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 。

很辣鸡 ,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逗比属性但话唠又话废

【莱瑟】现实游戏1

挖坑最开心了🙊

只是个脑洞,大概就是你睡着后就会陷入一场杀戮游戏,是我很久以前做的一个梦

之后梦境和现实会交错,当然没有黑化,只是想逃离罢了

——

今天是第十天,距离这场游戏的开始已经过去十天。

这期间他杀死了两个人。

第一天,“天神”用夹杂着微弱电流的声音对毫不知何事发生的参加者宣布道——这场游戏的参与者共有五十人,游戏无规则,最后生存下来的人为胜利者,胜利的奖励即为“活”,失败的惩罚即为“死”。瑟兰迪尔听完后只觉得这梦做的还真够实在的。

被他杀死的二人都是自己先发起的挑衅,瑟兰迪尔不喜欢他人的挑战或者说他喜欢单方面的压制,所以便用自己从小练就的高超格斗技巧撂倒了对方。他现在正在这个困了他十日的森林里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走累了便靠到粗壮的树干边缓缓闭上疲惫的双眼,再次睁开眼时便是自己卧室的顶板。

他一如往常的洗漱穿衣,鎏金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身后,一身暗黑的定制西装加上宝蓝色胸针,眼眸冷冽,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银色的捷豹停在宅子的后花园里,瑟兰迪尔独自一人行走于这栋偌大又空幽的宅府内,自从欧瑞费尔去世后这间屋子便失去了生气。

瑟兰迪尔继承了父亲公司老总的位置却没有继承父亲半点的亲和感,他每日都是那副冰冷的模样,诚然一座冰山。

他如机器一般处理完一天的公务后又漠然的开车回家,简单一顿晚餐去往浴室,最后以一本泛黄的书籍结束这千篇一律的白天。

然而这也意味着游戏的继续进行,我能告诉你的是,当他处在真实世界时他并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存在,就像你第二天醒来会忘记前一天做的梦一样。

瑟兰迪尔活的没有一点乐趣,没有一点波澜或意外,他只是在完成工作表上的任务,简直像个机器。

他静躺在床上,放空的大脑逐渐沉没,再一睁眼,是森林。

第十一天。

瑟兰迪尔望向天空,黯淡的光亮表明太阳还未完全现身,估摸大概凌晨五点多,湿气浓重的森林四周寒意紧逼,他裹紧身上的真丝睡袍,毫无优雅可言的打了个喷嚏,他想如果自己白天能记得这里的事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睡前给自己套上一个风衣。

他站起身来继续寻觅着能走出这森林的道路上,从未思考过自己为何会陷在这个梦里,只当自己是在梦游了。

突然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呃……小姐您是真人吗?还是我在做连续剧式的梦?小姐您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他从树冠里冒了出来。

瑟兰迪尔两遍望过无人后这才确认这段没头没脑的话是对自己说的,之后他便黑脸转过身对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满脑袋树叶的青年用低沉的磁性嗓音说:“我看你需要去查一下眼科。”

青年认清性别后有点小尴尬,不过他觉得如果这位先生不说话的话他依旧会愣叫声小姐,“先生,我只是看了您的背影所以……”

瑟兰迪尔不耐烦的打断道,“你找我打架的?要杀我?别废话了,直接开始吧。”

瑟兰迪尔不由分说直接双手握拳拢近胸前对着金发青年直接一个横踢。

青年似乎也不甘示弱的抓住朝他面部踢来的一只脚,他握着脚踝将人朝自己一拉直接把没反应过来的男人拖到了地上。

瑟兰迪尔很狼狈,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你赢了,杀我吧。”他低着头语气是故作出的轻松。

哦,对了,忘记介绍了,这位金发青年名叫莱戈拉斯,还是一位大学生,也是一位职业射击运动员,虽说主业是射击,但他在运动方面简直全能,而且样样深通。

他扬起一个局促的笑容友好的对瑟兰迪尔伸出手示意要拉他起来,“先生你没事吧?”

瑟兰迪尔痛恨的扫过莱戈拉斯略带歉意的脸庞,握住向他伸来的手,“没事。”

“我叫莱戈拉斯,今年二十一岁,来这有十八天了,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活人。”讲到后面他略显兴奋。

“瑟兰迪尔,你是我第三个见到的人。”瑟兰迪尔拍了拍身上干燥的泥土。

“所以……你是真的人吗?”

“你觉得呢?”瑟兰迪尔用好看的蓝眼睛鄙夷的瞥了他一眼。

莱戈拉斯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可能我们在做同一个梦。”

“可能五十个人在做同一个梦。”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