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疏远则安》【5】(安凰)

“…行,不过只准待在我府上!”
“好!”

————

三日后

“你的换洗衣物可都带齐了?”霓凰向来光明磊落,做这偷偷摸摸把人送出宫的事心里还是不踏实。

“齐了齐了!走吧!”安迪可没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路上一直望着窗外的街景甚是欢喜。

“姝儿,到了,下车吧。”安迪先下了车,然后转回身又去牵霓凰下车,霓凰笑着拉住手跳下了车,俩人手拉着手进了穆府。

穆小王爷得知姐姐回来立刻冲到了门口,“姐姐!”霓凰看见穆青一路跑了过来:“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毛毛躁躁的!”

穆青傻笑了几声,“这不姐姐回来了嘛,欸!姝妹妹也来啦!”安迪对着他笑了笑,“嗯。”霓凰看了眼安迪,“都进屋吧,别在门口站着吹冷风了。”

三人进屋后都规规矩矩的各占一席,安迪就在俩人中间吃着饭听他们聊家常,突然打断道:“霓凰,我屋在哪?”霓凰听见也没再理穆青,“舟车劳顿你也累了,随我来吧。”安迪点点头。

安迪跟在霓凰后头,彩霞在头顶缠绕至天边,安迪不经意抬头看到血色的天空突然驻足,霓凰听见后边的脚步声没了便回头望望,那画面就像她刚醒来时一样,岁月静好。

“美。”二人异口同声的道出一句话,安迪望向霓凰,四目相对。如果时间驻足在这里,那该多好。

片刻,霓凰回过神,“不早了,前面那个石门进去的小院就是你的房了,快点休息,明日再带你出去玩。”

“好的。”

安迪进了屋,觉得还不错,和宫里寝殿的陈设很像,就是这院子有点阴森森的。

霓凰来到了穆青的房里,“青儿,你这次唤我回府有何事非要当面说?”

“还有什么啊,不就是因为敌军来犯嘛。”

“那你直接一封书信就好了,自从梁王继位以来大梁一直都是安稳太平的,称得上是盛世,最多无非不过就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边疆小国惹事生非,小骚扰而已,不必担心。”

“不是的,姐姐,是那近年来才开始活跃起来的秦国。”

“秦国?虽说我没有和他们交过手但倒是听说过,自几年前赢驷继承王位后便开始吞并周遭各国,连那义渠也被收入囊中。确实不容小觑。可是大梁和秦国一直相安无事,虽说一山容不得二虎,可双方并无冲突而且胜率也不好说,他怎么会主动挑起事端呢?挑衅示威?那也未免太儿戏了……大王知道吗?”

“已经参上去了,明日早朝就应该会传遍了。”

“不过没关系,想必那秦王也不是认真的,只是警告罢了。”

“警告?就他们那样子还耀武扬威?切!要是小爷我在,还不把他们打个稀巴烂!”

霓凰笑了一声,“好了好了,这种事让朝廷想吧,明日我和姝儿上街去玩,你就待在家里看家。”

“啊?!又把我一个人关家里啊。。。”

“女孩子逛街你个大男人跟着干嘛?好好温习你的功课,回来检查!”

“你还是我亲姐姐吗你……”

“小兔崽子说什么呢你!”霓凰说着就把手上的书往穆青头上一砸。

穆青一躲,“诶诶诶!亲姐姐好姐姐乖姐姐!穆青知道长姐最疼我了!我一定好好做功课!不贪玩!不胡闹!”

“每次都那么说,算了,你去歇息吧。”

“是!姐姐,你也早些睡。”

“嗯。”

霓凰一直在看书打了好几个哈欠,刚合上书卷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进来。”安迪裹着一坨被子站在门外,“你大晚上不睡觉裹个被子来我这做甚?”霓凰有些意外,她还以为是哪个部下禀告战况呢,“那院子大还阴森森的,我一个人睡的有点吓人。”安迪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声音软糯糯的听着甚是酥痒。“所以你跑我这来了?”“嗯……借我睡睡……”安迪眼睛眨的快睡着了。

“行,你进来吧,不建议和我挤挤吧?”“不嫌弃!”安迪说着便进来自动找到了床塌,换了几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霓凰看着觉得无奈也好笑,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房子不去睡反而到这来凑合,不过这样挤在一起也挺好的。虽然几乎天天都在一起,但是也很久没有同榻而卧了,抱着一个小小的暖心宝,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缓缓入睡,很幸福,很幸福。

~~~~~

困。。。秦王托下集吧(◉ω◉ )
霓凰攻!霓凰攻!霓凰攻!
安迪宝宝最可爱!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