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19

地底的黑暗无边无际,穹顶的点点星光好似将要熄灭,无形的压力被施加在瑟兰迪尔身上,精灵向光明而生,这里并不包容他。

卡帕妮尔跟在巴德身后渐渐听到了水流的声音,“有河?”

“对,那是唯一的水源,据说源头来自地上,也是唯一的出路。”

“现在?”

“什么现在?”

“我能走吗?”

“现在你想走?”

“嗯!”精灵迫切的点着头。

你就这么想走吗,巴德默念道,又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

精灵困惑又担忧,那神情会让人心软得一塌糊涂。

“现在……让我想想怎么解释,呃……你看得到亮光的边境吗?”

卡帕妮尔抬起头,繁星草全都集中在了头顶一片区域,然后又向四周延伸,可却越发零散且黯淡,再远些便快消失殆尽了。

“可以,很远。”

“顺着流水走,走出光亮的庇护后就会陷入迷雾的迷宫中,你更会在亡灵的蛊惑下迷失心智。”巴德回头看到精灵逐渐凝重的神情又补道,“不过每百年亡灵都有个被尘封的日子,那一天的他们无法做任何行动,只要你顺着流水不迷失方向,肯定能出去。”

卡帕妮尔随即又开心的笑了。

巴德的小木屋离刚才的集市较远,也僻静。一路上的荆棘与枯枝还有奇形怪状的植物都止于此,他把自己的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卡帕妮尔很满意这个住所。

巴德给了她吃的,面食,黑乎乎干巴巴的,还有点苦,不是很可口,算得上难吃,但卡帕妮尔还是微笑的道了声“谢谢”,这是她尝到的第一口食粮。

“亡灵尘封的日子在什么时候?”卡帕妮尔吃着东西含糊道。

闲走中的巴德站定,“算着时间……大概还有十年。”

“十年是多久?”

“很快,很快。”巴德在地下五十年,可仍觉得昨天自己还和妻儿在长湖镇里生活。

“那我就等十年。”

巴德把自己的床让给她休息,自己睡了沙发,又拿出了自己的衣服给她,“其实我一直想问,精灵有性别之分吗?”

“我吗?不知道。”

巴德的眉毛皱在了一起,面容扭曲,表情看着令人发笑,“算了,以后不问这种尴尬的问题了。”

外面的空中忽然升起了发着幽光的东西,像萤火虫,巴德看了看说:“入夜了。”

卡帕妮尔被吸引着走出了屋子,“好漂亮,这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它们升到上面的穹顶,汇成繁星草,死去的再掉落下来。它们一旦上升,便是地面上的太阳落下了。”

巴德和卡帕妮尔各自睡下,都没有睡熟,巴德总觉得这个精灵很熟悉,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卡帕妮尔则想着这“十年”,十年又有多久,她真的要在这度过十年?

抛开这心烦意乱熟睡了之后,过了很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叫醒了卡帕妮尔,那声音很响,是树叶磨擦发出的声音。

“又怎么了?”卡帕妮尔伴着起床的慵懒向同样刚刚醒来的巴德问道。

巴德打了个哈气,“白天了。”

“一天过去了啊……”

“对,”巴德起来穿衣服,“你只要再听三千六百五十次神树的声音就能逃出去了。”

卡帕妮尔坐在床上发呆,十年,好久啊。

“不让我碰,自己到玩得开心啊。”黑鸦过来时正好看到一人在穿衣一人冷着脸的画面,自然而然脑补了一系列活色生香的画面。

“别瞎说。”巴德厌厌的看着他,卡帕妮尔则更是不屑一顾。

巴德从柜子里拿出一袋干粮,就是那个黑色的面食,黑鸦接过手打开看了一眼就满意的走了。

“为什么要给他吃的?”

“这叫交易,我从他手下换的你。”

“我又不是他的。”卡帕妮尔撇撇嘴。

那你也不是我的啊,巴德想了想。

理论上是十年,实际上也就十天,来这第十天,只听了十次神树声音的时候,卡帕妮尔在河边发现了一个绕着黑气的盒子。她把它拿起来,在她接触盒子的那一瞬间黑气散到了空中,是个精致的木雕盒子,上面都是水渍,应该是顺流而来的。卡帕妮尔打开木雕盒子,里面有一个发着白光的水晶瓶,一片撑满整个盒子的硕大羽毛,以及一张书写着优美精灵文字的信纸:“你该回来了。加拉德瑞尔的水晶瓶会助你脱离困境,而巨鹰的羽翼将可以带你回家。”

“我吗?”卡帕妮尔喃喃自语,她把东西带回去给了巴德,巴德看着信纸上的文字毫无头绪,卡帕妮尔如实翻译了一遍,巴德说:“这里还有另一位精灵吗?”

卡帕妮尔看着天花板摇了摇头。

“那这东西就是你的了。”巴德把盒子递了回去,“而且照这信上说的,你可以现在就离开了。”巴德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现在可以走了?”卡帕妮尔感到了强烈的不真实感。

“是啊,你不是一直想离开这吗?现在,拿着这些东西,你就能轻松离开这里了。”

“可这封信又是从哪来的呢?”

“谁知道呢?”巴德歪着头,“你只要知道这是你的机会,我希望你能抓住这个机会。”

卡帕妮尔无措的望着巴德,她又竟然不知道怎么办了,她絮絮道,“好奇怪啊,明明一直想走的。怎么现在又……没办法心安理得的走了呢?”卡帕妮尔把自己心中所疑惑的全都倾诉而出。

“这说明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精灵,这是好事,你不用担心。”

“那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吗?我不想一个人。”

“我可出不去,我也不想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啊。”巴德无奈的笑着。

卡帕妮尔莫名的愧疚。

巴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去吧,睡一个好觉,明天就上路。不要有任何的负担,我本来就在这,不奢求任何。你早晚都要走,何必要让夜长梦又多了呢?”

“嗯……”卡帕妮尔点点头,发出小猫嘤咛的声音。

“没关系,去吧。”

于是乎第二天,巴德送卡帕妮尔到了繁星草涉及到的边境,卡帕妮尔没带走什么,一套衣服,以及那个神奇的木盒子。

巴德说:“以后想起来了还要回来看看啊。”那是不可能的,巴德明白。

“当然了,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只来看你。”卡帕妮尔笑得甜甜的,可是她心里却是怕的,那是对未知的恐惧。她几乎要退却,可是这里真的不能再让她逗留,一天更比一天的无力感是不容许被忽视的。在地底的十年,对于现在的她,实在太久了。

“再见。”巴德招了招手。

“再见。”卡帕妮尔也招了招手,然后她回头,走了。

巴德看着卡帕妮尔的倩影消失在迷雾里,淡淡念道,“真的走了啊……”

有缘再见,会再见的。

卡帕妮尔把星光瓶握在手中,它的光辉璀璨夺目,黑暗无法侵入卡帕妮尔的身体,她顺着水流走,很兴奋,真是奇怪啊,明明刚刚还在胆怯来着。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三天?时间很慢,她并不疲惫,她顺着水流走着,一直一直……直到脚下多出了白骨,天高的岩石挡住了去路,水流流向他处。

她跟随着可辨出的脚印进入了岩洞,她遇见了亡灵,可他们又对星光敬而远之,她又听到了从正方向传来的脚步声,她停留在那,可那脚步仍旧不止,愈来愈近,她看清了他们,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人类、一个矮矮的人和一个干干净净的精灵,而那位精灵似乎也看见了自己。

评论 ( 11 )
热度 ( 28 )
  1. 鬼狐女王叶子君桑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