼痛,一个沉重有力的怀抱从背后包裹住他,耳边是隐忍的闷哼,鼻尖是一阵焦糊。埃尔隆德,他的身后是滚滚热火的冲击,血肉模糊不忍直视。

红光消散,月色朦胧。

埃尔隆德重重摔倒在地,焦灼的肉躯不堪重负。

当瑟兰迪尔认清地上这个狼狈精灵的时候连声音都颤抖起来,“埃尔隆德……为什么?”随之眼角开始发红。

埃尔隆德毫无知觉,身体上的疼痛已进麻木,细弱平缓的声音在这个散着清冷月光的洞穴里传开,“时间到了,你我都无能为力。”

“你听着,我会带你出去的。”瑟兰迪尔情绪激动,想要架起埃尔隆德却又对着模糊的血躯无从下手。

“别哭,瑟兰。我很荣幸能够再最后保护你一次。”埃尔隆德在脸上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埃尔隆德你不会死的,你怎么可能会死?我不会让你死的!”瑟兰迪尔说着拿下埃尔隆德手指上的维雅,双手止不住的发抖,学着埃尔隆德平时的样子开始念出咒语,但是毫无作用,“……你的戒指不是神通广大吗?”

“龙伤是没法治疗的,其实死亡也不是什么大事,说不定过不了多少时日我又回来了。我可以在那一直看着你,只是无法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了……”埃尔隆德单手抚上瑟兰迪尔溅血的脸庞抹去泪痕,“你能亲口告诉我,莱戈拉斯是我们两的孩子吗?”

瑟兰迪尔复杂的望着他,依旧是犹豫不决,“……”

“回答我,不然我可就死不瞑目了。”埃尔隆德想做个搞怪的表情但只能够撑起嘴角。

“是…当然是……”瑟兰迪尔啜泣着握住了脸上的血手。

“哈,这就够了……我这样死去,你会否为我悲伤?”

“不会死的,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死死的抓着渐渐冰冷的手默默祈祷。
埃尔隆德用力握了握瑟兰迪尔的手“我爱你,最后一次。”

“我也是,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手中另一双手的颤抖戛然而止。

这句可以让埃尔隆德欢喜好几个月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埃尔隆德听到了吗?无从知晓。他血迹斑斑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似乎并不痛苦。

瑟兰迪尔依旧紧握着埃尔隆德的手。

“你说话啊……”

“你听到了吗?”

“埃尔隆德你给我起来!”

“你傻啊你冲进来送死!”

“死秃子别装睡了!”

“别睡了……”

“你起来我背你出去。”

“你醒醒好吗?”

哭声从嚎啕转为啜泣,又渐渐消失殆尽。

“埃隆……你醒醒好吗?”

“醒醒……好吗?”

“求你了……”

瑟兰迪尔用自己不堪重负的身体撑起灵魂已然消散的埃尔隆德向洞穴外走去,此时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艰难,一瘸一拐的步伐好像马上就要倒下,冰冷的眼泪静静流淌在脸上。软绵绵的双腿和肩上这个半精灵的肉身终于在某一刻压垮了瑟兰迪尔,地上锋利的岩石划破了他的体肤,绝望乃至窒息的感觉几乎也要将他的生命一并夺走,但是不过一会儿他又卯足了劲重新站了起来,“我会带你出去的……”

洞外的炼狱尸体堆积成山,精灵、人类、矮人、半兽人的尸体被丢弃在这,存活的半兽人已毫无踪影,活下来的人类和矮人依旧在战场上搜寻同伴。来自林地和林谷的精灵看见自己的王和领主立刻向洞穴口赶来,一位奄奄一息一位已然离世。

“瑟兰迪尔陛下,埃尔隆德大人……”

瑟兰迪尔未说半句就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的血泊中。

两个精灵躺在血色中与之混为一体,星穹与繁春再也无法相见。

天上的群星又多了一颗,属于埃尔隆德。

现在我知道了,我舍不得你死,舍不得你离开。我所谓的厌恶实际是在恨自己,恨自己的遭遇,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而这种恨却不该迁就于你啊不是吗?埃尔隆德,对不起,我爱你。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