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21

卡帕妮尔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喜欢”杀得措手不及,嘴巴张那一句话说不出口,眼睛眨巴眨巴盯着莱戈拉斯像被他欺负了似的。

莱戈拉斯看着卡帕妮尔泛红的脸颊别提笑得多开心了,“我逗你玩呢!”

卡帕妮尔松了口气。

“怎么了?我很吓人吗?”莱戈拉斯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不是。”卡帕妮尔只是奇怪巴德都没对自己说上喜欢,怎么这个才认识一个多小时的家伙张口闭口就来了个喜欢呢?

总之,莱戈拉斯因为这个“玩笑”嘲笑了卡帕妮尔很久,闭上嘴后又问道,“你家在哪儿?我可以送你回去。”

“诶!诶!兄弟!我们还要去救场呢!”金雳看不下去了。

“虽然我失忆了,但我可以自己去找的,信里说这根羽毛能带我回去,你就好好跟着他们去吧。”卡帕妮尔把羽毛攥在手心里。

那是巨鹰的吧……莱戈拉斯若有所思,他走上去前去拍了拍阿拉贡肩膀,“卡帕妮尔又有星光瓶又有巨鹰羽毛,我想带她去寻找她的身世,我想带她找凯兰崔尔夫人,我相信她会知道的。”

阿拉贡说:“你现在是在通知我还是在询问我?”

“我就……问问。”

“但你已经决定了不是吗?既然决定就去吧。”

“你同意了?”

“嗯。”

莱戈拉斯很开心,“谢谢你,阿拉贡。卡帕妮尔!待会从这个鬼地方一出去我们就去罗斯洛立安找凯兰崔尔夫人,她一定知道你是谁,而且说不定还能帮你恢复记忆!”

“你不和他们去打了仗吗?”

“少我一个……应该也没事吧。”

俩人在队伍后面聊得欢,走在前头的金雳悄悄对阿拉贡说,“老兄,这种时候你还推波助澜当月老啊?你这会让那傻小子被乱七八糟的情情爱爱冲昏头脑,兄弟血肉可比小情小爱重要!”

阿拉贡弯下腰也悄悄回应道,“你说的对,可是你难道忘了甘道夫在刚开始嘱咐过我们要让莱戈拉斯随心吗?巫师说他会在此程遇上一个对他一生都相当重要的人。那个重要的人……我想就是现在这个把他迷得无时无刻不在傻笑的卡帕妮尔了吧。让他随心,让他离开,让他开启自己的旅程,就像弗洛多离开我们一样。弗洛多为了销毁魔戒,莱戈拉斯为了寻找自我,那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同样重要的。”

“可这明明就是错的!国土与感情哪个重要?而且他这根本谈不上是感情,他这明明就是在泡妞!”

“是是是,他现在是在泡妞把妹,你现在是想劝他误入歧途是吗?可我们至多再活个一百多年也就一命呜呼了,人家可是长生不老与世界共存亡的,你能劝他一辈子吗?”

“劝不了!我看啊,你是被那大胡子的鬼话洗脑了,被那母精灵迷惑了!哼(ノ=Д=)ノ┻━┻”金雳气呼呼的冲到了队伍最前端。

莱戈拉斯问:“他怎么了啊?”

阿拉贡笑得像个傻子,“吃醋。”




在看见太阳的那一刻,卡帕妮尔驻足了很久,那种温暖的光明渗透了她的骨肉,给她惨白的肌肤润上了绯红,抹掉了她眸上的灰色,恢复了她的生机,整个身体都变得轻快起来。光明于精灵当真重要。

莱戈拉斯看见卡帕妮尔享受的神情,“你还没见过维林诺的光呢。”

“那是怎样的?”

“我也没见过,但我知道那是比之还要光明、温暖、生命的光芒。”

“真好啊。”

阿拉贡和金雳带着亡灵大军向西去刚铎,莱戈拉斯骑着马和卡帕妮尔向北去罗斯洛丽安。

接下来请各位读者大爷在脑内自动播放新西兰风景观赏片并且在画面中加上匹白马,上面骑着俩只貌美精灵,卡帕妮尔别扭的扶着莱戈拉斯的腰。

风景看得好好的,半路突然杀出来五个掉队的半兽人,饥肠辘辘扬言要把两只精灵吃了,要是莱戈拉斯一个精灵对战绝对轻轻松松的,但还有个卡帕妮尔,莱戈拉斯为了护她手臂上挨了一刀子。

精灵会自愈,可这兵器上居然还施了黑魔法,莱戈拉斯的伤口一直散着黑气,握着缰绳越来越疼,可他一声都不吭,直到卡帕妮尔发现莱戈拉斯脸上全是冷汗他们才停下来。

“你受伤了也不说!”

“不疼,没事。”

“嘴唇都白了,怎么没事?今天别赶路了,就在这歇着吧。”

卡帕妮尔扶着莱戈拉斯的胳膊把他带到一个树下坐着,“你是病人,休息吧,该我照顾你了。”

莱戈拉斯本来想反驳说自己也就手臂上划了道口子,可想想拥有卡帕妮尔的同情和照顾应该比维护面子重要,故而他便装出了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卡帕……我好疼……”

天真的卡帕妮尔并没有识破莱戈拉斯拙劣的演技,“很疼吗?怎么办啊?”天啊!卡帕妮尔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我想……你可以帮我把受感染的血吸出来……”莱戈拉斯瞎说的。

卡帕妮尔二话不说照做了!

“真吸啊?”莱戈拉斯瞬间不装病了,但嘴唇还是白的,伤口还是黑的,脸是红的。

“嗯?”卡帕妮尔把头抬起来,他们离得很近,很近很近,莱戈拉斯在把头往前伸伸他们的嘴唇就能碰上了。

白马默默转了个身。

莱戈拉斯将另一只手伸上卡帕妮尔的嘴唇,抹掉附着在上面的自己的黑血,“你的嘴唇,好红。”说着喉结上下鼓动咽了口口水下肚。

在莱戈拉斯想入非非的时候卡帕妮尔逃了,她脸上也红的能滴血,“你你你还受伤呢,我去弄点水。”

莱戈拉斯努力深呼吸让自己从黄色废料里跑出来,刚刚自己真的快忍不住亲上去了,他现在真的需要喝点水冷静冷静。

卡帕妮尔蹲在河边用河水拍着脸,她脸烫的像是发烧了,刚刚居然差点就要亲到了,而且为什么现在还有点饥渴???不管了不管了,先找块东西盛水给那疯子降降温吧。

她在灌木的空缺处发现了一块大叶片,正好用来盛水,拿起叶片一看,下面还有一个小鹿,脚上受伤了,卡帕妮尔看着可怜撕下身上的一块布料给它包了包,“你有家人吗?”

小鹿的眼睛圆溜溜的,像个玻璃珠。

——
您的好友 被遗忘的大角鹿 将要上线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