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22

这一章的二位新人智商偏低哦(好吧是我

——

卡帕妮尔把小鹿抱了回来,她对这种可爱的小生灵的抗拒力为零,手上还拿了几个果子。

莱戈拉斯捂着手臂上的刀口,“不是说去打水吗?怎么带回来一只大角鹿?”

“我忘了!不好意思……这只小鹿受伤了,你先抱着,我再去一次。”卡帕妮尔愧疚的看着莱戈拉斯手上那道黑色的伤口。

莱戈拉斯注意到她的目光,“你说你把我一个精还有俩不会说话的晾在这,要是突然来几只怪兽把我吃了怎么办啊?我好害怕啊。”莱戈拉斯亮着他的狗狗眼,抱着小只的大角鹿扮出一副被抛弃的可怜样。

“我就去弄点水啊,莱戈拉斯……”卡帕妮尔突然觉得眼前这位仁兄是从神经病院里刚逃出来的,还是那种智商有缺陷的神经病,但是她明白莱戈拉斯是在让自己别太在意他的伤。不过卡帕妮尔也不相信他没事。

卡帕妮尔没过多久就弄了水回来,又在莱戈拉斯的指导下生了一团火,卡帕妮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忽地林中传来一阵鸣叫,原本安静的小鹿突然躁动不安起来,它想去寻找那阵鸣叫的源头。

“不要发声音。”莱戈拉斯轻声向卡帕妮尔说道,又抱紧了小鹿,“野兽怕火,没事的。”

小鹿更想挣脱那个怀抱了,但它脚上的伤钳制住了它,它开始与那阵鸣叫一齐发声作出回应,阵阵刺耳的叫声在这个偌大的林间回荡。

那鸣叫声越来越近,还有蹄子踏地的声音,然后一头大角鹿就急切的冲出来把卡帕妮尔撞倒在了莱戈拉斯身上。

“诶诶诶你这家伙!怎么敢撞卡帕妮尔!虽然你这角度撞得挺好的……不过要是她有什么事,我把你烤了吃了信不信!”

“我没关系的,莱戈拉斯。”卡帕妮尔看看那个把她撞倒的大角鹿,又问小鹿说,“小家伙你们认识吗?”

小鹿呜呜地向大角鹿叫着。

“那是它父亲。人家刚把这小鹿藏起来,你就把它抱回来了,那大角鹿还以为你把它抓了呢。”

“你听得懂他们说话?”

“是他们想让我听懂我才听懂的,你其实也听得懂啊,望着他们眼睛,用心体会,那是一种……精神交流。”

“明白。”卡帕妮尔照做了,没用。反倒是那大角鹿的眼神像在看傻子似的看着她。

莱戈拉斯打了个岔,“没关系,没关系。相处一段时间就懂了。”

“你用了多久听懂的?”

莱戈拉斯陷入了回忆,“这我倒不知道。我从小就在林子里上窜下跳的,和小兔子小松鼠玩,他们逃然后我追他们,我还把地鼠的洞挖开,下面可大了。还喜欢骑着这种大角鹿乱跑,久而久之混熟了也就懂了。”

卡帕妮尔笑着随莱戈拉斯的描述陷入了他的回忆,“感觉你很幸福。”

莱戈拉斯的笑容突然变苦了,“没有,不幸福。”

“嗯?”

“我没有父母,管家和姑姑把我养大的,宫殿里空荡荡的,晚上也只有我一个人……”莱戈拉斯脸上的笑容没了。

卡帕妮尔不知道说些什么,默默把手放到他肩上。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莱戈拉斯?”卡帕妮尔感觉不对劲。

黑魔法会抓住你心里脆弱的成分,将负面情绪放大,逐渐击溃你的心理防备,然后让你进入恐惧,失去正常的意识,直到疯癫、萎靡,然后吞噬灵魂将其堕落,永坠黑暗。

现在莱戈拉斯的负面情绪,很大。

“莱戈拉斯?你怎么了?”

莱戈拉斯的眼睛失焦,极其痛苦的捂着大脑。

卡帕妮尔慌慌张张的捧住莱戈拉斯的脸庞,“莱戈拉斯!看着我!醒醒!”

“我头好痛……”

卡帕妮尔看着莱戈拉斯的模样很焦急,但是她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够挽救这一切,她急红了眼。“我该怎么办?怎么救你啊莱戈拉斯!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脑内回荡着阴森的靡靡之音,“你是被抛弃的,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待你是真心实意的,他们在内心深处厌恶你……”莱戈拉斯开始疯了似的挣扎,“我不是!”

卡帕妮尔抱住了他,“冷静点!莱戈拉斯!”

她求助般的用泪眼望向大角鹿。

“树会帮你。”

卡帕妮尔一愣,“说话了?大角鹿我听懂你说话了!树?什么树?怎么帮?”

“向森林求助,它们会帮你的。”大角鹿没有张口,那个声音却在卡帕妮尔脑内发出。

卡帕妮尔急得喘粗气,依旧紧紧抱着莱戈拉斯安抚他,“嗯……树,森林,你们救救他吧,他这样会死的。你们救救他吧……”

大角鹿走上前来,“用心去感受万物的存在,找到和他们交流融合的契机。就算您失忆了,可您的法力仍在。”

“你认识我?”

“现在不是时候,您要赶紧救他。”

卡帕妮尔定定神,闭上眼睛在脑内想象着整片森林的树木,又单手抚上身前的那棵,“慷慨的巨木,请你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吧,他很重要,我不希望他死。”

卡帕妮尔感到了空气中微弱的气流,感到了生命在树脉中涌动,随即那棵树的枝条逐渐伸长然后环绕住莱戈拉斯的胳膊,将整个伤口覆盖起来,渐渐的枝条变成黑色,直到最后原来的鲜绿变成了一摊死灰。

卡帕妮尔目不转睛的见证了一切的发生,这是她做的,她震惊又欣喜,是她救了莱戈拉斯。

“你怎么样了,还疼吗?”卡帕妮尔摸了摸莱戈拉斯的脑门。

“疼……再抱会。”

卡帕妮尔立即逃得远远地,“正经点,你现在伤口好了吗?”

莱戈拉斯直起身子,“身上伤口好了,但我的心被你伤得可深了!你居然嫌弃我,连抱抱我都不肯。”莱戈拉斯撅着嘴巴可怜巴巴的把头扭向一边,“好伤心噢嘤嘤嘤。”

“伤好了,脑子坏了。”

“你还骂我!我是伤患人员!”

“好啦,小宝宝,睡觉了好吗?乖乖的哦。”卡帕妮尔假模假式的说道,脸上的笑容僵硬至极。

“要抱抱,要亲亲~刚刚好吓人的,我被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你心脏现在不是扑通扑通的在跳?别闹了好不好?我拜托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继续行程。”

“你看他们还看我们热闹。”莱戈拉斯看着跪在篝火旁的大角鹿和白马,小鹿正趴在大角鹿身上。

“你不说野兽怕火吗?”

“人家又不是野兽……诶!你对我说过的话记得那么清楚啊。”莱戈拉斯直乐呵。

“是你叽叽喳喳太烦了!想不记住都难!”卡帕妮尔几乎可以称的上是娇嗔的语调说道。

“不烦不烦!我超乖的。”莱戈拉斯式乖巧。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