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疏远则安》【2】(安凰)

“霓凰?挺好听的。”
“姝儿啊,你怎么尽说些没头没脑的话……”

————
两个人半晌未说话,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彼此,霓凰先开口打破僵局,“姝儿,先进屋吧,太医还在外面侯着呢。”

“嗯。”安迪呆呆地被霓凰横抱进屋,“诶呦喂姝儿,你好像脑子坏了后变重了啊,”说着就把安迪轻轻的放到床上。

“那是因为你没力气!”安迪气冲冲的说。

“我没力气?那我这大梁的名将又是如何血战沙场的呢?”霓凰上扬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安迪不可思议的看着霓凰,“女将军?”

“嗯。”霓凰看着安迪的小崇拜笑得更欢心了,“好了,不说了,我去叫太医。那太医也够可怜的,被我带的一路奔过来又在门外杵了那么久。”

“噗呲”安迪听这话笑出了声。

霓凰伸手摸了摸安迪的脑袋就去把太医带进了屋。

太医正在为安迪把脉,霓凰在一旁看着说:“姜太医,姝儿身体可否好些了?”

太医收回了手,“嫡公主身体已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霓凰显得有些急躁,安迪看着倒像是个没事人,觉得反正是梦,就算得了癌症也没事。

“只是这脑子会有点问题。”太医不紧不慢的说道,“嫡公主醒来后可否有何异状?”

霓凰看了一眼安迪,“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应该是落水时摔到了脑子而且还受到了惊吓,故会有所失常。”

安迪想这完全就是瞎扯,自己明明好得很,但是不做声。

霓凰眉头一皱,“那这失忆症会好吗?”

太医摇了摇头说:“这不好说,得看个人造化。”

霓凰说:“噢,明白了,那就谢谢姜太医了,您先回去吧。”

“是,郡主告退,嫡公主告退。”

“不送。”

霓凰和太医寒暄完之后转身走向安迪,“失忆……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安迪摇摇头,“这是哪?”

“大梁。”

安迪对中国历史了解不多,脑子里也没有什么时间概念,转念又问:“我是谁啊?”

“芈姝,大梁的嫡公主。”

“你呢?”

“穆霓凰,云南王府郡主,镇守南境的女帅。”

安迪的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想着霓凰披战袍上战场,领着千万将士奋勇杀敌,然后凯旋而归的景象不禁心生敬佩。

霓凰看着那双有着星辰大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脸上又出现了淡淡樱红,也不知说些什么好。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门就开了。“霓凰参见王后。”

“霓凰你起来吧,姝儿啊,我听太医说你醒了,我就叫人熬了点参汤带过来给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威后一脸关切的望着安迪,安迪脸上却是各种懵逼,“啊……没有,谢谢。”

威后感觉心头被泼了一盆凉水转头望向霓凰,“霓凰,你跟我说,姝儿她,怎么了?”

霓凰脸上为难,“太医说身体无碍,只是……失忆了。”

威后一怔,然后望向安迪,眼里尽是慈爱,“姝儿,你还记得母后吗?”

“母后?”安迪摇了摇头。

威后绷不住了,随即抱住了安迪,将头埋在安迪肩上,安迪感觉到肩头一片潮湿,“姝儿,天冷了,多穿点,别着凉。不管发生什么,母后一直在。”威后发出了哭腔。安迪突然心软了下来,眼睛也湿润起来,她没有尝过被母亲疼爱的滋味,她只是觉得这样被这个母亲爱着、抱着,很安心。

“母后……”安迪把手放在威后背上,也抱紧了她。

宫女太监早就出了门,霓凰在一旁看着这对“母女”相拥也未打扰,想到了自己战死沙场的父亲心里也不好受。

玳瑁姑姑突然进了门说:“王后娘娘,越贵妃邀您去赴宴。”

威后放开了安迪不舍地走了出来,霓凰也跟着到了门外,“霓凰,你好好照顾姝儿,我明日再来。”

“放心吧,王后娘娘,姝儿我都护了那么多年了,虽说这次落水也有我的责任,但只要姝儿在我身边,我一定会去拼了命的保护她。”霓凰的眼神十分坚定。

“我还不信你吗?姝儿这样我心疼,但这次落水要不是你在,说不定情况更糟。郡主在沙场上保家卫国,进几年国泰民安在宫里还要照顾姝儿,实是不易。还是要感谢郡主这些年来对姝儿的照顾。”威后对霓凰笑着点了点头。

“没事,照顾姝儿也是我心甘情愿的,和她在一起很愉快,像个小妹妹。”霓凰想到姝儿的可爱模样笑得可甜了。

“那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

“霓凰恭送王后娘娘。”

霓凰送走了威后回到屋里,看见安迪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痕,走上前去,“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会永远呵护你,疼爱你,不让你受半点委屈。也不会让你哭,我喜欢看你笑。你的笑会让我觉得,没什么比你在我身边更重要了。”

安迪沉默了许久,“谢谢,霓凰。”

‘谢谢’二字被霓凰听在耳里却扎进了心里,“你……好像离我远了。”

~~~~~~~
感觉情感过渡怪怪的-_-||
不过各位随意一点就好(⊙ꇴ⊙)
我爱你们(比心)
明天涛老师的直播和春晚期待值满分(๑˙ー˙๑)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