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基】恋与老男人5

ooc都市画风不正情感微脑残喜剧《恋与老男人》

如果这章有什么bug,请忽略,因为我真的不会洗黑钱_(:з」∠)_度娘也教不会我……

我继续瞎写,大家继续瞎看╭( ・ㅂ・)و

——

“就是这样,你打算怎么办?”Loki向Thranduil讲述了关于警察打算在公司年会上瓮中捉鳖的事情。

“那个警察怎么会找你?你们两个认识?”Thranduil把视线从笔记本屏幕转移到了Loki身上。

Loki被问的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一点也跟不上这吸血鬼的脑回路,“就是上次车祸在医院里的那个金毛,你们还说过话。”

“那他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个老板而是找你这个员工?而且他个管道路交通的怎么会来抓洗黑钱的?”Thranduil面无表情。

“那是他顶了别人的班,他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当然来找我。”Loki被吸血鬼执拗的有点烦。

“所以你们两个认识?”Thranduil的指尖极富规律的敲击着木质的桌面。

“算是半个朋友吧,在一起吃过一顿饭。”

Thranduil的眉毛不可察觉的皱了一下,“我的年会不想被不相干的人打扰,就算是真洗黑钱也和我没关系,被邀请来的都是有过合作的客,他要是被曝出来了对我们也是有害无益。所以,请你帮我用原话拒绝那位警察先生。”

Loki觉得自己像是个传话筒,他原封不动的把刚那串话发给了Thor又在末尾加了句“对不起”。

警察先生回复道:“Loki,等那家伙参加完年会登上飞机后他的踪迹又会被埋没,年会上的拍卖是他此行的目的,让我亲自去和Thranduil先生谈谈吧。”

传话筒又把这段话传给了上司,上司说:“拨电话过去。”

Loki乖乖照做,电话立马就拨通了,另一头的人说:“Loki,情况怎么样?”

Thranduil接过电话,“咳Odinson先生,你能和我具体说一下案子情况吗?例如你要抓的到底是谁。”

“好。简单说就是非法走私毒品并贩卖再用自家银行将之转成正钱,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Thranduil凝神思考了一会儿,“你是说Rivendell银行的那位?”

电话那头不做声。

正坐在皮椅上的男人轻笑,“明白了,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坑一把他,待会给你回复。”

“请尽快。”

“嗯。”

Loki站在一边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只听到了Rivendell银行这个名字,这个银行可是个百年的老资产了,是国内有头有脸的商业银行,现当家为Elrond,其父及上任董事Earendil已经中风瘫在床上有几年了,现在情况如何并不知晓,据说这中风原因还是家族内里有人陷害,不过都是些不可轻易相信的小道消息罢了。

“没想到一个看上去书呆子模样的家伙还会干这种刀尖上的事。”Thranduil凝视着书桌上新寄来却放置了许久的明信片,上面的景点是泰国曼谷的大皇宫,寄信人刚被警察先生指正和毒品挂钩就寄来了个来自“金三角”的明信片,上面是简单的问候和赴约的允诺,Thranduil倒真有点相信Thor说的了。

Loki思索那“书呆子模样的家伙”是谁,思来想去应该就是那每次前来都会整日带着副黑丝眼镜的Elrond,Thranduil是不苟言笑,而Elrond则是无时无刻不面带笑容,Thranduil总是叫那家伙“书呆子”,他们两个似乎相识甚久,但在Loki心里那虚假的笑容简直比吸血鬼的万年冰山脸还惹人厌,一点也不像个书呆子,整个一切开黑。

“Loki,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会做吗?”

“不会。”Loki很明确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圣人。

Thranduil歪着金灿灿的脑袋,“那你劝我做什么?”

“没由来的正义感或者是对有钱人的鄙夷?”

“我相信你是后者。”

Loki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我最鄙夷的就是你。”

“我听得见。”

“听见又怎样?”Loki一副此路是我开的山大王模样。

“不怎样。”

Loki总觉得这家伙磨磨唧唧的,“吸血鬼你快放个准话,到底让不让卧底啊。”

“你想就让吧。”Thranduil依旧面瘫。

“啊?”Loki没敢细想这句话。

“拨电话去让他们准备,别走漏风声。”Thranduil继续神情自若的敲击键盘回复公务邮件。

“哦,好。”

过了四个小时,Loki回到了公寓,他在爬楼梯时想着回家要不要看几部警匪片热热身,他有点小激动,甚至都在幻想着大后天整个大堂枪林弹雨的场面,那一定酷毙了。

另外,他早已把吸血鬼的骚话抛之脑后。

“有什么开心事吗?”

Loki愣愣转过头看到了同样刚进公寓的Stephen,微微笑道:“我正期待着过几天的公司年会。”

“年会是该放松放松,好好玩。”

Loki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笑容,只是感觉到无比的尴尬,这话已经聊僵了,他默默加快上楼的速度,“嗯……你们医院有年会吗?”

“不一定,得看那几天忙不忙,没有什么大手术的话年会还是会开的,医生也不能天天都站在岗位第一线啊。”Stephen轻笑着。

“是啊,医生是真辛苦,前几天有新闻说现在年轻医生容易抑郁呢。”Loki终于到了家门口。

“有一个好邻居就不会抑郁了。”

“啊?”Loki被吓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今天一个两个嘴巴怎么都那么欠抽呢?

“没什么,再见,晚安。”Stephen打开房门脱下大衣挥了挥手。

“晚……安。”Loki咽下一口口水。

Loki决定不去管那些神经病的话继续幻想枪战戏码。

“你做什么了笑这么开心?”Tony吃着一个香草味的冰淇淋含糊道。

Loki眨着他好看的绿眼睛笑嘻嘻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警察抓坏人的场面了。”

Tony被他勾起了兴趣,兴致勃勃问:“怎么啦?”

Loki瞬间恢复严肃,“公司内部机密。”

“没意思……”Tony抱着一大罐冰淇淋挪回到了沙发上,“就你们那小破公司谁稀罕啊。”

“要是我们老板听见这句他非得跟你决斗一场不可。”

“嘁,来啊,本少爷会功夫。”

Loki嗤笑道,“太极啊?”

“咏春也会啊!我全能的,管他个子多高我通通撂倒。”

“行,我真挺想看你俩打一架的。”Loki想着这俩自大狂估计会在口水战上先弄死对方,他突然想到一个词,泼妇骂街。

Loki打开冰箱准备拿出自己的晚饭却看见了满冰箱的冰淇淋,“你知道现在是秋天吗?”他冲Tony喊。

“冰淇淋一年四季风雨无阻。”Tony仿佛在伸张正义,“特别是Stark狂野坚果冰淇淋。”

“什么鬼名字……”Loki用微波炉加热着Tony给自己留下来的晚饭,他回来的时间很晚,厨师都下班了,所以只好做完后先冷藏再加热。

“那是全世界最棒的口味,卖疯了你知道吗?果然我的魅力如此之大。”Tony散发着一身的自信和莫名的骚气,Loki觉得他非常欠收拾。

“是啊,大到你得到寒舍来躲避火辣的女人。”

“那只是个小小的意外。”Tony盯着电视屏幕。

“你都这样了Pepper居然还愿意陪你,她可真是了不起。”

“说什么呢我和Pepper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我和你才是……”

Loki立马打断了对话,态度冷淡的说,“我和你什么都不是,谢谢。”

“绝情,冷淡,比吸血鬼还吸血鬼。”Tony如是评价。

Loki拿起勺子开始进食,他尽量保持优雅不狼吞虎咽,一天的工作使他累极了,他吃得很快,快到Tony连一罐冰淇淋都没吃完。

“你说洗黑钱怎么洗啊?”Loki已经被这个问题困扰很久了。

“可以通过赌场、投资啊拍卖啊等等路子多了去了,非法的钱都是黑钱。”Tony继续挖着冰淇淋。

“哦哦。”

“你们小公司赚黑钱啊?”

“怎么可能?是别的……”Loki白他一眼。

“谁啊谁啊?告诉我!”

“决不透露消息?”

“绝对!”Tony三根手指并拢举起表发誓。

Loki不太介意这种事,透露出去也无非落了个空罢了,而且他也不嫌事大,“Rivendell银行。”

“What?!”Tony连冰淇淋都不吃了,“他们洗黑钱?”

“对啊。”

“艹……本少爷百分之十的资产都在里边。”

Loki耸了耸肩,“现在还不能全取出来,这么突然会暴露毛脚的。”

“坏了坏了坏了,他们真要倒台啦?”

“看这次年会能不能抓到咯。”

Tony倒是希望别被抓到,这种事情……手下几个老头他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道上他也接触过,基本也不会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后来出于心虚加一点正义没继续干下去,他到觉得这洗钱不是什么大事。

年会当天,公司最顶层被布置成了会场,全场装饰以白色为主,Thranduil喜欢白色,简洁与奢华皆可包容其中。

楼底红毯从正门铺到了电梯口,一辆辆豪车如流水线般一辆接一辆的停在门前又开走,三楼黑暗的办公室里有Thor及其他几个侦查人员。

Thor拿起对讲机,“目标人Elrond,代号Red Skull,现已出现在视野内。已下车,身边有六个保镖,目标身着酒红色上衣黑色西裤。现已进入大楼内,目标文件未看见。Fandral你继续盯,我去换服务员衣服。Sif你去他们车上找一下有没有瓷器的信息,唯一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Steve我们一块去。”






评论 ( 6 )
热度 ( 114 )
  1. 阿柒想要剪空气刘海叶子君桑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