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all瑟】桃色迷恋33

前面有两段用的原文和台词

emmm希望你们读到后面不会犯尴尬症😫

——

一阵阵的冷风从黑门吹往西力斯葛哥,不断把众人身上的体温夺走。

从火山顶上铺开的黑云盖住了整座天际,大地上没有一片绿色,红黑二色将此处映照成地狱,所及满是苍凉。

“弗罗多老爷,你还记得夏尔吗?春天马上就要来了,果园里会盛开花朵。鸟儿会在榛树丛里筑巢,他们会在低地播种夏麦……吃着今年的第一颗草莓,会沾上奶油。你还记得草莓的味道吗?”

“不记得了,我已经记不得草莓的味道了,我们没法回到夏尔了,我现在……只感觉到邪恶。”

埃尔隆德见状说:“魔戒的力量已然要强烈过弗罗多的意志,我们要快些。”他在山脚望着半山腰的暗门,脸色也不是很好。

两位霍比特人快要虚脱,饥渴交加的身体以及侵入他们肺腑的灰烬使他们连行走都异常的艰难,强大的精灵也只是站立着,莱戈拉斯向跌倒在地的两位霍比特人伸出援手,“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要到了。”

然而在他们身后埃尔隆德却摔倒在了地上,众人望见此景不免诧异,瑟兰迪尔赶忙扶起他,“你怎么了?”

“刚刚法力消耗太多,现在身体欠佳罢了,没事。”

那发白的嘴唇可骗不过瑟兰迪尔,“你有事瞒我。”

埃尔隆德无辜的摇摇头,“你啊,想太多。”

“别骗我。”

埃尔隆德笑笑,“没有啊,刚刚两个锁开的实在是费法力,之后还跟着你打架现在又要爬山,我能不累吗?”

“没有事瞒我?”瑟兰迪尔语气不算刻薄的质问他。

“真的没有事瞒你。”

瑟兰迪尔叹气,他不知道埃尔隆德怎么了,他知道他虚弱的很,难道他这样又是因为自己吗?

他不再追问,只是自责,埃尔隆德为他做的,够多了。

埃尔隆德回以一个笑容让瑟兰迪尔不必担心,继续一个人向前走去,他尽力挺直身板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疲惫,可那颗种子在体内的成长也是不容忽视的,埃尔隆德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他的心脏像是要被那颗贪婪的种子撑开一样疼痛,他会死吗?他在怀疑,可他不后悔,为了瑟兰迪尔他可以死,他最受不了的,是瑟兰迪尔死在他面前。

时间像静止一般的漫长,但他们也确实行进了一夜不曾停歇,那支撑他们坚持的原因便是远处同样不曾停歇的战火。

火山的热浪铺天盖地的向他们袭来,污浊的空气使他们窒息,他们绝望的行进着,他们像在沙漠中垂死挣扎的人,近在咫尺的暗门却好似远在天边。

不知昼夜。

当他们到达暗门之时尽数倒地,山姆张开破皮的嘴唇断断续续的说:“弗罗多老爷,我,我们,到了。”

弗罗多睁开眼睛,火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让他生出惧怕,瑟兰迪尔说:“快把魔戒扔进熔浆里。”

弗罗多握住魔戒怔怔向崖边的走着,他好似看不清眼前的路,每一步都踩得不稳,但实际上是魔戒在诱惑他,那些蛇蝎之语句句道入弗罗多的心里,而他内心的防线也被击垮,“不!魔戒是我的!它是我的……宝贝。”

弗罗多说着就瞪圆那充斥着邪恶的眼睛将魔戒戴在了手上,众人喊:“不!”而弗罗多就此消失。

这时在场的人都望见了出现在心间的邪眼,那双血红的眼睛穿过了一切看到了这里,远处战场上传来他冲破天际的怒吼声,糟了,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驼背弓腰的精灵们强撑起自己,梦魇一般的邪物就将出现在自己眼前。索伦驾驭着邪兽如同一股满是怒意的飓风向暗门飞来,“魔戒!谁偷了我的魔戒!”他带着恐怖降临,发了疯似的对精灵施压,其自身周围的黑暗与巫术将五位守在洞口的护卫震到了火海中,莱戈拉斯不敢置信的望着一切,或者说所有看到这一切的人都处于震惊之中,要知道这个是自己两倍体长的家伙此刻满身都萦绕着让人惧怕的黑雾,黑色中唯一闪着光的是镰刀般血红的眼睛,他能够不顾一切的杀尽挡在眼前的任何人。

埃尔隆德只能半跪在地上见证着一切,或许不用索伦动手他的生命也会就此流逝。瑟兰迪尔满面汗水的脸庞止不住的颤抖,在这能扑灭所有光明的黑暗下他被镇压的只剩恐惧,莱戈拉斯和山姆更是如此。

被魔戒驱使的弗罗多此刻只想寻求更为强大的主人,他不由自主的往索伦处走动,在沙地上留下一串脚印,他已失去意识,如一具走尸。

索伦在暴怒间发现地上坑洼的脚印,他将手中利剑掷向料及之处,一声惨叫回荡在这个涌动着熔岩的火热山洞间,半截悬空的利剑流下滴滴鲜血,一把长剑穿透了弗罗多的小腿,索伦发出如雷贯耳的咆哮,“把魔戒给我!!!”

他不容抗拒的走到弗罗多面前去摸索他的双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瑟兰迪尔,他快速的冲前砍向索伦的左手,索伦鼎盛的怒火全都集中在弗罗多身上丝毫未在意周围,这竟让瑟兰迪尔得手了。

索伦睥睨过瑟兰迪尔又将矛头指向了在一边未动过的埃尔隆德,他在埃尔隆德身上嗅到了魔种的味道,而那种子已要成熟,现在把他心脏里的种子挖出放进瑟兰迪尔的体内就能做到让中土倾覆灭亡。眼见索伦步步逼近可埃尔隆德仍然低头不知其想,瑟兰迪尔没有思考再次直接冲过去一剑刺向了索伦的腰部,莱戈拉斯则在刚一瞬与瑟兰迪尔的眼神交流下去取弗罗多的手上魔戒。

索伦冒着红光的眼睛回首集中到了瑟兰迪尔身上,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声音,“不自量力!”他一挥手就将瑟兰迪尔拍飞到了崖边不远处,莱戈拉斯接到了他,瑟兰迪尔的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瑟兰迪尔还是站起身向索伦冲去,他绝不要看见埃尔隆德再为他去死,“埃尔隆德你个混蛋!”这一声怒骂喊得绝望至极,可埃尔隆德仍然垂头丧气不知所云的半跪在一角。他就是个混蛋,身上发生了多大的事都不和自己说一声,现在还能“临危不乱”。

莱戈拉斯能做的只是尽快去取下魔戒,再这样下去连瑟兰迪尔都得不保。被魔戒主宰的弗罗多毫不犹豫的拔出自己腿上长剑向上一挑刺进了莱戈拉斯的肩膀,虽然很疼,但莱戈拉斯没有出声,他不想让瑟兰迪尔知道后分神担心他,这是瑟兰迪尔交给他的任务,他一定能完成。

莱戈拉斯在一番纠缠中总算抓到了弗罗多的一只手,山姆压住弗罗多挣扎的肩膀哭诉道,“弗罗多你醒醒啊,你不能被魔戒控制啊!”

莱戈拉斯急匆匆的摘下弗罗多手上的魔戒,原本消失的弗罗多浮现在他们眼前,一双红眸紧锁着他们,“我的!我的宝贝!”弗罗多疯狗似的咬上山姆的虎口又去扑向正向火海奔去的莱戈拉斯,但是太晚了,他们二人都从崖上双双掉了下去,山姆也磕磕绊绊的跑了过去,“弗罗多!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的左脸已被削去了一块皮肉,血淋淋的样子让他也变得疯狂,他回头惊得发现没了影的二人,再转回来又发现索伦手上即将挥向埃尔隆德的利剑惊叫到,“不不不!”

但是在这危急关头那剑刚嵌入埃尔隆德的肩膀索伦便停了下来,魔戒消失了。

索伦还在惊讶时一副高大的身子就在他最后的怒吼中散了架,落成一地无人惦念的铁块。然而一切还未结束。

瑟兰迪尔左右望着一蹶不振的埃尔隆德还有焦急的山姆不知所措,在他迷失间山姆喊道:“精灵王陛下!请来帮帮忙吧!”

对,帮忙,他要帮忙。

瑟兰迪尔摇摇晃晃的冲到崖边和山姆一起拉住了弗罗多的手臂,莱戈拉斯吊在峭壁上正单手拉着弗罗多的脚踝,另一边的肩膀还在淌血,滴滴血液滴在了滚滚上涨的熔浆中。

精疲力尽的二人根本拉不动吊在半空中的弗罗多和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没有说话,只是用滴血的另一只手攀上突出的石块,双脚踩在两块凸起上,“先,先救弗罗多。”他用完好的一只手将弗罗多向上托,面容狰狞的坚持着。

在把弗罗多拉上来后瑟兰迪尔的大脑是空白的,他心急如焚的叫道:“莱戈拉斯!快上来!”

三个人都探出崖壁紧张又迫切的望着莱戈拉斯还有他身下逐渐上涨的熔浆,莱戈拉斯努力向上爬着,他累了,他甚至都想就此睡去不必再挣扎。

“你先上来啊!”瑟兰迪尔要急哭了,这小子在犯什么浑啊。

莱戈拉斯拼了命的向上爬,可热火蒸的他绝望,他身上的汗水把他全身的衣服都浸湿了,一个在沙漠中在冰川中在黑夜中在深海中放弃抵抗的人。瑟兰迪尔探出大半个身子去努力够到他的手,而莱戈拉斯脚下的岩石断裂,他眼睛一闭失去了意识,瑟兰迪尔抓空了,他不可置信的望着下坠的莱戈拉斯,他大张着嘴巴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死死的盯着慢慢看不见影的莱戈拉斯,“莱戈……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心颤的快要喘不过气来,莱戈拉斯淹没在了红海中,没有生的希望,他从瑟兰迪尔断断续续的生命中退出了,不不不我在做梦!瑟兰迪尔嚎啕,挣扎,陷入痛苦的深渊。

瑟兰迪尔疯也似的转回头去一步一摔的走向埃尔隆德,“你……你们……埃……莱戈……”

瑟兰迪尔的头发开始从根部变白,左脸的血肉开始褪去露出白骨,他在毁了魔多那一刻也注定是把与之相染的自己一并摧毁。

埃尔隆德抬起头,灰眸里同样噙着泪,肤色惨白,黑色的枝芽已经爬上了他的脖子,“瑟兰……迪尔……”

“你、你怎么?不不不……不!”瑟兰迪尔有些痴狂的叫着,“维雅……维雅,你带上,你别死,你们都别死!我不准!”他的眼泪混着血水滴滴答答的流下来,疯子一样。

“索伦死了……你可以……活着……”埃尔隆德伸手握住瑟兰迪尔带着维雅的手。

“都死光了活什么啊!”瑟兰迪尔的瞳孔被绝望染成了红色,“别死,别再死了,我求你……”

埃尔隆德心间的种子破土而出,像把利刃一样穿透了皮肉,黑影如一道屏障一样包裹住埃尔隆德的全身,在岩石坍塌的巨响中埃尔隆德消失在了瑟兰迪尔眼前,种子饥不择食的吞噬了他。

那一刻,瑟兰迪尔的天彻底塌了,他没有力气再去撕心裂肺的吼叫,没有心情再去哭泣,他也听不见弗罗多和山姆的声音,世界顿时化作一堆虚假的泡影,两个对他最为重要的精灵,顷刻间全都死在了他的眼前,瑟兰迪尔死灰般的望着塌陷的火山,不去作逃不去挣扎,接受到来的一切。

巨鹰飞来带走了弗罗多和山姆,而其他的,都消失在了一片汪洋火海中。

——














如果这里加个完结会被打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