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瑟】桃色迷恋34(大结局)

在老婆过目后才敢发的大结局,甜的!!!
我终于填完了坑。。。
莱瑟

——

为你,千千万万遍——《追风筝的人》

——

瑟兰迪尔来到了曼督斯殿堂,他早就该来了。

光影之上的人说:“汝可有何求?”说的毫无波澜,是真正的审判。

瑟兰迪尔漠然的望着一切,他淡淡开口道:“生命几经摔打,能够因此变得柔韧,希望下次流泪,不再是因为失去。”

“此得看汝造化,汝是选择归一还是继续渡苦?”

瑟兰迪尔将那千疮百孔极近丑恶的脸抬起,绝望的灰色眼眸恢复一丝光辉,“伟大的曼督斯啊,难道我这个亡人还能重新过活吗?”

“死后的众精灵皆有此权力。”

“那请问我那可怜的儿还能重新过活吗?”

“他的肉身葬身在了魔多的末日熔浆之下,灵魂无法归一,他会陷入那无止境的轮回之中。”

“作为次生子?”

“是的。首生子的时代已经过去,次生子将继续引领阿尔达的兴盛与衰亡,首生子将被遗忘,汝之子也将遗忘汝。”

“那埃尔隆德呢?”

“他因邪物而亡无法重生,不过他的意识已化作你身上之物。”

“何物?”

“汝自会知晓。”

“明白了。”瑟兰迪尔低下头,“那便让我去见我的孩子吧。”

“好,但汝要知汝将不再永生。”

“我还能活多久?”

“无可奉告。汝之等待或将毫无意义,汝还愿意重生吗?”

“自然是愿意。”

“那便好,愿汝收获篇满意的乐章,去吧。”

身边的光影退缩到了一个原点,他在风间飘荡,慌神间瑟兰迪尔完完全全恢复成为了原来的容貌,连身体也摆脱了黑魔法恢复如初,除了一双尖耳朵变得像次生子那般圆滑起来,他站在一条陌生的大街上,许是人类一手建造的世界。他寻了寻身上的物件,只发现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低调的银色上刻了一串小小的昆雅语——rámar aldaron,意谓“树的翅膀”。这可以指“绿叶”莱戈拉斯,也可以指他的翅膀,瑟兰迪尔是一棵参天大树,而埃尔隆德便是他的翅膀。“傻……”瑟兰迪尔心软了几分,却又忍住泛滥的情绪,“我要陪他。”

瑟兰迪尔在酒家里赚取基本的经济,作酿酒的活,他需要好好的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生活,需要耐心的去等待。

第一次遇见的莱戈拉斯是个孤儿,瑟兰迪尔在一个雪夜发现并收养了他。

有一天糯米团子莱戈拉斯突然问他:

“Ada,你说死亡是不是很可怕?我好怕你不见了或者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瑟兰迪尔闻言一阵无言,良久,他缓缓说道:“其实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像龃龉一样活在这个世上,眼睁睁看着身边人一个一个离开,却无能为力。”

小小的莱戈拉斯捧起瑟兰迪尔的脸庞,虽然他听不太懂他Ada口中的话语,但是他知道瑟兰迪尔那种欲哭无泪的神情。这种表情时常在瑟兰迪尔一个人的时候浮现出来,莱戈拉斯也总是能在瑟兰迪尔哄他入睡时悄悄睁眼得以窥见,他一点都不喜欢Ada的这个表情。现在他拉开一个像雨后新生太阳般的笑容,一扫阴霾,“Ada不要伤心啦,你还有我呐。”

“对,我还有你。”

瑟兰迪尔终于笑了。

可这笑容能保持多久呢?他不再去想,他跟着莱戈拉斯,陪他到公园里荡秋千去了。这段时光,就当弥补了当初六百年的空缺吧。

过了三十年,莱戈拉斯便离他而去了。

瑟兰迪尔止不住的哭泣,他意识到这就是次生子的轮回啊,以后的他,一直要面对的,都是莱戈拉斯无止境的死亡。

戒指微微发热。

“埃隆?你在安慰我吗?我是不是太贪心了?我还妄想他能永远当我的小绿叶……”

这是团聚吗?

这样是疗伤,还是让那伤口越来越深永不结痂?

可是,只要能见见他不就好了吗?那没有握住的手他以后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握紧啊。

瑟兰迪尔就这么陪着莱戈拉斯走过了一世又一世,莱戈拉斯是个王子、是个猎户、是个贫民、是个军人、是个政客、是个医生、是个牧羊人、是个特务……他总是能在莱戈拉斯出现的时候被指引到他的身边,伴随时间的摇篮陪他长大,但瑟兰迪尔绝不是个过路人。

“我爱你。”

所有的莱戈拉斯都对他忠诚的示爱,单纯的爱慕,没有半点的虚假或怀疑,纯净的好比淡淡月光。

瑟兰迪尔对之刚开始只是淡漠的微笑,“我不能。”他对不起自己的心,又或者这样拒绝才是对不起自己的心?他不知道……亲情与爱情的界线早就在这千年里模糊了……他现在没有理由去回绝莱戈拉斯的示爱了。

直到有一世,莱戈拉斯是个痴情又脑子缺根筋的富家子弟,他在磅礴大雨中拿着把刀子抵在胸口上,“承认你的爱!否则我将带着龌龊的单相思堕入地域,贝尔菲高尔将用那罪恶的欲火把我烧为不含感情的灰烬,直到那时我就不会再爱你了。”就在瑟兰迪尔还在感叹他有多蠢的时候,他就把匕首缓缓扎进了自己的胸膛,滚烫的鲜血涓涓流出。

“住手,你个蠢货!”

“说你爱我!”莱戈拉斯的眼睛通红。

瑟兰迪尔被逼到悬崖边上不满的眯了眯眼,“……爱。”

莱戈拉斯简直喜出望外,“再说一遍!”

瑟兰迪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我爱你……”奇异的感觉在心里生芽,有束火把将脸上烧的火红。

“我爱你!你也爱我!真是缘分啊老天!我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有情人!”莱戈拉斯拥抱了上来。

这莫不是个傻子吧,瑟兰迪尔对这一世的莱戈拉斯快无语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

戒指又发热了。

“你在看我笑话?”

埃尔隆德见着这场面要吐血了。

他错了,在莱戈拉斯向他求婚的时候就大错特错。

瑟兰迪尔望着莱戈拉斯手上的玫瑰,“在你们这个王国,同性私通是要遭火刑的。”

“我不怕!况且,你是要做我妻子的人。”

“别说大话莱戈拉斯,你该面对一下现实。”

“现实就是我爱你,我想和你成婚。我们可以私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愿意……请你和我私奔,瑟兰迪尔!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的爱,那里将没有人能够打扰我们。”莱戈拉斯吻上了瑟兰迪尔的手背。

理智告诉瑟兰迪尔他不能,现在已经出格太多了,但是又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应该答应,不知是天使还是恶魔说的。

是天使说的,因为后来他们很幸福。

他们在一个偏僻的小镇过着简单的生活,他们自己种田自己养着牲畜。

莱戈拉斯会在瑟兰迪尔做饭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这往往都是他刚从田地里回来的时候,瑟兰迪尔通常都笑着嫌弃道,“先去洗澡,身上都是臭汗。”

“老婆你身上香,我抱抱你就把我也熏香啦。”莱戈拉斯还在瑟兰迪尔背后蹭着脸。

“我嫌弃你,快放开。”

“不放!”

然后莱戈拉斯自己抱够了就会吃一口出锅的菜再去洗澡,还会把油油的嘴蹭到瑟兰迪尔脸上,“你恶不恶心?”

“我还能更恶心。”

虽然日常是这样的,但是当瑟兰迪尔发现莱戈拉斯和镇上的姑娘交谈甚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心里居然不好受,他有那么小肚鸡肠吗?他会借由让莱戈拉斯回家,莱戈拉斯问:“你吃醋啊?”

“不可能。”

“老婆你放心吧我就喜欢你一个人。”

“管我什么事。”

“我的心里都被你填满啦。”

“不然我打死你。”

“诶?”

过了很久很久……莱戈拉斯生出了皱纹,“老婆你还是那么年轻啊。”

“年轻?我已经不知道多老了。”

“胡说,明明和初见的时候一模一样,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一个舞会上,你还特别惊讶的说什么终于找到我了,我那时候觉得你特别可爱。”

“可爱?你这个形容词并不适宜,亲爱的莱戈拉斯先生。”

“老婆你在我心里真的非常可爱,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莱戈拉斯笑嘻嘻的亲了亲瑟兰迪尔的脸颊。

“贫嘴……”

“我是说真的!”

“我一直都长这样啊……很久了……”瑟兰迪尔自己也不知道多久了,他甚至都有点忘了在这尘世中轮回的目的,也忘了以前的那些噩梦,他就在这里,和莱戈拉斯一起,“如果你不用死就好了……”

“我们都要死的,但我希望可以晚点。”

瑟兰迪尔笑着说,“我会陪你走到时间尽头的。”

“嗯?”莱戈拉斯不明白。

莱戈拉斯带着疑惑不经意间瞥见了瑟兰迪尔手上的戒指,“兰兰啊,你这个戒指倒是一直都带着,比我们的婚戒带的时间还要久呢。”

瑟兰迪尔本想因为那声“兰兰”赏莱戈拉斯一个板栗吃然后又因为戒指的问题收起了心,他抬手仔细瞧了会,似有心事,“这是我一个好友给我的。”

“好友?哪个?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他现在在哪啊,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瑟兰迪尔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套在左手大拇指上的那枚银色戒指,“他就在这,这是他的遗物。”

“噢,对不起啊兰兰……”莱戈拉斯又问,“那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瑟兰迪尔仔细回忆,他缓缓道,“温柔仁慈,深情,有些执着的傻气,是一块坚实的后盾,无论如何都会护你周全,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莱戈拉斯有了深刻的危机感。

瑟兰迪尔继续说,“我爱他。”

“什么?!”现在是莱戈拉斯要吐血了。

瑟兰迪尔的表情未变,“不是小情小爱,更像亲情,不是恋人,是亲人。”当然这份感情还夹杂着谢意与愧疚,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付出的人瑟兰迪尔也觉得庆幸,但又何德何能啊。瑟兰迪尔感觉清明许多,他对埃尔隆德的理解与感情总算是直抒胸臆,他能够当着他们的面说出口,感觉就像堵塞多年的管道忽然畅通了一样。虽然亏欠太多无处可还,但这么多年过去,这么久的牵挂过去,也该放开手了,一句“谢谢”是对埃尔隆德说的,而那句“我爱你”也是对埃尔隆德说的,是真心实意的,埃尔隆德于他而言,亦友亦兄亦父。

莱戈拉斯不了解他们的感情,他想,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应该很深。

瑟兰迪尔的拇指传来微微热感,像被火星点到了一样,他将戒指取下,发现生在上面的昆雅文字淡了许多,“你也放下了吗?”瑟兰迪尔小声叹道。

谢谢,对不起,这是瑟兰迪尔想说的所有。但是如果自己的性命能换埃尔隆德的一条命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

那枚戒指化于风中,带走了埃尔隆德留世的执念。

许多年过去,老态龙钟的莱戈拉斯看着容颜依旧的瑟兰迪尔,“希望我还会爱上你。”

他一如从前的再次死去,不记得第几次了。

瑟兰迪尔在葬礼上哭泣,对着墓碑沉闷。

瑟兰迪尔已经很久没有为莱戈拉斯的死亡悲伤了,更别提哭泣了。许是因为这次,多了份多了份特殊的感情,对莱戈拉斯超过了亲人,那份恋人一般的爱,将羁绊越缠越深。

轮回仍在继续。

接下来每一次的“我爱你,”瑟兰迪尔都会越来越坚定的去答应,他现在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那份爱坚如磐石,牢牢的焊住了他们的心,他对莱戈拉斯的感情早就浓厚的不成样了,早在莱戈拉斯葬身火海的时候,早在莱戈拉斯僭越的时候,早在莱戈拉斯在地底与自己相遇的时候,早在莱戈拉斯被抱在自己怀里的时候,早在莱戈拉斯在自己腹中安慰自己的时候,早在自己把他当做活下去的希望的时候,至于何时变质,他无从而知。

他还是他的小绿叶,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瑟兰迪尔在大学里做了一名历史老师,历史这门学科似乎挺适合他,而且他还会拓展一些课本以外的事件及见解,当然那些都来源于他的记忆。有时他的记忆会模糊,模糊到忘了在中土时期的生活,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等待,但是在那之后他便记起来上一次他对莱戈拉斯说过,他们会重逢的。为了这个泛泛而谈的约定,他又遥遥无期等了一百年,上一次的莱戈拉斯还活在蒸汽时代,他甚至都快以为莱戈拉斯不会再出现了。

等待本就是未知的,或许结局就是一场空也不一定。

他照常起床,洗漱,开车,经过咖啡厅去买一杯不含糖的卡布奇诺和每天不换样的三明治。

他在校园门口停下车,现在是开学季,新生报道也在今天,他看着一个个稚嫩的面孔不禁缓了缓表情轻轻笑起,他被学生们的期待所感染,原本索然无味的舌头也品尝到了美味。

“啪嗒”一声,他的公文包和咖啡都被打翻在了地上,褐色的液体浸湿了散落一地文件。瑟兰迪尔的眉毛簇起,不满的看向快要跌落在地的新生。

毛手毛脚的新生显得很不好意思,他低下头频频鞠躬道歉:“对不起!先生!我要迟到了所以就跑得太急了!真的抱歉!”

瑟兰迪尔不喜欢和别人多嘴,他对学生也是不多嘴的,下课铃一打他就走人从不拖堂,学生私下找他问问题他也欣然回答但不会再多侃其他,不过这位冰山老师倒是赢得了不少学生的喜爱,学生觉得他的教学水平高,而且冷冷冰冰的模样在他们心里非常酷,最关键的是颜值胜于一切。瑟兰迪尔冷淡对新生说:“没关系。”

金发短马尾的新生立马蹲下身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捡起来,站起身对瑟兰迪尔说:“抱歉,文件都湿了啊……交给我吧,我可以把它烘干的!”

望见那熟悉面容的时候瑟兰迪尔瞬间愣住了,他感觉到心脏在膨胀,充满了苦涩的海水和喜悦的花火,两种感情不停的混合,心中涌起的汹涌波涛哽住了他的喉咙,良久他才张开嘴巴不可置信道,“……莱戈拉斯?”

长相帅气的新生停下动作望着瑟兰迪尔五味杂陈的眼睛,“啊对的先生我就是莱戈拉斯,您是……我的老师吗?我真的非常抱歉弄湿了您的文件……”

瑟兰迪尔笑了开来,欣慰的笑容,终有所得的笑容,他自顾自的念叨,眼睛里亮晶晶的,“你终于又来了,你看,我没有食言,我们重逢了。”他这模样在外人眼里有些疯癫。

“啊?老师你说什么?我们见过吗?”莱戈拉斯现在觉得眼前这个长相极好极符合他审美的老师有点奇怪。

“你还是把我忘了?”瑟兰迪尔的眼眸黯淡下去,“不过没关系,这本就是我该接受的。”

“我们……我们见过吗?”莱戈拉斯看着阴晴不定的漂亮老师僵着脸显得有点为难。

“没有,我们没见过。”瑟兰迪尔定定神伸出手,“你好,莱戈拉斯,我叫瑟兰迪尔,是这里的历史学老师。”

莱戈拉斯把湿答答的文件全都交给了左手,沾上咖啡渍的右手在裤子上蹭蹭后握住了瑟兰迪尔伸出来的手,笑得灿烂,“老师你好。”

瑟兰迪尔恢复那副老师的高冷模样,“这些文件交给你负责,它们很重要,中午吃饭前烘干,完事后到教师楼三楼最里面一间找我。”

“是!瑟兰迪尔先生。”莱戈拉斯挺胸抬头,脚跟并拢,甚至还想敬个礼。

只要我们还能相遇,那我就会一直去陪你把这条漫漫长路走下去,即使到了重点你的眼里可能不会再有我,但是只要我自己清楚我爱你,我知道你活得健康快乐,便够了。

可他们终究要一同赴死。

瑟兰迪尔等的,有些痴狂,有些厌倦了。

瑟兰迪尔孤孤单单的等了二十年,他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他已经结婚了,他只是和他打了个招呼,于是瑟兰迪尔又等了他二十年,他一直都在惶恐于死神的降临,以前对死亡毫不担忧的他,现在,竟然惧怕了。

“你又把我忘了?”瑟兰迪尔苦涩的笑容印进了莱戈拉斯的心里,像是被烙过一样。

瑟兰迪尔终于遇见了莱戈拉斯,他因长时间的担忧非常压抑,他怕自己消失,也怕他消失。

莱戈拉斯因为陌生人的一句话泛起无限的悲伤,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好像他们很久以前见过,度过了一段昏暗的日子。

“没关系,我还不会那么快死。”瑟兰迪尔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你好,我叫瑟兰迪尔,是这里的主编。”

“你好……”莱戈拉斯的心痛的很,像被人紧紧攥着一样,透不过气来。他痴痴问道,“为什么我会难过呢?”

“因为那些悲伤我们挽回不了。”瑟兰迪尔的面色苍白起来。

“不可能……”

“你记得?”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当然,我们当然见过。”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的一声呼唤透露着浓浓的哀伤,他的心脏裂了道口子,里面黑色的苦水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莱戈拉斯……我在这……我一直都在这……”

瑟兰迪尔搂上莱戈拉斯厚实的脊背用尽全力吻上他,不给双方一点换气的机会,他想把他的怨、他的爱还有他的记忆一并倾诉给莱戈拉斯,可这奈何谁都做不到,莱戈拉斯不明所以的表情让瑟兰迪尔觉得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要裂成两半了,“我一直在陪着你……”

“多久了?”莱戈拉斯的视线开始模糊。

“记不得了……”时间已经久到记不得了……

“对不起。”莱戈拉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为什么满满的愧疚,明明大脑是无可奈何的空白,但心里的情感早就泛滥了。

“我们别再分开了好吗?”

命中注定的相遇相依与相离。

瑟兰迪尔曾在自己摆了一墙的日记上写过这句话:我想找到你,陪着你,你不用去了解往昔,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生活,哪怕只是让我知道你的消息,便足矣。

然而这次,瑟兰迪尔竟然跟着莱戈拉斯的长大而变老,他的眼角生出了细纹,他明白,这就是最后一次,他有限的漫长寿命就要到尽头了。

某天,瑟兰迪尔的脑内开始莫名的鸣叫,那一天是莱戈拉斯28岁生日,那一声声刺耳的鸣叫像是倒计时的警钟。

而在那天的莱戈拉斯,他的脑内是无限的记忆,每一世的记忆,和瑟兰迪尔在一起的记忆,一帧帧的闪过,如同沉没海洋。

他哭了,崩溃的大哭。如果有一个人愿意不惜代价全心全意的把自己献给另一个人,耗尽自己所有的精力和岁月,那那个人的感情该有多深?他愧疚,自己竟对这给予没有丝毫回报,也无处回报。

“瑟兰迪尔,我爱你。”

“我也爱你,莱戈拉斯。”

为你,千千万万遍。

正值春季,一个百花齐放的季节,一个作为故事开头的季节,也是作为结尾的好季节,一年之始,万物交替更换。

我们坐在白桦树下,令我担忧已久的死亡此刻不再令我烦躁,清风徐来吹过我略红的脸庞,他的面容我看得明白,温柔又庄重,那蓝色的眸子朝圣般的望着我。

花木缤纷错乱的摆置在我们身侧,白桦上的夜莺缄口不言,它偷偷关注着这场洁净的情事,月色撩人,缓缓洒在身上更添平和,没有半分的胆怯或羞愧,我爱你。

他抚上我的腰肢,痒的很。我轻笑,他也笑,他吻上我,温柔极了,这小子可从没有这么安静过,唇齿留香的感觉还是让我觉得火星四溅,全身便都酥麻。

我是幸福的,尽管我在他的身下承欢,尽管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可怎么办呢?我爱他啊。

茂盛的青草扎的我有些痛痒,可这便是我们温馨的床,我赤身躺在其上,你在我的身上舔咬着我的每一寸骨肉,蚀骨爱意侵蚀了我的心房,我为你打开了一扇窗,你四处张望,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我接受了你,我爱你。

我的身体已然无力,你坚定的望着我,依旧在动作着,我弓起身子靠在树根上,那是不容置疑的爱,你的手攀上我湿润的脸庞,再一次亲吻了我,炙热的告别和留恋。

你说:“瑟兰迪尔,我爱你。”

声音是那么的低沉,宣誓般的告白。

“我也爱你。”

最后一次的爱你,最深切的爱你。

我们相依偎在一起,谁都不舍得阖上眼昏睡,因为一觉醒来,身边的人也许就不见了。

我爱你,我们望着彼此,想好好记下对方的眉眼,可这张脸庞早已随着那复杂情感融进了骨子里,永远的记下,我们爱着对方。

天边泛起鱼肚白,最后的时刻我们依旧十指相扣,等待尽头。

我们的身体好似流沙渐渐被吹散,灵魂逐渐升空,俯视自己的身体消失实是惊悚,但当我发现身旁还有个他,我便安心下来,我不是畏惧死亡,我只是害怕唯一的他也不在了。

我们没有去往想象中的炼狱,或许人间才是炼狱,我们去往的是天堂。

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我不孤单,我心里,全是他。

我爱你,这三个字简单到不行,却又深刻到不行,它是承诺,是守候,是浓情蜜意的话语,是奋不顾身的理由,它轻飘入天际,沉重入心底,三个字,竟促使我坚守了大半辈子。

我会千千万万遍的爱上你。

我们乘着风欢歌,依着树安睡,我们淡忘了过往,只心存对方。

我们只拥有对方,我们也只是属于对方。

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我和你,我喜欢这样。

就算茫茫宇宙轰然崩塌,世间陷入颠沛流离也与我们无关。

我们相依相守到永远,便是最为悦耳的乐章。

【完】








评论 ( 23 )
热度 ( 31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