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密林父子】 你照亮了我的生命

辣鸡段子

似乎可以和之前的《晚安》一起食用

——

莱戈拉斯正缄口理着家里的器件,一个人。

他已然步入老年,脸上是一道道被岁月刻出的皱纹,他的眼睛肿着,蓝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光辉,甚至还有些绝望的意味。

就在昨天,那个活了将近万年的“人”去世了。

他的父亲,他的爱人,一位精灵,老去,死去。

这一切并不是毫无预兆的,他记得幼年时瑟兰迪尔口中讲述的故事,那不是胡诌八扯或天方夜谭,那是历史,那是真实发生过却又被人们遗忘的、富有温度的尘封过往。

瑟兰迪尔作为精灵,万年来的外貌从未改变过,可就在莱戈拉斯作为人类回到他身边后他似乎也成为了一个“人”。

生、老、病、死,他都尝过了一番,即使这意味着将再一次和莱戈拉斯分离,但他不在乎,他喜欢做一个“人”。

因为这让他不再冰冷,不再像一具封存了万年的死尸,人类细腻的感情让他的世界有了明丽的色彩。这脆弱的外壳给予了他强大的意念,关于追逐希冀和美好的愿望。

短短几十载让他倍加珍惜光阴,珍惜发自肺腑的情感,他没有考虑过变老的原因,或许这是维拉及一如的惩罚也不定,但他已知足,只是苦了绿叶,自己或要先行一步了。

一年前他恶病缠身,半年后又虚弱到整日躺在床上,昨天,在医院里浑身插着输药管的他在平淡中死去,该死的脑溢血,抢救无效。

莱戈拉斯抱着瑟兰迪尔的身体痛哭,撕心裂肺的痛。他想,在千百年前,瑟兰迪尔也是这样在战火硝烟中抱着自己的身体痛哭吧。

“千百年就换了这六十年的快乐,值吗?”

莱戈拉斯曾在瑟兰迪尔病危时问过。

瑟兰迪尔听到这儿嘴角便向上弯起,这个笑容并不绚烂,由于他的苍白与病态,他说:“值得。”

莱戈拉斯亲吻了他的额头,“傻,你总说我傻,你才是真傻。”说着莱戈拉斯的眼泪便要有夺眶而出的架势。

“先哭的那个…才傻呢。”瑟兰迪尔的眼睛无力的阖了阖,他感到生命正在流逝,“我想吃海绵蛋糕…去给我买。”

莱戈拉斯好笑的说,“你想快点离开我吗?”

“我要吃,去买,不然我生气了啊……”瑟兰迪尔努力将眉毛皱起。

“好好好,我这就去。”莱戈拉斯为瑟兰迪尔掩了掩被子,在出门前又不安的望了他一会儿。

回来时,瑟兰迪尔就在抢救室里了,黎明破晓时分,瑟兰迪尔被确认死亡。

现在莱戈拉斯在这住了一辈子的、充满着回忆的家里,一个人坐在破了皮的沙发上出神,苍颜白发宛如一个佝偻老人。

他知道自己最好应该搬走,但他舍不得,他对这的一切都是最为熟悉的,就算此刻他成了盲人,他也摸得清这块区域的道路,知道摆件的位置,这个家在他的脑海里,就像瑟兰迪尔在他的心里,深刻的就像是从里生长出的,原来就有的。

莱戈拉斯的眼睛偶然瞟见了茶几上的相框,记忆像波涛般汹涌而出,那是莱戈拉斯十八岁生日时在游乐园的照片,微微泛黄,他们两个脸上的笑容比背景的天空更为晴朗,比手上的冰淇淋还要甜蜜。“啪嗒”,相框玻璃封上多了两滴水珠,莱戈拉斯弱着声轻唤,“瑟兰……”

秒针转动的声音萦绕着阳光下的尘埃,无人回应。

在照片的背后,瑟兰迪尔写了一句话:

“You light up my life.”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