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24

我本来是想苟到考试完再写的,但是有小可爱说了之后我就对不起良心然后控制不住双手来更新了_(:з」∠)_

——

数不尽的蛛丝缠上他的身体把他拉进黑蜘蛛巢穴里的尸骨堆,也许他也会混入其中变为一堆无人能识的白骨。倏然间一把意料之外的精灵佩剑穿透了他的心脏,滴滴幽亮血液从其上流下……

瑟兰迪尔惊醒,他正靠在埃尔隆德的肩上,埃尔隆德轻抚着他的背柔声道:“又做噩梦了?”

“嗯。”

瑟兰迪尔每每熟睡后都会陷入诸如此类的梦境,他在梦中死去又在现实中醒来,这是先识预知还是普通噩梦?他早已习惯却不禁暗暗担忧。

愁绪中马车停下,车夫在外喊到:“陛下、大人,密林已到。”

这是一方熟悉的土地,地脉涌动的是自己永恒的魔法与青翠的气息。

一列整齐的精灵护卫队排在瑟兰迪尔面前,他们统一踏过步子侧过身,用洪亮的声音有力喊到,“恭迎陛下。”

瑟兰迪尔的表情柔和,他终于回家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发誓要保护好的一片森林。

莱戈拉斯在房间里抱着一个空了的酒瓶躺在床上,他不常喝酒,不像父亲那样嗜酒如命,但酒量却是遗传了他的父亲。

一串急促的敲门声从外穿来,侍女的声音里有着隐藏不了的雀跃,“王子殿下,陛下就要到地宫了,总管大人叫您一起去迎接陛下。”

“知道了,等会儿我自己去。”而莱戈拉斯的声音却有气无力的,满是慵懒的味道。至于为何慵懒,看看这满地的酒瓶就知道了。

“那请殿下快些……需要奴婢进去服侍更衣吗?”侍女切切的说。

“不用。”

“是。”

莱戈拉斯听见远离的脚步声悠悠从杂乱的床上爬起来,两只脚一轻一重的走进了浴室。他望着镜中那个乱糟糟的自己,笑了,心里是解不脱的郁结。

他又洗漱了一番将自己打扮的整齐了些,“去见他吧。”

莱戈拉斯强迫自己堆上灿烂的笑容,“欢迎陛下回宫!我亲爱的,父亲。”那笑容落寞下来,“父亲……好久不见。”

莱戈拉斯穿着编织入银丝的华服站在落地镜前,他问道一旁又来催促他的侍女,“我看上去怎么样?”

年纪轻轻的侍女忽地抬起头却红了小脸,“殿、殿下看起来好极了。”

“他也会那么觉得吗?”

小侍女怯怯地问:“他?谁?”

“也有可能是她……”莱戈拉斯淡淡笑着,走出了卧室,小侍女跟在后面满是疑惑,今天的王子真是奇怪。

今日的地宫异常热闹,密林居民们全都前来恭迎他们的王。西尔凡精灵拥戴辛达王室并不奇怪,但他们拥戴这世人口中“脾气恶劣”的瑟兰迪尔,就会让人禁不住去打个问号,不过也许也是因为,瑟兰迪尔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君主。

因为有他,外界都在战火纷争中,而密林一片却过得与平时并无二异,他们安定悠闲的生活,甚至与往年一样的庆祝各种节日,若不是甘道夫到这来走一遭把战争的消息带来,他们可能连外面打仗了都不知道,永远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莱戈拉斯匆匆走到了人群空出的前列,正在焦急等待的加里安望见身旁这姗姗来迟的小王子如释重负说道:“殿下你可算来了,要是你不到场陛下可得不高兴了。”

“放心吧总管大人,我总会迟到可永远都不会缺席。”

加里安叹口气,“殿下你啊,没少让我操心。”

“要是不让你们担惊受怕那还是我吗?”莱戈拉斯笑笑。

“那殿下你可不能让陛下操心,陛下他对你很好,为了你他吃过许多苦头,你可要孝顺他啊。”

他什么时候对我好了?莱戈拉斯心里一紧,但那痛感转瞬即逝,今天要上演父慈子孝的戏码,不能想这些有的没的,他笑着说,“我会孝顺父亲的。”

莱戈拉斯这几天算是想明白了,瑟兰迪尔就是个骗子。先骗自己喜欢他,然后在自己被告知他是父亲后所有人都在骗自己父亲很好,他好在哪?把自己丢了六百年的父亲是好父亲吗?每夜噩梦醒来后深深呼唤却始终见不到的父亲是好父亲吗?骗其它人自己是捡来的孩子是好父亲吗?对,他跟所有人都说自己是捡来的,只有加里安告诉自己这是个谎话,那个时候尚且年幼的自己追问加里安为何要编造这个谎言让自己受委屈,加里安说:“小殿下是上天赐给陛下的,神树的果实幻化而成,因为不能让别人知道神树的存在,所以就只好说你是捡来的了。小殿下是神树的馈赠,最高贵的存在,明白吗?”那时候的莱戈拉斯相信了,因为神树的故事他知道,那是地底的心脏,是幽灵们信仰般的存在,也有着强大的力量。但长大后由于莱戈拉斯并不相信神树存在的胡话,所以这个类似天方夜谭的理由也被他剔除了,他笃定瑟兰迪尔就是厌恶他,自己可能只是个小意外,瑟兰迪尔不想要他也不愿意承认他。

我恨他。莱戈拉斯想道。

没过多久,瑟兰迪尔便出现在了众人视野里,加里安回头高喊,“肃静!”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规矩站好,原来嘈杂无序的精灵们突然便整齐起来。

瑟兰迪尔的身后跟着的是埃尔隆德,瑞文戴尔领主出现在这欢迎盛典的本该没什么不妥,但这二人关系实际不一般,在民众面前着实尴尬,都觉着收敛点得好。不过埃尔隆德也从瑟兰迪尔的态度中知道,这亲密关系,长不了,瑟兰迪尔始终都没想让任何人知道这关系的存在。

随着绿意到达尽头恢宏的地宫也呈现在眼前,精灵们朝着君主跪下,“恭迎陛下回宫。”

瑟兰迪尔莫名有丝触动,“起来吧。”

“谢陛下。”众精灵起身。

加里安忍不住走上前来一步,“陛下你总算回来了,一路上辛苦吗?”

“不辛苦。”瑟兰迪尔望见了莱戈拉斯,这一望眼神就移不开了,他先是有些怔愣然后皱了皱眉头又像了却心事般的笑着,“莱戈拉斯,吾儿,上前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莱戈拉斯直视着那双同样蔚蓝的眼睛,那眼神是温柔的,也是复杂到参不透的,瑟兰迪尔还记得之前的事吗?莱戈拉斯无从而知。他微笑着挺身走到了瑟兰迪尔身边,才刚及他胸口,“Ada,欢迎回来。”

瑟兰迪尔可能是由于“Ada”这个称呼所以表情变换了两下,他以为莱戈拉斯会恨他,恨他在他童年里缺的席,但这一称呼却仿佛忽地拉进了他们这对如同“陌生人”的父子间的距离,瑟兰迪尔很欣慰。

但这也只是表象,这全是莱戈拉斯演的。

瑟兰迪尔也没作更多举动,“莱戈拉斯,你会是下一任出色的君王。”

“谢谢Ada。”莱戈拉斯用完美的笑容回应瑟兰迪尔的赞赏。

“去看看你们准备的庆典吧。”瑟兰迪尔提高音量对众精灵说。

庆典的场所是在地宫之后的一块绿地上,那里有高高在上的树茎王座和供给宾客的藤蔓座椅,有烂漫花朵和绿意盎然。

众人落座,庆典开始。

瑟兰迪尔独自一人坐在王座上,下位分别是莱戈拉斯和埃尔隆德,再下面就是灰袍巫师和其它来道喜的人,战争还未完全结束所以来的人并不多。

瑟兰迪尔时不时会望望底下的两个精灵,他们俩也在望着自己。起初瑟兰迪尔还正坐在椅上,几杯酒下肚之后他便原形毕露翘起腿斜倚在扶手上,望着别人的神情也变柔和起来,这上等的多卫宁他都多久没碰过了?今天他就得把这少喝的都给补回来。

埃尔隆德好像看出他心思说:“瑟兰迪尔陛下,还请你务必少喝些酒。”

“知道啦,老和尚。”瑟兰迪尔打趣说。

这段话除了说话的人以外就莱戈拉斯听到了,他没放上心。

残霞挂在山头,莱戈拉斯起身对瑟兰迪尔鞠躬说,“Ada,请让我为您舞一剑。”

“去吧,孩子。”瑟兰迪尔笑得好看极了,可谓媚态百生。莱戈拉斯望在眼里,觉得心头痒痒的,他烦躁的皱起眉。

莱戈拉斯散发着烨烨光辉走到表演场地中央,他亮出准备好的精美细剑握在手中向四面都各鞠了一躬,眼神一个锋利便开始在空中挥舞起细剑来,气流随着剑的动作而变化,虽然未靠近那剑却已经感受到了它的力量,瑟兰迪尔赞许的点点头,埃尔隆德也是。

莱戈拉斯翻身又全旋,动作优雅的似乎变了个人,可能是由于他现在的全神贯注,或者说是过于的全神贯注,他的动作称得上完美但气息完全不对。随着节奏的加快,他所施加在剑上的力气边也大,其身边的戾气也在增加。

瑟兰迪尔注意到了不对劲便喊到,“够了,莱戈拉斯你做的很好该停下来了。”

莱戈拉斯如梦初醒,他恍惚的望向王座上的瑟兰迪尔,停下动作向四周鞠躬。他在掌声中回到了座位上,瑟兰迪尔问他,“你怎么了?火气那么大?”

莱戈拉斯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因为您回来太激动了。”

“哦……”瑟兰迪尔不说什么,把目光移开了。

看着底下的舞蹈一杯又一杯的多卫宁下肚瑟兰迪尔竟开始有了些倦意,脑袋也有点麻木起来,难道这酒量还变差了?他自嘲般想到。

细月挂在天边,彩灯泛着五颜六色的光点亮会场,而庆典也在甘道夫的绚烂烟火中结束。

瑟兰迪尔说了些感谢的话等人们离场便想要起身离开,而腿却是软的站不起来,莱戈拉斯和埃尔隆德还未走,他就在这两人的凝视下忽然意识到,之前头晕不是自己酒量差了,而是因为那发情又来了。

————
请原谅我的更新速度吧!抱歉!还要谢谢还看得下去的小可爱!mua~
接下来是一道选择题

请问你觉得瑟兰该如何度过发情?

A.和埃尔隆德
B.和莱戈拉斯
C.自己解决
D.和我(对,就是和我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