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20

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相遇了,六百年了。

莱戈拉斯长大了,瑟兰迪尔不是瑟兰迪尔。

地下与地上时间有差,况且,谁也不知道之前处于游魂态的瑟兰迪尔究竟在天地间游荡沉睡了多久。

莱戈拉斯长大了,是个英俊勇敢的小王子。父亲对于他而言,只存在于陶瑞尔和加里安给他诉说的回忆和列王的画卷中,画卷上的瑟兰迪尔是一张刻薄的侧脸,但是嘴唇、鼻梁、鼻尖以及那稠密的睫毛在他人看来都像是伊露维塔特意的馈赠,可是莱戈拉斯并不关心。他觉得是那个叫瑟兰迪尔的父亲抛弃了他,既然大家都说父亲还活着,那为什么他不来找他?他以前总盼望着父亲能够回来抱着他给他讲故事,就像其他那些小精灵的Ada一样,但他盼了一百年到他成年也没盼到。

他小时候去问过灰袍巫师,“甘道夫,你带我Ada去哪了?”

甘道夫抽着他的烟斗,“一个你到不了的地方。”

“他死了吗?”刚及甘道夫大腿的小精灵扑朔着大眼睛看上去可怜极了。

甘道夫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噢,可怜的小家伙,他当然没有死。”

“那他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他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有人说我不是他亲生的……”小精灵的蓝眼睛里充斥着泪花。

甘道夫看着哭泣的小精灵手足无措,“诶呀呀,不要哭了嘛。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说的?你和你父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怎么不是亲生的?诶呀,别哭了。他喜欢你,非常喜欢你,他当初是要死了的,又是龙火又是心碎的,但是他就是为了你才选择这样半吊链子活着的吖,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

莱戈拉斯抽了抽鼻子,“多、多久?我好想他。”

神通广大的巫师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道,“很快……”

莱戈拉斯不爱他的父亲,也不恨他的父亲,就像个陌生人,他好像把父亲忘了,他无父无母,他把他们遗弃在了童年的希冀和夜梦中,就像他们遗弃了他一样。

如今,莱戈拉斯眼前的这个精灵,亲切又稚气,他看出这个精灵很害怕,精灵在怕什么呢?

阿拉贡向前走了一步,向精灵问道,“朋友,你还好吗?”

那精灵向后退了一步,充满着敌意。

阿拉贡还想继续靠近却被莱戈拉斯抓住了胳膊,“别过去了,那个精灵很害怕。”

金雳在旁幽幽道:“说不定是鬼呢,我看我们还是现在出去比较好。”

阿拉贡嘲笑说,“这里可都是鬼,要出去也是你一个人把刚刚那条路再走一遍。”

金雳努努嘴不说话了。

莱戈拉斯收起嘲笑的嘴脸换上友好端庄的微笑对着精灵说:“你在害怕些什么?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来这是为了寻求帮助,你知道亡灵都在哪吗?我们都走到这了还没看见他们。”

卡帕妮尔木纳的亮出星光瓶,“……我用它把亡灵们驱赶了。”

三人看到星光瓶皆感诧异,“这星光瓶怎么在你这?”

卡帕妮尔预感他们要把这器物夺走,立马把它放进盒子揣进怀里。

阿拉贡问道,“你从哪得来的?”

卡帕妮尔抱着盒子蹲在石壁边上,“河水赐予我的。”

“这是凯兰崔尔夫人的星光瓶……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莱戈拉斯走近了些。

“我的名字是卡帕妮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我现在只是想走出去。”卡帕妮尔鹿似的眼睛盯着莱戈拉斯看,她像在乞求对她无知的宽恕。

莱戈拉斯笑得温暖,他不由自主的向卡帕妮尔伸出了手,“唔……那要和我们一起走吗,卡帕妮尔小姐?”

卡帕妮尔看着那只手,“可以吗?”

莱戈拉斯又将手伸近了些,“当然,大家都会欢迎你的。”

卡帕妮尔接住那只手,“谢谢。”

“不客气,叫我莱戈拉斯。”

金雳看完一幕幕忍不住喊到,“诶小子,你就这么让这家伙入伙啦?万一真是个坏人呢?”

阿拉贡用手拍了拍金雳肩膀,“啧,喊这么响干嘛?人家那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们莱戈拉斯要单飞了懂不懂?”

“他被这精灵迷住了?”

“你也瞧上那精灵了?”阿拉贡打趣说。

“切,我看上她?她还没我家乡的姑娘好看呢。”

“长胡子的姑娘啊?”

“也有不长胡子的好吗?别见识短!再说了,有胡子也比她好看,精灵不都一副欠扁样。”

阿拉贡快笑晕了,被莱戈拉斯的目光牢牢锁定的美丽精灵居然被金雳贬低成那样,不过为了不打扰两只精灵谈话,他只好憋着。

莱戈拉斯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个卡帕妮尔。莱戈拉斯看着蹲在地上憋笑的阿拉贡和一脸黑线的金雳他皱起了脸,“你们在说什么好笑的话?”

阿拉贡摆摆手,“没有没有,你和她谈的怎么样了?”他看了看将自己藏在阴影里的卡帕妮尔。

“噢,对,这是卡帕妮尔。”莱戈拉斯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把卡帕妮尔移入二人视野中,“以后,我们就是四个人了。”

阿拉贡礼节性的拍拍手表示欢迎,“阿拉贡。”

金雳依旧对这个来路不明的精灵存有疑心,“矮人之子金雳……”末尾拖着长音表示满满嫌弃。

卡帕妮尔挂着尴尬的笑容杵在他们中间,只有莱戈拉斯真的笑得很开心,莫名的开心。

四个人前后走着,第一阿拉贡冲锋,第二卡帕妮尔指路,第三莱戈拉斯专心护前面那一位,最后金雳垫后。

“前面就有亡灵了,我出来的时候他们本来想袭击的,但是亡灵似乎很怕这个瓶子所以我平安无事。”卡帕妮尔如实说道。

阿拉贡在前面说:“那你得把这瓶子收收好,免得他们全躲不见了。”

“哦,好。”

然后阿拉贡找到亡灵进行了亢长激烈的谈判,差点打起来,但最终亡灵答应帮他们攻打半兽人,卡帕妮尔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她悄声问向莱戈拉斯,“为什么要和半兽人打仗啊?”

“是他们要和我们打仗。”

“为什么要打仗啊?”

“因为……他们想霸占整块中土大陆。”

“有什么意义吗?”

莱戈拉斯呆了一会,没想出答案,他又去问了问金雳同样的问题,金雳摇摇头,莱戈拉斯又对卡帕妮尔摇摇头,“不知道。”

“既然没意义还要去做,外面的人真奇怪。”

“你也挺奇怪的。”

“我怎么了?”卡帕妮尔把头转向莱戈拉斯。

“奇怪的问题,奇怪的人,从头到脚都那么奇怪。”

卡帕妮尔觉得莱戈拉斯奇奇怪怪的。

莱戈拉斯也看向卡帕妮尔,“不过我喜欢你的奇怪。”

——

小叶子正式登场~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