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30

这章没啥,emmm我想睡觉就没继续写,抱歉🌚
下一章算着应该……会说点事,算是打个圆场🙊

——

清晨叫醒瑟兰迪尔的并不是浑身的酸痛或是莱戈拉斯的抚摸而是脸上湿漉漉的摩挲感,他撑开疲惫的眼皮努力唤醒自己的大脑,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意料之外的鹿脸。瑟兰迪尔立马清醒过来,他挣开莱戈拉斯的环绕猛地坐起身,又因为身体浓浓的不适感皱起脸,抬头便望见了他的白马还有熟悉的大角鹿和小鹿。

“你们……”他发现自己喉咙干燥疼痛的很把于是把句子咽下咳了咳,“你们怎么来了?”声音沙哑的很,莱戈拉斯也醒了,他觉得瑟兰迪尔现在的声音性感的很。

莱戈拉斯微笑着看了会儿没好脸的瑟兰迪尔又翻过身子看见了大角鹿,“你们怎么来了啊?”他倒是十分有活力。

大角鹿衔来一叶果子,瑟兰迪尔干咳两声后说,“它同白马一道闻见了我们的气味。”

“你们还记得我们啊?”莱戈拉斯摸了摸小鹿毛茸茸的脑袋。

一对角鹿父子双双点点头。

“还挺有良心。”莱戈拉斯玩笑道。

瑟兰迪尔低着头说:“你们都先出去。”

三只动物留有疑问逗留会儿也就离开了,莱戈拉斯却盯着一块红一块紫的Ada盯出了神,要知道瑟兰迪尔的头发上还有凝固的浊液。

“你也出去。”

“为什么啊?您做什么啊?”莱戈拉斯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天真脸问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看着这张脸更加愤恨,要想想这看上去纯纯的乖孩子昨晚上把他折腾成什么样!他现在想起莱戈拉斯把他压在怀里使劲顶,顶的他叫到失神的画面就有想杀人的心。

瑟兰迪尔克制住自己的愠怒,他平静的说道:“穿衣。”啊,是的,莱戈拉斯还好歹穿了个裤子,他身上掀开那件披风就是光溜溜的,他甚至还能感受到洞穴里留了一晚上的液体此刻正在不断的挤压而出,脸颊上也因为注意力的转移而无法控制的浮出了些许红润。

莱戈拉斯怕瑟兰迪尔会生气于是乖乖听话精神气爽的走出了山洞拥抱舒爽的曦光,他知道现在的瑟兰迪尔应该在想要打他的边缘怒着火。

来看看洞穴里,瑟兰迪尔正红着脸跪在地上清理腿间的淫秽,他吞咽住自己的难耐和愤怒,告诉自己要忍。

莱戈拉斯在外面和三只可爱们逗乐了好一会儿,他等急了问道:“Ada你好了嘛?”

“好了,去替我打点水。”

“哦好,您好好休息吧。”莱戈拉斯需要百依百顺来哄好他的Ada.

瑟兰迪尔似乎没有以前一夜欢愉过后情绪波动的那么大,虽然他现在还是一肚子的火,但确实比以前要好点,可能因为习惯了?他面对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摇了摇头,不可行,他得振作点,似乎埃尔隆德说的挺对,浑浑噩噩的生活不应该是他的,他的肩上有许多责任,他已然活了千年,为何要愚笨的去中敌人下的套呢?至于莱戈拉斯,他便也就不胡思乱想了,这个意外,他选择包容,要他去正眼瞧瞧这份感情是不可能的,可是纸包不住火。

“Ada我回来啦!”半裸的莱戈拉斯披散着头发拿着水壶后头还跟着三只坐骑的情状俨然让他像个丛林野人。

“把衣服穿上。”

“怎么,Ada你害羞啊?”莱戈拉斯承认自己嘴太快了,“对不起我错了我闭嘴。”

瑟兰迪尔刚想“教育教育”他就立马被这连环炮堵上了嘴,不过他真的很想骂人,他的额头快要暴起青筋,“你个……欠揍的小兔崽子……”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莱戈拉斯似乎从来没有认真认错过。

瑟兰迪尔不知道说些什么便白了个眼。

莱戈拉斯又立马讨好的蹲到瑟兰迪尔身边,“来Ada,请用水。”现在这语气要是让阿拉贡他们听见得当场吐出来。

瑟兰迪尔没好气的接下,尽管他渴极了也没失去优雅,他端庄的扬起头喝下一汪洁净的泉水,莱戈拉斯就在一边静静望着,心脏砰砰的跳。

莱戈拉斯想说句情话,随便什么都好,但是那样的话瑟兰迪尔也只会难堪,他多希望瑟兰迪尔不拿他当做儿子啊,一天也好,一小时都行,就把他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能让他公平的去追求瑟兰迪尔,能让瑟兰迪尔公平的去审视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自己的真心实意当无理取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隔了座大山。

“白马你和小鹿留在此地,大角鹿你可否愿意载我们一程?”瑟兰迪尔非常轻易就回到了正经事上。

三只非常乖巧的点点头,瑟兰迪尔心想为什么第四只就没有这三只这么乖巧呢?

莱戈拉斯打了个喷嚏,他抽抽鼻子,“这就走啊?去刚铎?”

“去魔多。”

莱戈拉斯向往去魔多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好!放心吧Ada我会保护你的!”

瑟兰迪尔讥讽,“保护?呵,你别去添乱就好。”他的怒气在一点点的上升。

莱戈拉斯假装不在意,“我真的有那个能力,相信我。”

瑟兰迪尔没看他,“嗯。”

随后他们便又踏上了行程,今日的气候与昨天差不多,散漫的乌云有一朵没一朵的随意飘散着,阳光从薄薄的云中落下,有些凉爽。瑟兰迪尔坐在后头把握着缰绳,莱戈拉斯正靠在他的怀里,其实莱戈拉斯本来不愿意的,但他知道瑟兰迪尔肯定不同意把自己靠他怀里所以他也没什么怨言,起码这还算亲密接触对吧。

“瑟兰!”

瑟兰迪尔停下大角鹿转了个向。

这个头号情敌怎么来了?莱戈拉斯腹诽道,还有,这声瑟兰未免叫的太亲热了吧。

埃尔隆德表示刚那声瑟兰纯属下意识。

瑟兰迪尔问:“埃尔隆德?你不该去刚铎了吗?”

“你啊,这叫莽撞,怎么还是自己一人就跑走了?我当然得来找你。”

“我是当机立断把握时间。”

“人没事就好,现在是去刚铎?”

“魔多。”

“去魔多作甚?”

“毁魔戒杀索伦。”

埃尔隆德无奈极了,可又自知拗不过瑟兰迪尔只好说,“一起吧。”

瑟兰迪尔点点头就继续往前走了。

于是乎,莱戈拉斯想象中的亲密接触泡汤了,现在多了个埃尔隆德还有一只护卫队,他难受极了。

Ada啊绿叶苦啊。

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或者你喜欢我只是你不承认,但是怎么办啊,你不可能答应和我在一起啊,可是我好喜欢你啊,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瑟兰迪尔,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喜欢是可以不讲道理的。

然后,我们就能在一起啦。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