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不定期更,寒假填坑)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 都是我老公!
李佩斯(老公),刘涛(老婆)
抖森妮妮(霜铁墙头)当然我也站锤基兰博基尼盾铁贾尼虫铁all铁)
一美法鲨(EC墙头)
爱中土爱漫威)

《疏远则安》【1】(安凰)

——

从睡梦中刚脱离出的安迪脑袋还未清醒,一如往常的伸出手向枕边人的脸上摸去。

没有像平日一样摸到扎手但让人安心的胡渣,而是摸到一头陌生而冰冷的发簪。

安迪立刻清醒了大脑,困意全无,睁开眼睛却望到木质的天花板,一转头又看到一个古装女人趴在床头酣睡。

“做梦!做梦!睡一觉就好了……”

安迪嘴巴里嘀咕了一句就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进入睡眠。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还真睡着了。不过睡过一个回笼觉后的安迪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依然如此。

安迪坐了起来怔怔地打量着四周,这真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安迪彻底慌了。

“我一定是疯了!精神病发作了!是那些潜在的疯狂基因让我产生了幻觉!我现在一定是在精神病院里发疯!”

霓凰被这阵骚动给吓醒了,门外的宫女也被惊道,“姝公主如何?可需奴婢进去伺候?”

安迪在床上一脸惊恐的低着头胡思乱想,霓凰虽说也被吓到但还是没有失措,“无妨,刚醒来有点兴奋罢了。你们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是,郡主。”

霓凰看着芈姝这般失常也不知该如何安抚,“呃……姝儿?醒了?还有哪不舒服吗?”

安迪一愣,“说话了?还会和我说话……栅栏门外面的人一定在观察我……”

霓凰听到这些没头没脑的念叨很是不解,“你这脑子真进水摔坏啦?”

“我脑子一定坏了!神经也失常了!”安迪叫着叫着便红了眼,霓凰见状立马坐到了床边扶着安迪的肩膀,“诶呦喂,我的好姝儿,不就掉进鱼塘里了,至于吗?不哭不哭啊!”

“什么姝儿啊……掉鱼塘里……疯了疯了!这想象也太真实了……精神病果然吓人!”

“姝儿,这可不是什么想象,你是真掉鱼塘里了。你可知若不是我在,你这只旱鸭子早就淹死了!”

“鱼塘能有多深?况且我会游泳,这梦真的太不靠谱了。”

“梦?你当你做梦呢?”

“本来就是。”

“那书中有辩梦之法,说是看到路面在弯曲地延伸,就是本应该静止的事物呈现地却是动态,那么这一定是梦境。那你有觉得这四周哪不对劲吗?”

安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听完“梦中人”的话,“都不对劲。完全陌生,首先这是哪?如果我没有发疯的话,那这一切也无法用正常的逻辑来解释,昨天晚上我明明睡在自己床上可是醒来就在这了。你又是谁?我起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你叫我姝儿,我不是,我是安迪。你穿着古装,我也是,这里的一切都是中国古式的装修风格……难道是包子叫你们来整我的?”

“姝、姝儿,我还真不懂你说的那些,”霓凰敞开被子让安迪躺下,“来,姝儿,你先躺下,我去叫太医过来帮你看看,你先再睡会儿。”

霓凰说着就赶紧出了门去了太医院。安迪躺在床上怀疑人生,但是觉得无聊便慢悠悠地走出了门,“真好。”一走出门便是个小桥流水的庭院,植满了花草,抬头一片蓝天白云,暖人的阳光洒在安迪脸上,吸着新鲜的空气,安迪觉得这里也不错。“算了,好好做梦吧。”

霓凰拉着太医火急火燎的来到嫡公主住处,一推开门,就看见安迪坐在木板上靠着木柱在打盹,脸上带着浅浅笑靥。

霓凰见状立马轻了脚步示意太医出去侯着,太医乖乖的遵从指示待在了门外,霓凰蹑手蹑脚进了寝屋拿起自己的披风,又悄悄走到安迪身旁想为她披上,虽然这一切都十分小心,但还是吵醒了浅睡的安迪。

“姝儿,怎么在这就睡着了?不在屋里,出来还不加点衣服,小心得了风寒!”说着还是把披风盖在了安迪身上。

“没什么,出来走走,这里很美。”

“可不吗,”霓凰笑了,“这里的花草可都是我们俩一起种的。”

“我们可真闲,你叫什么来着?”

“姝儿你连我都忘了?小没良心的!霓凰姐姐可是看着你长大得呀。”

“霓凰?挺好听的。”安迪虽说双眼透露出憔悴,可上扬的嘴角却是温婉。

“姝儿啊,你怎么尽说些没头没脑的话……”霓凰脸红了……

~~~~~~~~~~

安迪脑公和霓凰脑公谁是撩妹狂魔呢?两攻相遇必有一受,纠结……눈_눈
写的不好敬请谅解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