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ET一发完】冷暖春风

①非常短的四千字,应该算是甜刀子。然后……渣渣文笔渣渣剧情
②ooc!男神×伪女演员?(就是扮女装然后被选上和男神拍电影的故事)
③bug贼多!别问我为什么瑟兰可以扮女装扮了一辈子。
④金花开头闺蜜式客串
⑤“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 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是《Lolita》里的句子(书和电影都好看)


某年的夏天,瑟兰迪尔正穿着天蓝色的雪纺长裙,扎着高马尾挽着格洛芬德尔的手臂在公园里闲逛,“等晚上回寝室我就杀人灭口。”瑟兰迪尔黑着脸死死箍着格洛芬德尔的手臂。

“哎呦喂轻点!愿赌服输嘛~”

“穿成这副鬼样子的又不是你,嘶,还笑!”瑟兰迪尔一个巴掌就朝金花脑袋上拍去。

“大姐别生气,你现在可是校花哟。”

在他们这对路人眼里的小情侣正在打情骂俏的时候,一个带着墨镜的老先生讪讪的走了过来,观察了一会儿开口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二位。”

正在纠缠不清的二人停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瑟兰迪尔的正脸满意的点了点头,“您好,小姐。我是一名编剧,现在正在为我的电影找女主角,我想……她应该就是您。”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明信片递了过去。

瑟兰迪尔尴尬的笑着接了过来,又给格洛芬德尔耍了个眼刀。

“请问小姐您有兴趣吗?我诚意的邀请您参加。”

“啊、不,我不是……”瑟兰迪尔刚想要拒绝就被格洛芬德尔捂上了嘴巴,“去去去!”

“那小姐您的意思是?”老先生还是要询问瑟兰迪尔的意见。

“我……其实……”

“我们的班底绝对够硬,价格方面也不会亏待你,男主角还是埃尔隆德先生,女主角我真的很像让您来饰演。”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双眼发光。

“对,他是我们的男主角。”

“那女主角是他的……?”

“算是小情人,叛逆的花季少女和一个古板的光棍老绅士,您是主动的那一方。”

格洛芬德尔也替瑟兰迪尔激动,“你男神!”

瑟兰迪尔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放着礼炮,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格洛芬德尔被他拽到了一边,“我他妈是一男的!”

“那又怎么样?编剧都说你行,而且你男神诶,你们会陷入爱河的,宝贝儿。”格洛芬德尔笑得有那么一丝欠揍。

瑟兰迪尔开始动摇。

“你看啊,你高中还是话剧社的,大学美术生也是艺术系的嘛,所以你去演戏简直完美。而且你要演的是个女孩子,你就把它当个试卷,攻破难关拿个满分回来,我等着你凯旋归来。”格洛芬德尔承认他在出馊主意。

“嗯,好。”瑟兰迪尔满脑子男神。

“我参加,请多包涵。”

“太好了!请问您是本地的吗?”

“不是……我们是交换生……有关系吗?”

“没有,反而更贴近人物了。”

从此,瑟兰迪尔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那就是从小在荧幕上看到的最喜欢的男演员啊,这是偶像啊!他激动的眼睛红红的,都快哭出来了,但是为了面子他必须忍住。

埃尔隆德正在看剧本,期间抬起头来的一瞬就注意到了这个小姑娘,他愣了愣,走了过去。

走过来了!他心里更激动了,脑袋嗡嗡作响,男神!哇!男神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你好,你就是我的‘妮奇’?”

“是,我叫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表面格外冷静,但如果四周再安静点绝对能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

他们握了握手。

“第一次拍戏?”

“是。”

“没关系不用紧张,有我。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 咳嗽、穷困和爱 。”

还在温柔乡的瑟兰迪尔忽然惊醒,“
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他在试他台词!

“还不错。”

瑟兰迪尔松了口气。


他们俩已经相处了三天,第一场戏是吵架的戏码,导演说吵吵闹闹可以增进感情。瑟兰迪尔需要把房间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总体来说表现的还是不错的,除了中间有几次看埃尔隆德看出了神。

然后他还成功在摔花瓶的时候挂了彩,第一天就落了伤,他坐在角落里很沮丧。

“没关系,这是你的荣誉记号。”埃尔隆德站到了他前面,脸上是那副最常见的笑脸。

“谢谢。”

“疼吗?”

“没什么事的。”瑟兰迪尔扯了个笑脸。

埃尔隆德在瑟兰迪尔身边坐下,“喜欢演戏吗?”

“当然!”

“为什么呢?”

因为你啊。他没说出口,“就是……没来由的喜欢,高中参加过话剧社。”

“现在?”

“现在在学美术。”

“嗯?为什么?”

“因为……”瑟兰迪尔低下头。

“如果有难言之隐就不用勉强了。”

“因为父亲。他生前就挚爱绘画,我想就这样继承他吧。”瑟兰迪尔的头又低了一低。

“可怜的孩子。”埃尔隆德特别顺手的摸了摸他的头。

瑟兰迪尔的脸红炸了。


“瑟兰迪尔小姐,愿意陪我共进晚餐吗?”

瑟兰迪尔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爆表了,“当然!愿意。”他红着脸微笑着,只求不要在男神面前失态。

他们穿着各自的戏服,红裙和黑夹克。晚上的戏是瑟兰迪尔拉着埃尔隆德去学校的篝火晚会,还有一段在树林里的吻戏。

瑟兰迪尔很意外的被带到了一个家庭套餐店,他还以为会是一家高档餐厅来着,“这里会让你放轻松吗?”埃尔隆德说道。

“什么?”

“我感觉我们两的对手戏你都很紧张。”

“不好意思……”

“你很怕我吗?”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您,我是您的粉丝。”瑟兰迪尔一直低着头,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脸颊冒烟了。

这时候一个女孩唯唯诺诺地走到埃尔隆德身边,“抱歉打扰了,请问可以签个名吗?”

“当然可以。”埃尔隆德笑得温柔极了。

果然,那个笑容是面对所有人的吧。瑟兰迪尔真想抽自己一巴掌,简直就是一花痴,他可不想变花痴。

一个披萨还有两盘意面,他们吃得安静至极。瑟兰迪尔感到了无数的目光聚焦于此,埃尔隆德则专心看着瑟兰迪尔。

“你吃饭都喜欢低着头吗?”埃尔隆德突然问道。

瑟兰迪尔抬起头,“没、没有啊。”

“那你就不要低着头啦,我喜欢看你。”

诶???!这是……什么骚话?!他他他、喜欢看我?!不不不我做梦呢!

瑟兰迪尔特别反常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它又红了。

“你这孩子真的很可爱。”

孩子……哦……瑟兰迪尔脸上的红云飘走了。

不过没过多久瑟兰迪尔还是被撩了一波。

二人用完餐后瑟兰迪尔又买了个冰淇淋吃,埃尔隆德说想尝尝,他就把他还没舔过的一块递到埃尔隆德嘴边,然后埃尔隆德就越过了那个冰淇淋尝上了瑟兰迪尔的嘴巴。

那是实打实的真吻啊!瑟兰迪尔快疯了!他是男的他是男的他是男的啊……这是埃尔隆德啊!他亲自己了!就算以前当迷弟的时候也没幻想过这种事啊。

“还是很好吃的。”埃尔隆德贴在瑟兰迪尔脸边说。

瑟兰迪尔真的很容易脸红啊,不过现在连耳跟都要熟透了。

埃尔隆德走到了前头,“就当为待会的那场先试戏了。表现不合格,你应该再反吻回来懂吗?”

“哦……”瑟兰迪尔一愣一愣的,摸了摸自己嘴巴。

他们在舞会上跳舞,摄像头围绕着他们旋转。火焰印在他们的脸上成为魅影,周围的假面也为整个场景多了一份神秘,他们的关系,正如那篝火跳动着。

人们在草坪上谈话,摄像机立马跳转到了学校教堂后的树林里。

“这个夜晚比我预想的好。”

“其实可以更好。”瑟兰迪尔坏坏的望着埃尔隆德的脸庞,接下来就吻了下去,那是个调皮的却又缠绵悱恻的吻,微微破皮的嘴唇相互啄食着。

导演轻声说道,“再激烈一点!把舌头伸出来!”

瑟兰迪尔的脸又不由自主的红了,埃尔隆德轻抚着他的腰肢,仿佛在跟随着他的节奏。

过了一会瑟兰迪尔还是伸出了舌头,不过这么一伸主动权完全就变了,埃尔隆德压倒性的压了上去,瑟兰迪尔只是一味的往后到。

“卡卡卡!不对!埃隆你要懵一点,老处男不要那么熟练!瑟兰你要再多点坏劲!”导演一本正经的讲着戏。

然后又来了一遍,还是卡了。

等到第八遍的时候瑟兰迪尔已经觉得是埃尔隆德故意的了。再亲下去他就要硬了啊!不过幸好,过了。

拍摄结束的时候埃尔隆德贴在瑟兰迪尔耳边说,“今晚真的很好。”

瑟兰迪尔快热晕了。


最后的一场戏是埃尔隆德在医院死亡的戏份,是两个戏中人的分离,也是在剧组的最后一天,瑟兰迪尔哭得很厉害。

“别哭了,我还没死呢。”拍完后埃尔隆德说了一句。

“我是不是见不到你了。”瑟兰迪尔依旧哭哭啼啼的。

“你想见我们可以天天见。”

“怎么可能啊……”

“情侣就可以啊。”

“……”

“做我小女朋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在全剧组的沸腾下埃尔隆德又凑到瑟兰迪尔耳边说,“或者说是做我小男朋友。”


(后面画风就歪掉了)

电影拿了那年的最佳,两位主演也领了许许多多的奖,比较乌龙的就是瑟兰迪尔拿的是最佳女主。在直播镜头扫到他们二人的时候,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公然接吻了。


舆论有说埃尔隆德老牛吃嫩草的,也有说瑟兰迪尔狐狸精傍大款的,很难听。


战乱爆发。很巧,敌国。那个年代的战争很频繁。


“听说要打仗了。”在公园里,埃尔隆德先开了口。

“是,我要被遣送回国。”瑟兰迪尔望着湖中的天鹅,回想着过去的几年。他们已经淡了许多,因为那些毫无意义的舆论。瑟兰迪尔真想拉着埃尔隆德到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过完余生。现在他们差了十九岁,可等到他六十,他七十九的时候,他们会有相似的白发,会是一对幸福的老夫妻。

埃尔隆德又何曾不想呢?可现在他们后面的草丛里就蹲了一个狗仔。


埃尔隆德送瑟兰迪尔到了机场,没有下车,不然新闻又得爆出来,他不希望骂声更多。


他们在各自的国家发展,在被问道感情问题的时候他们心里始终想着对方,但是一声声卖国贼就会朝他们喊来。


五年战争他们从未联系过。


过了二十年,四十一岁的瑟兰迪尔和六十岁的埃尔隆德终于又在颁奖礼上遇上了。

很巧的是,他们在这二十年里从未接过爱情片。

他们又被记者问了相同的问题。

他们都只是淡淡一笑。

颁奖礼结束,他们前脚后脚离开。

在无人的街道,他们慢慢走着,悄悄说着爱。

一路走到了海边,在树下相互依偎坐着等待日出,仿佛有说不尽的话,而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互诉衷肠。

他们在日出的那一刻接吻,同时落泪。

“再见。”


又是二十年,瑟兰迪尔突然就被夺走了一切。埃尔隆德去世了,肺炎,二十五年前就就诊了,医生说最多活三年。瑟兰迪尔是从新闻上知道这个消息的,连他的葬礼都已经完毕了。


他们一辈子,都是未婚。


六十岁的瑟兰迪尔在舞台上穿着点缀着璀璨钻石的白色长裙,白金色的头发被定型成了一团盘头,没有浓妆艳抹的妖艳风情,只有一抹淡淡的樱红涂抹于唇间,看上去端庄、圣洁。

他手中的奖杯在灯光的照射下亮出烨烨光辉,最佳女主角。这是他第三次拿到这个奖,他没有忘记过第一次上台来领奖的时候,那是何等的荣誉,他又是多么紧张,以至于他站在台上腿都是抖的。那只是他的第一部戏,和他所爱了一辈子的人合作拍摄的。

今年的终身成就,颁给了埃尔隆德 。

“请问您能谈谈埃尔隆德先生吗?您还……我指……你们二位的感情。”

“我爱他,我依然爱他。”

他笑得温暖,但他眼里的泪光是无法被隐藏的。


第二天,瑟兰迪尔去世的消息也传遍全球,服大量安眠药自杀。

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其实,我瞒了个大谎,到时候别太惊讶就好。我要去见埃隆了,再见。”

他冰冷的脸笑着,暖如春风。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