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28

安安静静聊聊天
还有一个苦哈哈的领主
我对不起你啊埃隆隆
——

莱戈拉斯明白见好就收这个道理,所以看着瑟兰迪尔越发愠怒的神情也没继续死皮赖脸求留下,他叫Ada要好好休息便离开了瑟兰迪尔的营帐,走时还春光满面的说了一句“我继续去面壁思过啦”,瑟兰迪尔觉得这倒霉儿子真是中邪了,极其欠收拾。

莱戈拉斯在一众士兵里格外欢腾,他无意间瞥见了依旧伫于河边的埃尔隆德,他并不知道这位诺多是一直都未离开还是又重新回到了河岸边,可他纹丝不动的样子却实则让人心里打一搁楞,那幽暗抑郁的身影还以为是僵立的死尸还是什么妖魔鬼怪的。

“领主大人一个人想什么?”莱戈拉斯走上前去套近乎,他想套套埃尔隆德的老底。

埃尔隆德闻声慢慢回过头,看见莱戈拉斯后实是惊喜,他以为这小家伙不会和他说话来着,“在想过去。”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又是他插不上嘴的话题。

埃尔隆德想着瑟兰迪尔还会发自内心欢笑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瑟兰迪尔的表情便开始冷冷淡淡的。

大概在一千多年前的春季,那天是绿林王子的成人典礼,阳光普照百花齐放百灵鸟也高歌四起,绿林的小王子穿着洁白的盛装,表情是一丝不苟的严肃,但如果你再仔细看看,你会发现他眼中的兴奋与喜悦,嘴角也因为憋住上扬的幅度有一丝诡异的抽搐,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美,略带稚气的美丽让他像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像位从天而降的小天使,他吸引了在座所有精灵的目光,当然也吸引了埃尔隆德,单纯的欣赏,像在欣赏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欧瑞费尔慈爱的望着小王子走到自己的面前,他将银质的树叶状额冠扣在小王子的头上,他说:“此刻,你便有能力踏出这方天地寻找你所向往的一切,你也有义务去担负起保护绿林的责任,此刻,恭喜,我的绿叶,你成年了。”小王子已经憋不住了,他的笑容绽放在了所有来客的面前,那是一个孩子不受半点污染的笑容,埃尔隆德沉浸在了他的笑容中。在典礼过后,欧瑞费尔向埃尔隆德引荐自己心爱的小王子,他的小王子笑得像个小太阳,就如同现在的莱戈拉斯一样。

“埃尔隆德大人,你好,我叫瑟兰迪尔。”

一个活泼的少年人。

然而,少年人的天,在某一刻起便布满了乌云。

从那之后,他做的一切好像都是为了瑟兰迪尔,他的世界里只有瑟兰迪尔,但瑟兰迪尔的世界却像个泥潭,所有的脏污都淹没其中,他自己早已沉入进潭底。埃尔隆德想跳进去把他拉出来,可根本找不到他,他故意把自己藏进来,不让自己被找到,他不想自己被任何人发现,他自卑又自艾,铁质的心牢大门森然紧闭,他蜷缩在牢内,独自心痛,独自流泪。

时间凝固,两位精灵都缄默着哑口不言。

莱戈拉斯突然开口,“以前的Ada是怎么样的?”

“就和你一样。”

“那我又是怎么样的?”

“像个太阳一样散发光芒照耀人心。”说完埃尔隆德又微笑着看向莱戈拉斯,“不过没你那么……”埃尔隆德正在寻找一个词来形容,“兴奋。”

“哦。”我很兴奋吗?

眼前这位是瑟兰迪尔的孩子,可也是他的孩子啊,“你很出色,我说真的。你恨吗?小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莱戈拉斯因为这个严肃的问题僵咳了一声,随即又正起身子,“有的,而且就在几天前才知道恨他,小时候为此难受了很久,”他平复心绪,“但正如你们这些长者所言,一切都过去了。我可能成长过程中像个孤儿,但是我身边还有加里安和陶瑞尔,实际上我不是一个人长大的。母亲早逝,那没办法,父亲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离开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可现在他想要挽回,他说他爱我,我也的确相信他是爱我的,况且我发现我也不是那么讨厌他,所以,从前,就让它过去吧,为这种事情犯愁太蠢了不是吗?”

小家伙的心结居然自己解开了,埃尔隆德感叹道,“了不起啊,孩子。”

“谢谢您的夸奖。”莱戈拉斯笑起来,笑得无忧无虑。刚刚说的一番话中只有一句不是他的心里话,他岂止是不讨厌瑟兰迪尔?他明明是非常喜欢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在犹豫,他想要挑明一切,那些关系说出来估计莱戈拉斯也笑不出来,但是这好像就在往瑟兰迪尔背后捅刀子,埃尔隆德做不出来。

“你的父亲应该叫你去睡觉了。”

“领主大人厉害,Ada的确是那么说的。”

“那你还不照做?”

“马上就睡,可我还想再问一个问题。”

“你问。”

“你喜欢我Ada吗?”

埃尔隆德为自己捏把汗,他第一次在一个晚辈面前被问的哑口无言,他酝酿了一会儿,选择坦诚,“诚然是喜欢的,不过我想那是爱,不带半点杂念的爱,你不用顾及,我只会远远观望他。”

果然在情敌名单上,莱戈拉斯想到。

“那我Ada喜欢你吗?”

“当然不了。”埃尔隆德自嘲般的笑笑,在莱戈拉斯面前他也不讲究面子。

都知道Ada不喜欢了还那么关心,这么痴情的人那可得是头号情敌啊!莱戈拉斯想到。

“哦……那您为什么不放手呢?”

“放了的话,我手里就空了。”

这痴情的,天呐服了。莱戈拉斯想到。

“你何以见得我喜欢你父亲的?”埃尔隆德问。

“就平常那些举动……猜的。”莱戈拉斯支支吾吾。

“我猜你也喜欢你Ada?”

“不,我不喜欢。”莱戈拉斯坚决否认。

“他是你的生父,他把你当成最重要的人,他把你当儿子,这些你得清楚。”埃尔隆德完全为了瑟兰迪尔着想,若是莱戈拉斯的心思摊在瑟兰迪尔面前,瑟兰迪尔该如何面对?

“我当然明白,所以我自然不喜欢他。”莱戈拉斯没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伦理纲常,心里开始不自在起来。

“但愿。”

莱戈拉斯又和埃尔隆德胡诌了几句便说回去睡觉,他扪心自问,除了在瑟兰迪尔面前他何时暴露过他喜欢瑟兰迪尔了?

这个头号情敌啊,不简单。

——
我下一章可以强行莱瑟肉嘛?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