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32

打斗写的很烂。。。戒灵我再琢磨琢磨以后改改
我好像要结局了,再写一章就能结局了的样子。。。感觉中间好像仓促了些,最后结尾感情收的有些强人所难,应该让叶瑟埃三只再在地宫里待几天的…
之前许诺过的肉都另外写番外

——

瑟兰迪尔忽然觉得那长达几百年的对欧瑞费尔的憎恨仿佛个笑话,他先前在得知欧瑞费尔去世时感到的是后悔,现在他觉得可笑又无奈,瑟兰迪尔啊,你不就是个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一枚棋子一个傻子吗?

他已经放下的一些东西又重新被揭开,新伤旧疤都像毒针一样刺进瑟兰迪尔伤痕累累的心脏,黑暗的种子在以可怕的速度生长,它那迫不及待的模样仿佛要冲破瑟兰迪尔的皮肉去呼吸这个即将被它所毁的世界。

可瑟兰迪尔没有挣扎,他在牢狱的一角,铁质的栅栏将他与外界隔离,其实即使此处空无一物,他也已经被隔离了起来,他内心的黑暗如同一张无形的铁网将他围在一个叫做绝望的地方,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他的心脏也是黑色的,他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生气。那颗种子像一条毒蛇,它没有半分怜悯的用獠牙扎入瑟兰迪尔的身体,然而在放完毒素后它又不甘示弱的开始吸噬那人的血液精气,又似一条巨蟒,用它粗长的身子缠绕住瑟兰迪尔勒至死亡。这颗种子渴望长大,渴望破土,渴望毁灭。

“Ada!快点走!”

“瑟兰,可以出来了。”

眼见索伦掐上瑟兰迪尔的脖子,埃尔隆德和莱戈拉斯立刻便冲出去势要拼个你死我活,可眨眼间他们二人便被关到了铁栏后面,两个半兽人正在狭窄牢房的木桌上喝酒,“哟,倒霉的精灵啊,我告诉你们,你们都得死!”

莱戈拉斯悄悄对埃尔隆德说,“我用箭解决他们两个,您去开锁。”

俩精灵互相对视一眼便开始动作,一秒过后箭在弦上,半兽人因为酒精还未反应,两发利箭不偏不倚穿过铁柱缝隙正中半兽人额头。

“解决,这里真是用来关人的吗?”

对比起莱戈拉斯的轻松,埃尔隆德严肃的面容显得格外凝重,“我想……是的。”

“门栏上被施了巫术,是索伦的魔法。”

“那我们出不去了?Ada他有危险我们得去救他。”莱戈拉斯变得急躁起来。

“我明白,我需要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把你的手搭我肩上,那样快点。”

莱戈拉斯没有疑惑的照做了,指尖一触及到埃尔隆德的衣服他便觉得自己的力气都在被吸走,但是他还能撑住。

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已经有七个蚊子来骚扰莱戈拉斯后门锁便解了开来,他立马从发呆状态回过神来,“走!去找Ada!”

“小心点,别惊扰敌人。”

“知道。”莱戈拉斯撇撇嘴。

然后他们就在楼上的牢狱里发现了瑟兰迪尔。

“Ada?快起来啊?”莱戈拉斯走到瑟兰迪尔身边,他们中间只隔了五条铁柱。

莱戈拉斯刚想伸手去碰瑟兰迪尔就被埃尔隆德给叫住,“别碰!不对劲。”

瑟兰迪尔被关在了绝望里,那里是一片虚无的,当然也称不上一无所有,那里有一望无垠的黑色,瑟兰迪尔感到自身的轻盈与失重,又感受不到任何。

埃尔隆德先是照旧用自身法力打开了门锁,他靠近失去光芒的瑟兰迪尔,将维雅摘下套上瑟兰迪尔的食指,埃尔隆德的表情瞬间难堪起来,“你一直……这么痛吗?”种子无法销毁只能转移,这颗种子原先在埃尔隆德体内一直无事,然而失去维雅照护后的种子便开始发挥起它原来的功效,它开始在埃尔隆德体内生长起来,但却缓慢,这种疼痛埃尔隆德还能忍受,就像瑟兰迪尔一样去忍受。

瑟兰迪尔从黑暗中被拉回,他望着陌生的地方还有熟悉的两张面孔逐渐恢复了微弱的光芒,埃尔隆德缓声说:“感觉如何?”

“死而复生。”瑟兰迪尔低着头,眼眸是灰色的。

莱戈拉斯站在一旁观望着一切猛然发现自己有多弱小,如果这次只有他和瑟兰迪尔来了魔多的话他此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瑟兰迪尔被阴影笼罩,看着瑟兰迪尔死去,不对,他连那个监狱都出不去,他连瑟兰迪尔的死亡也不会知道。

莱戈拉斯走上前去握住瑟兰迪尔的手,满怀愧疚的轻轻道出一声“对不起”。

瑟兰迪尔抬头,眼眸恢复成了湖蓝,“怎么了?”

“我没有能力保护你。”莱戈拉斯格外沉重。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还妄想保护我?”瑟兰迪尔玩笑起来。

“对不起……”

瑟兰迪尔拍拍他的肩膀,“那是索伦,不是你该面对的。”

埃尔隆德也说,“你本该跟着护戒队直接去刚铎,现在是我们把你拉下浑水。”

“是我牵累的,索伦的目标一直是我,他在我身上种了一颗种子,长成后……中土也就湮灭了。”

“现在去找弗罗多吧,销毁魔戒才是正事。”埃尔隆德说。

莱戈拉斯扶着瑟兰迪尔站起,“能走吗?”

“我还没有弱不禁风。”

“哦。”

埃尔隆德走上前去扶住了另一只手臂。

瑟兰迪尔感觉莫名其妙的,“你们两个都放开,正常点走路。你都把维雅给我戴上了我还有什么事?”

二人无言反驳,放开了他。

他们在第二层找到了弗罗多和山姆还有六个护卫,这次是瑟兰迪尔开的锁。

“去火山暗门,索伦和半兽人大军都被吸引到黑门了。”

几人立马开始行动,可他们却遗忘了任在黑塔的戒灵,灰尘与死寂在此弥漫的葛哥洛斯平原上空传来了巨龙与戒灵的嘶吼声,他们仿佛发现了魔戒的存在。六位戒灵带着恐惧的气息降临在他们面前,巨龙又转而向黑门方向飞去。

“不应该有九个吗?怎么只有六个戒灵了?”莱戈拉斯问。

“不知,但巫王已经不在了。”埃尔隆德说。

瑟兰迪尔轻声道:“莱戈拉斯和埃尔隆德护送弗罗多和山姆上末日火山,密林的士兵随我应敌。”

“Ada我要和你在一起!”

“瑟兰迪尔你不要逞强胡来!”

护卫说:“誓死跟随陛下。”

弗罗多说:“一起。”山姆也点头。

瑟兰迪尔无奈的叹气,“你们二位退后。”

瑟兰迪尔第一个抽出两把长刃冲了上去,莱戈拉斯抬手抽出双刃紧随其后,埃尔隆德忍着胸口疼痛握紧手中的长刀也陷身作战,随着六名护卫加入场面立即混乱起来。

一时间只有刀剑摩擦的刺耳利声,刀光剑影间双方僵持不下。

莱戈拉斯接着一块半身高的石头跳到半空将短刀刺进一个戒灵的心脏处,第一声轰然倒地的巨响令所有人侧目,当他略带骄傲的望着瑟兰迪尔时瑟兰迪尔也解决了眼前的一位,“还不错。”

莱戈拉斯说:“比你所谓的三脚猫功夫好点吧?”

“那是玩笑话。”说着瑟兰迪尔便去帮起埃尔隆德来,三人如火如荼僵持不下,莱戈拉斯在远处看准时机一箭命中,“第二个。”

三名护卫也联手斩杀了一个,然而在快要胜利之时却有一位士兵倒下了,戒灵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腹部,他的肠子都被拉了出来,一地鲜血淋漓。

“瑞恩!”瑟兰迪尔叫到,这些都是他的近身护卫,每一位的名字他都知道。

从小便跟在身边的六位西尔凡护卫,现在有一个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他无法再去捍卫,可他是光荣的,荣誉,是死者的纹盾。

瑟兰迪尔同其他侍卫合力将六把剑刺进了那个杀死瑞恩的戒灵的身体里,然而这并不解恨,瑟兰迪尔疯了似的去斩杀,他不允许身边的任何人离他远去。

其他人都跟着他护着他,瑟兰迪尔那没有节奏的行刀很容易伤到自己。

万幸,没有更多人受伤,戒灵全都消散在了低沉的空气里。

弗罗多将自己的斗篷脱下盖在死者的身上。

众人在尸体前默声行礼。

埃尔隆德说:“生死相依,在所难免,继续去末日火山吧。”

瑟兰迪尔点头。

生死相依,在所难免。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