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26

现在都按自己改完之后的写的,所以可能翻翻前面的就跟现在写的有点……翻转
——

膳厅里只有瑟兰迪尔一个人,这顿早餐本应热热闹闹的,可是现在却冷清的不像话。

莱戈拉斯和埃尔隆德都没有前来用膳,瑟兰迪尔知道他们俩正躲着他,至于为何躲避,他也知道。他没有失忆,那些荒唐的事他记得深刻乃至挥之不去,清晰的如同藤蔓般缠着他,他吃着一块块水果却索然无味,他因那甜蜜甚至作呕。

瑟兰迪尔打算去找埃尔隆德探望他是否安好,至于莱戈拉斯,他并不想看见。

他走过熟悉的长廊,却没有感到家的温馨,温馨究竟是什么滋味他大抵都忘却得一干二净了,那滋味只属于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候,和欧瑞费尔黏在一起的时候,或者还有独自一人和胎中的莱戈拉斯逗乐的时候……可是那鱼水之欢却把一切都搅得乱七八糟的。

“索伦……”瑟兰迪尔秉着怒气叹道,步伐依旧踏向埃尔隆德的房间。

他轻扣两下紧闭的门,“埃尔隆德,是我。”

“何事?”

“昨晚的事我都记得。”

“……进来吧。”

瑟兰迪尔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站在窗边的埃尔隆德,他穿着来时的衣裳,浑身整齐的并不像个被黑魔法缠身的人,不过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反倒叫瑟兰迪尔起疑心来,“疼吗?”

“没什么感觉,你要知道我有风戒。”埃尔隆德笑的也跟平常一样温和。

这个理由还说得过去,瑟兰迪尔想到,他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了。”

“我心甘情愿的,你不必谢。”

心甘情愿……这四个字还真让他无地自容,“埃尔隆德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或回报,这件事其实你也不用把自己搅进来,蹚这浑水你只会把自己也弄脏了。”瑟兰迪尔低着头,晨曦的阳光映在他脸上,苍白极了。

“怎么会这么说?你可知我选择重生全是因为你?”

“知道,你说过,我当然知道。”瑟兰迪尔望了一眼埃尔隆德未变的神情又把视线躲避回了地上,“但是我累了,我不想人前人后的装姿态,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你想说你不爱我,前几天都是出于愧疚装出来的。”

瑟兰迪尔不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我知道。”

“既然知道又为何要为我做那么多事让我为难?我不可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你的一切好意,这对你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瑟兰迪尔讲到后面有稍许激动,他缓了口气接着说,“埃尔隆德我仔细想过,我对你的感情仅限于感激,之前我强迫过自己去爱你,去和你上演那先你侬我侬的戏码,但是我始终都清楚那都是我自己演的,我演的自己都忍不了了,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

埃尔隆德仿佛将自己置身事外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只是脸上的笑淡了,“我明白,我早就清楚了。”

“骑士保护的是公主,不是背景中的国王。”

“我不是骑士,你也不身处背景中。你不用顾及我,我可以不爱你,这些事也不会放台面上说,你要是实在看不惯我,我回林谷也罢。”

“你把自己当什么?”瑟兰迪尔不想看他把自己给看轻了。

“我倒是要问问你把自己当什么!”埃尔隆德的笑脸彻底收了起来,“你瞧瞧你那毫无血色的面孔,还有那空荡荡的衣袍,密林之王怎能这般颓丧!这世界是待你不公……我也只是想给你慰藉怕你心死罢了,魔戒一毁索伦便将倒台,整个中土便可脱离阴影,你也可以。可我预见你就算脱了这身子上的污处你也依旧郁郁寡欢终日无言。你别把自己当做个垃圾。”

瑟兰迪尔很少见埃尔隆德用那么大嗓门对他说话,他抬起头,“我对这身子已经无所谓了,索伦我定是要再去会面的,我只求你别再做那些无谓的举动,我还没沦落到依赖别人过活,你也别来可怜我。”实际上在这斩钉截铁的回绝下他在心里对埃尔隆德说了无数个抱歉,埃尔隆德为他做的他全都无以为报。

“你明明满心委屈、憎恶、恐惧。”

“你不是我,别把你脑子里猜测的强加在我身上,我不想就这个问题再和你讨论第二遍。”瑟兰迪尔已然铁了脸。

“那我便送客了。”

瑟兰迪尔也不黏糊,异常果断的转身离开,一句话也没留下。

对不起……

瑟兰迪尔默念着。

现在说着对不起的,还有一个莱戈拉斯。

他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但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他总觉得等瑟兰迪尔找上他他就完蛋了,他忐忑不安了一个晚上,他会被赶出密林的吧?不过还有可能是因为尝了甜头兴奋的睡不着觉。昨天晚上瑟兰迪尔那样是因为被下了药,可这药又是谁下的呢?他第一个怀疑的是埃尔隆德,因为昨日席间唯一和瑟兰迪尔有过密切接触的就是他了,而且还独处了一段时间,不过又为什么要下药呢?难道是因为觊觎然后下药结果没得逞吗?莱戈拉斯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出偷偷暗恋的狗血大戏,结果由于画面太过惊悚他没敢再想下去,算了,还是想想怎么保住小命吧。昨天真的是难抵诱惑才做了那种事啊,伊露维塔在上求求您保佑我别被Ada杀头吧!想着莱戈拉斯便双手合十朝天际拜了一拜。

早朝,瑟兰迪尔没有半点好脸色的听着大臣的问候和汇报,底下的人也没觉得陛下有何不妥,因为他们陛下也从来都不怎么笑。他们得把过去密林里发生的事都给陛下通报一遍,不过事实上也都是内部的财产和几个职位的更替而已,这些年幽暗密林从未与外界有什么联系。

一个穿着盔甲的精灵从大殿走了过来,是护卫队的首领。

他跪于王座之下,“陛下,刚铎想问我们借五百弓箭手。”

“这么突然?”

“刚铎骑兵带着消息来到了密林。”

“我听这仗不是要打完了吗?”瑟兰迪尔用大拇指揉着太阳穴,他头疼的很。

“估摸着差不多了,刚铎骑兵在保护罩外说这是刚铎的殊死一战,周国援手已然伸完,已经问到我们这来了。”

“我相信爱隆大人一定有此善心助阵,我可没。”

“据他们所述,罗林与林谷皆已出兵。”

瑟兰迪尔只想最后到战场冲上火山一剑杀了索伦,他可不想废他密林的兵力,他不喜欢别人可怜也不会可怜别人,“众爱卿意思?”

“陛下,毕竟我们密林也是中土的一部分,外界对您长期有些闲言碎语,我觉得倒是可以借这次来建个好口碑。况且,战局已定,我们过去也无非把战时从五天五夜缩成三天三夜而已,讨好也不吃力。故,臣以为,该战。”

底下和声不少,说不的寥寥无几,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刚那句问的简直是多嘴。

“那便调出五百弓箭手,我也一并前去见这史诗。”

“陛下英明,御驾亲征可千万小心。”

“那是自然,你们都退下吧。”

“是。”

瑟兰迪尔宣令即刻出发,埃尔隆德和莱戈拉斯当然也在满宫殿的热议下得知了此事,莱戈拉斯想一起去,但是还在纠结中,埃尔隆德倒是直接去了瑟兰迪尔房间。

“直接走了?那么赶?”

“是啊。”瑟兰迪尔没什么心思理他,他已经在想应该怎么取下索伦首级比较解恨了。

“我也一道去,那有林谷的兵。”

“随便你。”

埃尔隆德在反思刚刚自己说话是不是哪里太重惹得瑟兰迪尔发那么大脾气。

“你去准备吧,盔甲加里安已经吩咐人去拿了,半个时辰后走。”

“好。还有,如果刚有什么话说重了,那也是气话。”

“我没放在心上。”瑟兰迪尔随口便扯谎。

莱戈拉斯终于纠结完了,他以赴死的心态一路快走到了瑟兰迪尔寝殿,“呃……Ada?”他的心脏要跳到喉咙口了。

莱戈拉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能一同前去刚铎作战吗?”

“不行。”

瑟兰迪尔正在装备盔甲,莱戈拉斯在一旁自行穿好了猎装请缨。

莱戈拉斯被回绝在了这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他又害怕又不甘,就像一只在狮群中要挑战狮王的成年狮子一样,“我可以帮您。”

“不需要。”瑟兰迪尔想到昨天晚上这小崽子也是对自己这么说的。

瑟兰迪尔甚至都没有正眼瞧过他就离开了。

莱戈拉斯在泄气之余又想到一点,瑟兰迪尔居然没有要杀他!看来小命保住了。

而且关于上战场这件事,我们这位自由的小王子已经决定好办成普通士兵混进去了。

评论 ( 18 )
热度 ( 22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