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23

请接受我的跳跃🙌

——

“结束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我的上方传来,可周围依旧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突然耳边又是一阵要裂开大脑的嘶鸣……

……余音未消,我忽地发觉自己正泡在水里,鼻腔内进的水使我开始挣扎,我站起来猛地咳嗽。

“欢迎回来,陛下。”

呛水且湿透了的我现在铁定狼狈极了,我揉了揉刺痛的双眼,他们还适应不了久违的光明。

我定定神望向前方,随着视线的渐渐清晰我看见了池边的巫师以及……那是?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又说了一句“好久不见,瑟兰。”

不可能,我许是眼花了,又或者……“我死了?”我的嗓子嘶哑至极。

那个家伙笑了,他用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实实在在地望着我,“不,我们都活着,活得好好的。”

我心里涌起了一股没有源头的波浪,那阵浪是酸的、甜的、苦的,酸楚苦涩甜蜜以及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头渗开。

“埃隆……”

“我在。”

甘道夫笑呵呵的在一旁抽着老烟斗,“亲爱的精灵王陛下,您的孩子莱戈拉斯殿下已经回密林了,我想你肯定还会很想见他但可能由于你身体的虚弱还得过几天才能回去。”

“他有说什么吗?”

甘道夫耸耸肩膀,“并没有。”

“哦……那就过几天再去吧,无妨。”

莱戈拉斯在甘道夫像道喜似的告知他,自己的初恋对象竟是那个丢下自己的父亲的时候瞬间觉得像掉进了个黑洞里,整个世界都在逗他玩。这是个玩笑吧他想,“甘道夫你别开玩笑了,况且这一点儿也不好笑。”但他已经开始紧张了,他想到了画卷上的侧脸,记忆中的脸庞互相重合,真的……很像,但他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相信。

甘道夫摸不清头脑,这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明明这小家伙很思念他父亲啊,“莱戈拉斯他就是你的Ada,并没有玩笑一说。”

莱戈拉斯努力保持冷静,那漂亮精灵怎么会是自个爸呢?她怎么是个男的还是瑟兰迪尔呢?维拉你逗我呢?撇开喜欢这一事故不谈,他是父亲,父亲回来了,那个陌生的父亲回来了。如果他记着前几天的事,他会生气吗?父亲……Ada……王……我都要把你忘了,你怎么忽然就回来了呢?还突然潜伏到了我身边,况且我们认识的开端竟然不是父子相认而是一见钟情?昏头了……

甘道夫看着精灵王子时晴时阴的表情根本不懂他的心境,“明天他就能醒来了,你可以先去睡一觉。”

“不,我回密林。”

“哈?瑟兰迪尔这六百年可就为了见你。”

他可能一点都不想见我。“我知道,我现在先回去张罗张罗庆祝父亲回国,我觉得有必要为此准备个庆典,要比秋收庆典还要盛大!”莱戈拉斯脸上笑得很灿烂,但心里已经慌的不成样了,他怕的要死,他选择当个逃兵。

“那随你吧,一个礼拜好好准备准备,届时我想很多老熟人都会去。”

“嗯,好。”

莱戈拉斯快马加鞭从罗斯洛丽安赶回了幽暗密林,他翻出列王的画卷对着瑟兰迪尔的脸仔细研究,“嗯……还是很好看啊……啊呸!你在说些什么啊他是你爹!”

莱戈拉斯很烦躁,这路上那么多坑自己不跳怎么就掉进了最大的那个沟里呢?

他跑密林保护圈外边砍了无数只黑蜘蛛,回来后让加里安去准备庆典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里,同时也把那幅画卷也一并藏进了自己的房里。

瑟兰迪尔正躺在亭台的藤椅上小睡,他现在已经换了身干净衣服,朴素的白色和罗斯洛丽安的静谧混为一体。

埃尔隆德悄悄接近并小心翼翼的给瑟兰迪尔盖上毛毯,但还是吵醒了他。

他们从重逢到现在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过,明明有千言万语可到嘴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瑟兰迪尔站起身环上埃尔隆德的背,他轻声说道,“你在,真好。”

埃尔隆德很错愕,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他去世时瑟兰迪尔说的话他权当是怜惜了,可这时的意义又不同了许多,“你说的我都记着。”

瑟兰迪尔笑着,“那就请你别忘了。”

“不会的,都在心底藏着。”

“那就好好藏着。”瑟兰迪尔抱紧了他。

藏着……

“会的。”埃尔隆德吻上了瑟兰迪尔的鬓角,“你身上的那些好了吗?”

“还没,不过总会好的你放心。”

“那你胸口呢?”

瑟兰迪尔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一片胸膛。

“它扩散了……”埃尔隆德皱起眉头轻轻触碰了那整一手掌大的黑色。

“不痛不痒,不打紧。”

埃尔隆德的心都在替他疼,那块手掌大的黑色实是突兀,它在心脏的位置如同扎根的种子肆意生长着,可见的脉络为这颗邪恶的种子输送养分,像幅触目惊心的恶画。

“怕吗?”

“怕什么?”瑟兰迪尔歪歪头。

“怕……你这六百年都是白等的。”埃尔隆德慢慢给瑟兰迪尔扣上了扣子。

“你在,绿叶在,我自己什么样无所谓。”瑟兰迪尔淡淡一笑走到了栏杆边,“不说这些了,你怎么会重生的?”

埃尔隆德斟酌一会儿,放不下你,况且凯勒布里安也在那啊……后半句不能说,“不甘心,你才刚向我坦白,我就和你天人永隔多亏啊。”

瑟兰迪尔把头靠到了埃尔隆德的肩上,“不亏。”

“是啊,听你说句心肠话多难啊。”

“我爱你。”

“嗯,算真话。”

瑟兰迪尔笑着拍了埃尔隆德的胸口一掌走了。

虽然瑟兰迪尔醒着的时候总是在和埃尔隆德闲聊,但他大多数时间都在睡眠中,他知道自己虚弱的很,那黑色印记的扩散对他影响甚大。

莱戈拉斯在喜气洋洋的西尔凡精灵中阴着脸将视线固定在空空如也的王座上,它已经空了六百年了。他小时候常独自倚在其旁看着刻在其上的图腾出神,想象他父亲君临天下的模样。明天,这个王座就要迎接主人回来了。密林的精灵都在忙活,节目依旧在彩排,酒水、食物在清点数目,没有任务的也在准备着贺礼和祝词,他们由衷的为王的回归而高兴。作为王子,莱戈拉斯该在众人面前展示他的特长,最重要的是展示给父亲看,但他打不起精神去做那种毫无意义的事。他时常在想,他前几天遇见的那位懵懂无知的精灵,是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还是瑟兰迪尔本人呢?如果只是个陌生人,那就只当是个错误的插曲便罢,可如果那就是瑟兰迪尔、他的父亲最原本的样子呢?那可就另当别论了。莱戈拉斯忘不掉那份甜蜜的喜欢,那份发自肺腑的爱慕是为瑟兰迪尔发出的,可他,是父亲。

“烦死了!”莱戈拉斯怒气冲冲叫了一句,把在准备庆典的精灵们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莱戈拉斯歉意一笑,“你们继续。”

莱戈拉斯冲进了森林里,随便拿了棵树开始出气,他用拳头猛力的击打,试图将迷惑与不解全都发泄出去。

“别打了!”

莱戈拉斯这才停下来发现满手的鲜血。

加里安用植物上流淌着的瑟兰迪尔的法力将其治好,双手恢复如初。

“加里安,你说Ada他会喜欢我吗?”

“当然,王子殿下。你何来这样的困惑?”

“因为……我也许让他失望了。”

“不,你是密林的骄傲,也就是他的骄傲。”

“他绝不会因为有我这样一个儿子骄傲的……”

加里安不明白莱戈拉斯的消极是如何产生的,“莱戈拉斯殿下,你比陛下预期的还要优秀。”

莱戈拉斯咬了咬下嘴唇,“你去准备庆典吧,我先回房了。”

加里安鞠躬示意遵命,“殿下,请不要忘了您的表演。”

“好,我会练习的。”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在同一辆马车上,他们缓慢的向密林行驶着,大角鹿也在队列中。

“莱戈拉斯知道我们的事吗?”埃尔隆德突然问道。

“你答应要藏心底的。”

“好。”

仿佛只是道虚影,埃尔隆德觉得。

——

满脑子都在想儿子跟爸爸抢妈妈哈哈哈哈哈(那种局面就很尬🤓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