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18

我总感觉这章写得像个新坑一样🌚

——

睁眼是一副陌生的景象。这里的穹顶有暗暗光辉,似是被巨幕笼罩夜晚,但那是自欺欺人的东西,这里在地底,是黑暗世界。

来往的路人都会对这个破布褴衫的外来者避而远之或是悄悄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许是惧怕又或是憎恶。这个地方不属于高贵且让人嫉羡的首生子,这里是永无希望的一方空间,是被抛弃的人的居所及囚笼,次生子死后被招集于此,在此处生活又一世,我们暂且就称这里为“地狱”,至于这个首生子从何处而来……

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巨大的沿帽遮掩了外来者的容貌却没挡住那双眼眸的颜色,他那双孔雀蓝的眼睛里满是天真茫然。他懵懂的打探着人群及街道,他不认识这里,毫无印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大脑里储存记忆的一块区域是空白的,宛如一个新生儿。而无知带来的不是无谓正是恐惧,他缩在那处阴影中瑟瑟发抖,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现在饥寒交加,但他不敢起身不敢移动,好像这里是他的“安全区”。

一个光从外表看上去就是个流氓混混的人走到他身边,那男人留了两撇油腻的山羊胡子,鼠目寸光满嘴恶臭。路过的人担忧的瞧了一眼又快步离开,那个男人一把掀开他的沿帽,一头漂亮的金发暴露在幽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所见之人都被这个精灵惊艳驻足,他们从未见过这等美丽的生物,就如同地上的光明他们也从未见过一样,只存在于茶余饭后的闲谈及愤愤不平的申诉中。

“呦,精灵美人怎么会来这种破地方?”男人说着就用肮脏的粗手捏上那个精灵的脸庞,用不安分的眼睛细细品赏着造物者的杰作。

精灵很慌张,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男人的眼睛,很奇怪,他听得懂男人说的话,但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怎么不说话?哑巴吗?”流氓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进。

“不……”语言能力总能渐渐恢复。

“要我带你去乐活一把吗?精灵。”男人笑得猥琐。

精灵没有明白男人的意思,他现在几乎对所有的事物认知都为零,更别提这种登不得大雅之堂的俗事了。

男人拉着他的手臂想把他带走,但他突然就开始反抗了,之前对他又是摸脸又是摸屁股的,他毫无反应。但是带他走是绝对不可以的,就如同刚出生的幼禽会认第一个进入视野的那只大禽为母,他把醒来后所处的角落当作自己的巢穴,出去便是洪水猛兽。

精灵的力量是人类的几倍,小蛇比大蛇更可怕,更别提是和“死人”比了,反正那个混混的一条胳膊折了。

流氓捂着胳膊气急败坏的喊到,“你个混蛋敢打我?”

他一脚把又缩回角落里的精灵踢倒在地,精灵没有反抗。

吵吵嚷嚷的声音吸引了很多人,但是又止步不前,都希望置身事外,为一个来自外界的精灵惹事生非不值得。

唯有一个人与众不同,一出落入俗套的英雄救美即将上演,“ 黑鸦你放开他!”

黑鸦,讨厌的聒噪的黑色乌鸦,那个恶心的流氓就是那样,黑鸦是别人给他取的名字。这个地方本无秩序可言,但是也莫名其妙的生出一个社会体系,有像“黑鸦”这样无法被管束的犯罪分子,也有正义感爆棚的人充当协管或说是镇长。

“正义的巴德又来烦人了……这次你赶紧滚!别坏老子好事。”

“精灵来这里你不会觉得蹊跷吗?”

“我现在只想要上他,其他我不管。”

“你三天九顿饭我包了。”

食物对于这里是可有可无的观赏品,但是肚子空唠唠的总归不是滋味,饱餐三天和乐活一晚……算了,再到妓院里去找个大美人吧,而且妓院里一心求“死”的女人可不会打人。

“啧……”

“五天,你那胳膊我帮你接。”

“这还差不多,美妞归你了,记得给我送饭。”黑鸦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拍拍屁股走人了,随之人群也跟着散了。

巴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有时候真的想把这颗唯一的毒瘤给除去了,但这里一共就没多少人,不管再怎么讨厌少一个都觉得少一个伴。

对了,他差点忘记他挺身而出的目的了,那个精灵蜷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天啊,看上去可怜极了。巴德蹲下来试探性的问了句,“嘿,朋友,你还好吗?”

精灵望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你怎么来的这里?你有名字吗?”

精灵摇了摇头。

“忘记了?”

“嗯。”

“会说话啊……要和我回家吗?”

精灵又摇了摇头。

“为什么,怎么了吗?哦,对了,我还真没礼貌,我叫巴德,我想……你是个精灵吧?”

“精灵。”

“是的,朋友。你是个精灵,你并不属于这里,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精灵……是什么?”

“呃……是个富有天赋的种族,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一位。”虽然我好像没怎么见过。

“这里是哪?”

“是一些死人的归所,你不该来这里,你是要去‘天堂’的。”

“你是好人?”精灵的表情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巴德见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真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以及奇怪的问题,“算是吧,比起刚刚那个欺负你的我的确算是个好人。”

“收留我吗?”精灵亮晶晶的眼里是无助的恳求,就像海妖一样,凭着一副好皮囊蛊惑人心,但这个精灵可没什么歪心思,给颗糖就能骗走。

“当然。”巴德笑得很温柔,他对这只精灵有好感。还处在光明中的时候,有个精灵救过年幼的他,还教会他箭术。同样的金发蓝眸,但是面容已在岁月中模糊了,他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就算不是同一位,那也是同一族,心意是一样的。

巴德扶着精灵站了起来,那件仅是用几块破布拼一起的……姑且称为衣服的东西刚过膝盖,两只赤脚黑乎乎的,一副乞丐的样子。但是他的脊背挺的笔直,每个动作都像排练了无数次般显现恰到好处的优雅。

“我想……你该是个贵族,再不济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子弟。”巴德说着就领精灵往自家走,为了不引人注目特意走了小路。

“不知道。”精灵跟在巴德身后东张西望的,“天上的是星星吗?”

巴德听闻抬头望了望他所谓的“天”,“你再仔细看看。”

“不是吗?”

“那是植物,我们叫它繁星草。还有,这里在地下,不存在‘天’这一说。”

“那地上呢?能出去吗?”精灵的求知欲开始帮助他求生了。

“不可能出去的,外面有亡灵会把我们彻底灭亡。就算躲过去,那日月星光也会化为地狱之火将我们烧尽。”巴德耐心的讲述对他来说极其老套的故事。

“你尝试过吗?”

“有人试过,吃了瘪后就再也没人敢去冒险了。”

“哦……”

“但你不同,虽然亡灵是一重关卡,但躲过去你就自由了,既然有人类能成功,你一定也可以。”

“嗯……”

巴德回头看见精灵一脸的愁容,“怎么了?不想出去吗?”

“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家在哪,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做些什么……”精灵越说越失落。

“别担心那些事,你可以住我那,一直等到你想起来,可以吗?……呃……你忘记名字了……”巴德若有所思,“我可以给你取名字吗?”

“谢谢,当然。”精灵眨了眨湿润的眼睛。

“卡帕妮尔?”

“什么意思?”

“呃……意外降临的天使?”巴德才不会承认那个妓院里的头牌叫的差不多就这个名所以才给这精灵改个字取个相似名的,没有恶劣想法,纯属第一反应。

“那像个女孩的名字。”精灵乖乖跟在巴德身后游走于黑暗中。

“反正精灵男的女的差不多……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卡帕妮尔?”

“不,我很喜欢。谢谢你,巴……”

“巴德。”巴德郑重其事的咳了咳不存在的痰。

“谢谢你巴德,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名字,我会珍惜的。”精灵笑得就像个抢到糖罐的小屁孩。

“不客气。”噢,他真可爱。

——
我打军嫂注意很久了(似乎很僵硬)

评论 ( 4 )
热度 ( 45 )
  1. 鬼狐女王叶子君桑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