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all基】恋与老男人6

ooc都市情感毫无正剧画风的沙雕剧《恋与老男人》

好久了啊~
这章。。。反正。。。emmmm没正形【其实是我又懒又困】
有盾冬
四家cp都有带

大家不要钻着看啊

——

年会才刚刚开始。

防弹玻璃制的透明屋顶能让来宾们望见黑夜中闪烁的繁星及魅影般在云雾中模糊的细月,他们喝着香槟交谈着私事,有的人窃窃私语显然是在谈些不怎么能上台面的事。

“我前几天谈那桩生意的时候听说今天Hydra的老大也会来。”

“你怎么会知道?那头目神秘的很,有一次得幸合作,那大佬连个脸都没露。”

“架子可真大,不过人家有底子啊。我这消息是和对面闲聊的时候听来的,道上传疯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说不定就调调胃口,Thranduil这一做破衣服的公司大佬能看上眼吗?”

“嘿呦,酸,人家挣得比你多。”

吃了枪子的男人没话说了。

Loki坐在大理石制成的吧台前漫不经心的喝着酒,他耳朵上带着一个和Thor连线的蓝牙耳机,脸上挂着同样漫不经心的笑容,“Thor先生,好像今天慕名前来的人挺多的。”

“你别胡来,等我们这边进会场再说,现在他进来了吗?”

“还没…啊,来了。”

就在Loki还在品味着口中的龙舌兰时他听到身后忽然响起一连串讨好的问候,回头一望便看见了进入会场的Rivendell银行的当家、Hydra的头目——Elrond,他温和从容的外表下却蕴涵着强大的气场。Loki撇撇嘴又转了回来,“地下工作真不好做,那家伙两面三刀的都快把自己头发累没了。”

Thor想这小猫咪哪来的自信说别人,他憋笑道:“记的把耳机拿下。”

Thor又对着对讲机说:“Bucky你把餐盘给我们递过来。”

然后我们的Bucky Barnes就穿着一套整齐的服务员制服推着餐车走进了他们的小房间,Steve撞见说:“Bucky你不应该在会场阁楼守着吗?穿成这样做什么?”

“楼上有Sam就够啦,我来和你们打前线。”Bucky望着Steve笑得一脸无辜。

“那你小心点,要和我走一起。”

“知道啦。”

Thor对着俩人不满的咂咂嘴,啧,恩爱狗。

“对了Thor,你那个主编不会坏事吧?”Steve说。

Thor眨了眨眼睛,“他不会的。”

Bucky坏笑着拍了拍Steve的肩膀,“Steve你放心吧,我听Fandral他们说我们这位黄金单身汉都和那主编约过会了,Thor肯定把他栓得牢牢的。”

“别瞎说!”Thor喊道。

Thranduil举着一杯白兰地望见了迎面走来的Elrond,他指示服务员把酒盘端去,而那个服务生正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警察先生,Thranduil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开启职业假笑欢迎道:“好久不见Elrond,你总算来了。”

“我来迟了吗Thran?”Elrond也笑道,他的目光扫过伪装起来的警察先生来到了Thranduil身上。

“没有,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正戏。”

“那看来我还来早了。”

“我想我们可以闲聊一会儿。”

“那当然,周年愉快。”

“愉快。”

两个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Thor远离了他们,他神色自若目视前方对着别在衣服里面的微型话筒说:“Sif你找到证据了吗?”

Sif小姐正趴在车座上掀毛毯,“呃我还在找,目前只有一份瓷器的年份解析,是一个中国的青花瓷,不过上面说这是个仿品。”

“仿品?好,over.”仿品这一点很可疑,但是值钱的肯定不是这个瓷瓶。

“Steve、Bucky,看到他身后两个保镖了吗?”

Steve回答说:“提了两个箱子。”

Bucky又接下去说:“两个箱子不一样,我猜一箱现金一箱文件。”

Steve说:“对。”

Thor翻了个白眼说:“盯紧他,现在拿到箱子是紧要任务,证据到手立马解散现场去抓人,over.”

他忽然在人群里发现了紧盯着他的绿眼睛,一个灿烂的微笑转为了嘴角的一个小小抽搐,他不改神色的走了过去,在Loki身边把装满了蛋糕的盘子放在吧台上,“先生,要试试这里的小点心吗?”

Loki望了他一眼微笑着拿起一块撒着满满糖霜的小蛋糕放入口中,松软蛋糕里夹着的绵延奶油包裹住整个舌头,他满意的点点头,“嗯,很美味。”

Elrond仍在和Thranduil交谈,“你还真是挑剔啊,连这白玫瑰都是现摘的,多么娇美。”

“但他们很快就会枯萎。”

“起码他们盛开过。”Elrond轻轻抚过一片脆弱的花瓣,“哈,这么消极干嘛,我不是在说你挑剔吗?服务员们一个个都跟精挑细选的模特似的,特别刚刚那位给我递酒来的,他在那,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个普通的服务生。”

“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平平无奇的服务生。”Thranduil低头望着鞋尖下意识说道,他总感觉自己的皮鞋上好像有一块脏东西,但是现在擦鞋又不太雅观,啊,该死的洁癖。他回过神抬头望向Elrond看向的地方,那金毛就在那里,他的确是个模特的好料子,还是能登上封面的那种主打模特,但是那又怎么样,Thranduil诚心觉得没人比得上自己。待他腹诽完后他又注意到了边上那个一身黑的家伙,他黑下脸对站在一边的Galian说:“把Loki叫过来。”

Galian一脸无可奈何的去叫了Loki,等到Loki一脸冷漠的走到面前时Thranduil对Elrond 介绍道:“这位是Loki Laufeyson,我这里的主编。”

“噢,您好,Laufeyson先生。我想既然Thran能把您介绍给我,那您应该有过人之处。我记得你们的杂志刊刊第一来着?”Elrond友好的伸出手。

Loki怨念着为什么吸血鬼要把他叫过来于是在心中默默捅了他好几刀,在他脑内的Thranduil已经被捅出来一个大窟窿了。他尴尬的扬起嘴角,但那个笑容依旧是完美的,“哈,谬赞了,久闻您的大名,能被您赏识是我的荣幸才对。”

Loki刚要一脸绝望的和另外二位一起坐到白皮沙发上时西装口袋里的电话就嗡嗡作响起来,他简直要感谢耶稣了。

他抱歉的对另外二位点点头又暗喜着跑到了远处没人的地方,他接起电话略显激动的说:“Tony我以后再也不骂你了!”

Tony刚想滔滔不绝吐出来一大段话就这么咽了回去,他说道:“良心发现了?终于知道我的好了?你啊,太迟钝,不过现在对我告白还不晚。”

“算了,我还是继续骂你吧。”Loki想揍他。

“你是个混蛋。”Tony也想揍他。

Loki叹口气,“不扯了,你找我干嘛?不会真是耶稣指引吧?”

“什么耶稣?我是来问问你那边警匪片怎么样了。”

Loki摇了摇头,“错了,不是警匪片,应该是谍战,没有枪林弹雨,只有变装埋伏。”

“那事能成吗?”

“应该吧,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着还没什么进展。”他看了看三位仍在端茶倒水的警察先生。

“反正我早就申请提款了,过一个小时就能转出来。”

“我看Elrond没什么反应,应该没问题。”

“好,等他被抓了你给我打个电话,我拿钱拿的心安点。”

“好,那挂了。”

“等等!”

“嗯?”

“我想起个事,作为一个好人我应该告诉你。”

“有事快说。”

“你那马脸邻居问你明天下午去不去和他看电影,说是医院里送的票,你说奇不奇怪为什么医院会送电影票?他这说辞简直烂透了。”

“我为什么要去和他看电影?”Loki疑惑道。

Tony很满意这个答案,“所以你不去了是吗?很好。”

“我没说不去啊。”Loki挑起眉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为什么要去???”

“因为我来者不拒啊。”

“那我是什么???”Tony要跳起来了。

“你已被拉入黑名单。”

“切。”

通话结束。

Thor这边刚抓到一个好机会,Elrond离开了会场。Bucky推着餐车跟了出去,Steve和Thor从侧门下了楼梯,Bucky确认目标后停下脚步转到另一条走廊里轻声报告说:“厕所。”

Loki发现三个警察不在了之后看见了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喝酒的Thranduil,“Hey吸血鬼,那黑眼镜人呢?”黑眼镜指的是Elrond.

“上洗手间去了。”

“大概差不多能了结了?”

“嗯,差不多。”Thranduil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对了,你刚刚叫我过来干嘛?有病啊?”Loki趾高气昂的说道,当然只是用他们俩才能听见的分贝。

“我看你不爽。”Thranduil把半杯酒一口吞了下去。

三人汇合后一齐怯生生的对六个保镖讨好微笑着,当然这个画面非常违和。四个壮汉守在门外,两个提着箱子的站在了门内,Bucky不好意思的对其中一个说:“先生,请问能让一下吗?我想拿门后面的拖把。”

保镖点点头移开了。

两位金发大胸迅速一人一个扭打了起来,Bucky则是趁着外面还没反应过来的刹那立即锁上了门,随即外面便开始激烈的撞门。Bucky非常放心的把两个保镖交给了他们,自己则去应付已经掏出手枪的Elrond.

“别动!”他喊道。

Bucky举起了双手。

然而下一秒他就以眨眼的功夫握上Elrond的手臂把枪变换到了自己手上,枪口对准了Elrond的额头,现在是他举起了双手。

“转过去。”

外面的四个还在撞门,但其实他们也就撞了五下门而已。

Bucky给Elrond戴上了手铐又出去拿枪指着外面四个的脑袋让他们不准动作,他拿走他们身上的手枪也把他们拷了起来。

Thor和Steve解决了保镖拿到了箱子,果然一箱现金一箱文件,本次的交易记录全在里面,次品的隔层里是钻石。

Bucky说:“哇哦我们吞了吧。”

Steve说:“Bucky你别这样。”

“开玩笑。”

然后这个年会并没有什么大消息炸开,Elrond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囫囵,等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警察们安安静静的把Elrond带出了公司,年会继续进行着。

男男女女在这个富丽堂皇的会场上随着音乐作舞,宛如中世纪的高尚舞会。

Loki接到了Thor的电话,“抓到了吗?”

“已经在回局里的路上了。”

“诶?哦,好。”

“怎么?听你语气好像不高兴了?”

“没有,就是感觉没看到大场面有点可惜。”

“你想要什么大场面?”Thor笑着说。

“没事抓到就好。”

Thor犹豫了会儿,“你明天上午……要不要去尝尝我们家楼下的甜品店?就我们上次说好的。”

“上午吗?可以,这次说好得我请客。”Loki的嘴角微微上扬。

Thor笑的很欢心,“我尽量,挂了哦。”

Thranduil问:“Elrond被带走了?”

“嗯。”Loki点头答道,他望着交叠的人群有些头晕。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Loki站起身,“是,那您在这继续伤春悲秋,我就先回家啦。”

“那么早?”Thranduil抬起头。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你明天是不是要和那警察出去?”Thranduil听见刚刚他们电话里的声音了。

“是啊,难不成还要加班吗?”Loki觉得吸血鬼干的出来。

“不用。”Thranduil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

“那就……再见啦。”Loki礼貌性挥挥手。

Thranduil总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评论 ( 15 )
热度 ( 89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