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31

满满私设🙊🙊🙊

——

刚铎城墙上已是一排乌洋洋的勇士作阵,他们个个精神抖擞神情凝重,挺直的腰板完全看不出他们已经守城守了一宿,他们面对着满天乌云与震慑人心的丑陋邪物却不漏出半分恐惧,他们满怀希望与勇气,他们代表着正义与光明,就如同第一纪元时的愤怒之战一样,虽然代价惨重,但他们将会收获胜利与光芒。纵而天降大雨,冰冷的雨水也浇不灭他们心中的火焰,万众一心,只待黎明破晓战号吹响。

密林的黑暗精灵从刚铎城的后方登入,这像是一剂强心剂,胜算已然握手。

金色的盔甲在灰暗中闪耀,次生子的一身泥泞更加凸显了首生子的不可亵渎,他们干净整洁的不像个战士,但他们坚强的心智却时刻准备去赴死。

瑟兰迪尔那共有九人,六位近身护卫还有领主、王子和国王。

他们披着半兽人身上充斥着恶臭的斗篷,那上面沾有血液和烂泥。洁癖如精灵,这九位精灵要吐了。

他们依靠伪装平安的穿过安格班,在魔多境外躲在巨大的岩石后望着死寂而又沸腾的末日火山,巴拉督尔上伫立的漆黑巨塔便是索伦的藏身之处。

莱戈拉斯忽然说:“我们总不能这样坚持到索伦面前吧?”

瑟兰迪尔回答,“我们需要找到弗罗多,等他把魔戒销毁后才能杀死索伦。”

埃尔隆德也说,“魔戒不毁我们近了索伦的身也杀不了他,可我们根本不知道弗罗多的下落。”

“不,我们知道。”莱戈拉斯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沼泽中的一个脚印,仿佛发现了宝藏,“脚印很浅却很大,是霍比特人留下的,他们现在应该在那堡垒里了。”

“那便去找他们,现在的半兽人都集中到了大战上,堡内应是缺守的,索伦还未得到魔戒,得到魔戒他早该跑出来兴风作浪了,我们有机会。”瑟兰迪尔笃定的说。

这九人如同黑影般穿梭到了堡垒底下,十分顺利,顺利的有些出乎意料。

他们遇见了一个霍比特人,山姆。山姆欣喜的认出了莱戈拉斯,他苍白的嘴唇直打哆嗦,“莱戈拉斯!弗罗多老爷被半兽人抓走了!”

莱戈拉斯走上前去扶住山姆的肩膀,“什么?!”

“都是我不好……”

埃尔隆德问:“魔戒呢?”

“在,在我身上。”山姆说着就将魔戒从口袋里掏出来交给了看起来挺可靠的精灵先生。

埃尔隆德接过魔戒端详,有些过分的入神。

瑟兰迪尔在一边提醒,“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猛然回过神来,这魔戒的诱惑太大了,“对不起,还是把它交给淳朴的霍比特人吧,精灵敌不过这诱惑。”

山姆又拿了回来,“请问能先去救弗罗多老爷吗?”

莱戈拉斯马上说:“当然可以,Ada我们快走。”

堡垒内肮脏又杂乱,无序的石块堆砌成台阶,他们悄然无声登上幽暗的黑塔,留守的半兽人们正在饮酒作乐,精灵们交换个眼神便一跃而起,剑起刀落,半兽人还未反击便被精灵刀刃斩杀在地,他们继续朝上前行,在俘虏处发现了被蛛网缠的无法动弹的弗罗多。

“弗罗多老爷!”山姆惊喜的叫道。

接着他们便穿上兽人盔甲装作一支部队向黑塔的方向前行,他们在穿行葛哥洛斯平原时出了岔子,非常大的岔子。

巨龙从高台飞起,索伦在弥漫黑雾中现形,精灵无处可避,索伦挂起那张邪恶的笑脸,“你们以为杀我有多容易?噢瑟兰迪尔,我可一直都能看见你,你过得还算愉快?”那个笑容讽刺至极。

弗罗多躲在高大的精灵身后不安的藏起魔戒。

瑟兰迪尔并不理会那其间深意,他冷冷说:“我们该了结了。”

“自然,至于其他人……先关起来,等了结后一并杀了如何?”

“我的命在你手上,放掉其他人。”

“Ada!”

“瑟兰…”

莱戈拉斯与埃尔隆德一齐发声,他们都不容许让瑟兰迪尔陷入困境。

“这是我和他的事,与你们无关。”瑟兰迪尔冷冰冰的说道,他意已决。

索伦好笑的望着他们三人,“可这不由你说了算。”

索伦在瞬间拉进距离掐上瑟兰迪尔的脖子将他举起,瑟兰迪尔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索伦的房内被撞在了墙上,他涨红脸不吭声,用那双充满锋芒的眼睛瞪着索伦,索伦一笑,便放开了他。

瑟兰迪尔坐在地上喘着气,十分狼狈,“其他人呢?”

“被我送牢里了,看啊,你们是多么弱小。”

瑟兰迪尔疑惑起来,难道索伦没有发现魔戒的存在吗?他现在不提魔戒的好,他站起来,“那好,来,和我决一死战。”

“小宠物,你这可就不自量力了,你该知道我弄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狂妄自大。”

瑟兰迪尔拿起双刀便向索伦挥去,而他只是缩成了一道黑影便让瑟兰迪尔扑了个空,索伦现身在了瑟兰迪尔背后,瑟兰迪尔敏锐转身但索伦又消失不见了。

一试过后自知敌不过,瑟兰迪尔便说,“你杀了我吧。”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索伦在他的面前出现,笑得邪恶,如同厉鬼,“我更想看你被折磨成兽人。”

瑟兰迪尔拿起剑就要刺向自己,索伦却用绝对的力量捏住了他的手腕,断裂的声音犹如霹雳传入瑟兰迪尔耳中,痛到失力。

“谁替你移开了种子?”索伦惊讶道,“多事!”索伦本想着按时间推算这几日那在瑟兰迪尔心间的种子即可长成,密林地下的神树便可枯萎,地上的植物都会跟着一齐枯萎,阿尔达将一派死相,届时地底的冤魂都可冲破枷锁出来作乱,他可以拥有一批更高效的军马替他踏遍整个一亚,但现在好像还不行。

“什么种子?”瑟兰迪尔疑惑道。

“那关乎你的小密林,小宠物。”

“你要密林作甚?因为我?”

“整个地底的心脏都在你密林地底处!我怎么不想要?”

瑟兰迪尔虽然知道那心脏指的是神树可他不知道索伦提这个干嘛。

“当年我就附上了欧瑞费尔的身想要把这心脏挖出来为我所用,可谁又知道那力量在你这他儿子身上呢?”

瑟兰迪尔皱起眉头,那代表反感,他不喜欢别人提起欧瑞费尔。

“噢对了……那个晚上强迫了你的那位是我,我想这许是你的梦魇?我记得欧瑞费尔挺伤心来着,你很有必要了解一下,以免你们父子会有什么误会……哈……”索伦是故意那么说的,那个宛如血盆大口的嘴巴咧到了脸边仿佛一把弯刀,它不留一丝缝隙的扎在了瑟兰迪尔的胸口。

“那他……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瑟兰迪尔的大脑混乱至极。

“一个精灵王可以随随便便被黑暗魔君附上身?换作是你你会说吗?”他绕着半趴在地上的瑟兰迪尔缓缓转圈,“不会对吗?就像你不会亲口对你的宝贝儿子说你身上的事情一样……”索伦的眼睛变成了可怕的猩红。

“这就是你这样对我的原因?把我变成这幅模样是为了更强的力量?”瑟兰迪尔的手愤怒的抓着衣襟。

索伦点点头赐予了他一个吻,“还有点儿特别的,我的小宠物。”那笑容又变得温柔起来,只是那诡异的温柔依旧是恐怖的。

瑟兰迪尔笑了,冷笑,“别说你还喜欢我。”

“喜欢?算是吧,不过我觉得更可以称之为迷恋,你就像毒药一样,如那罂粟花。”索伦抚上瑟兰迪尔僵硬的脸庞,那表情可以称得上是深情,“你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我不知道别人知不知道,但我相信和你作过乐的人应该都有相似的体会,那股幽幽的毒素会缠上心头让人上瘾,你知道吗?”

瑟兰迪尔冷眼勾勾嘴角,“所以这不男不女只是你的恶趣味?”

“并不,这种子是雌种,本该种在女人身体里的,可谁叫你偏偏是个男人呢,说实话这变化我也始料未及,不过也还不错。”

“恶心。”瑟兰迪尔现在知道了自己只是个工具只是块垫脚石,他被人践踏全是因为眼前这家伙,他恨他怒,可他能做什么?他似乎只能祈求在牢里的那几位能逃出去把魔戒销毁然后索伦便可以赴死了。

一个半兽人闯进了房里,“魔君大人,那些人类到黑门外要攻进来了。”

闻言索伦吼道,“败了?!”他怒火极了。

索伦低下头用冒火的眼睛瞪着瑟兰迪尔,“再种一颗也不足为过吧。”他撕开瑟兰迪尔的衣服,指甲仿佛都要扣进胸膛,瑟兰迪尔仰头忍着痛苦,现在就像被一只毒蛇咬着不放慢慢摄入毒素,闭上眼脑内浮现的也是索伦红色的地狱眼眸,索伦手间的黑色全都涌入瑟兰迪尔的体内,索伦亟不可待的要加快种子的成长,可瑟兰迪尔这还未恢复虚弱的身子哪受得住这黑暗?精灵本就向光明而生,面对黑暗只会蹉跎至死,索伦眼见瑟兰迪尔快要昏厥立马受了手,这唯一的寄主可不能死。

索伦把瑟兰迪尔扔给了前来通报的半兽人,“关进牢里给我看好了,我去把碍事的人类给杀了。”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