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你好呀~这里阿君

是一条非常懒惰的杂食性咸鱼【猛男】

很辣鸡

喜欢无数人的花心大萝卜 。【但是我爱我的昭昭鱼老婆😚】

良心这种东西我没有,长得帅的……都是我老公!


关注请谨慎!我玻璃心,掉粉很伤心……

谢谢有人喜欢! 😘

[锤基]我们最后的三天(上)

这是治愈向的嗯嗯,
还有时刻崩坏的画风……

大概就是三天日常,甜刀子

开学前最后的倔强。

时间线应该是复联四之后???

清水,渣文笔

——

第一天。

——

“Hi,brother.”

Thor今天在复仇者大厦醒来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从耳边传来,他先是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睡迷糊了,朦胧中转过头才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幻听,那的确是死在自己眼前的弟弟。

“Loki?”Thor的声音带着些许鼻音,因为刚刚睡醒,因为不可置信,因为前些日子的悲伤,因为瞬间湿热的眼眶。他已经在沉默中欣然接受了自己的一无所有,宇宙秩序的全然恢复也无法让他心爱的一切回来,他已然准备好了今后的重新开始,但现在弟弟却突然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Loki躺在Thor的床上,穿着在飞船上的那套服装,不过不像那时那么狼狈,干净整洁面色红润,他看上去过得很好。

Thor在此刻笑了起来,“我又被你耍了?”有点怒极反笑的意味,当然,眼眶是惹眼的红色。

Loki扬起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是啊,哥哥,你知道你哭泣的样子有多惹人怜爱吗?没想到你的眼睛都好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有多痛,像是一把利刃划入胸口,冷冽的风霜刺入那颗衰竭的心脏,无处诉说的苦水顺着那道口子流下,而自己不得不在绝望无助的面容上戴上那张笑脸面具,嵌进皮肉,怎么也摘不下。不过,这就是他呀,他早就习惯的事。

“第三次!老天啊第三次了啊!”随即Thor又无奈的叹口气,“诡计之神?你还真是名副其实啊我的好弟弟,之前在萨卡星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当空气了吗?我那天看你表情还以为你会明白……”Thor越说越激动,他低下头,把一肚子的怒火哀伤和庆幸都憋了下去。

空气里的尘埃都变得格外沉重。

过了好一会儿,他吸了吸发酸的鼻子说:“算了……你回来就好。”

“哥哥。”Loki的表情平静,但却包含着许多深埋在心底的感情。

“弟弟。”Thor抬起头,双眼含着克制的泪光,“别再走了,好好待在我身边,可以吗?”

Loki笑着,有些疲惫的笑容,静静将目光从Thor的脸上移开,没有回应。

“Loki,答应我。”似是恳求。

“嗯。”Loki虚心的低下头,默念道,对不起。

外头的阳光照进房间来,照在Thor欣慰的脸上,照在Loki苍白的脸上。

我们的雷神迫不及待的将他弟弟回来的消息昭告给了所有的复仇者,而众人只是觉得倒霉,直觉祸事又要接二连三的上演了。

Thor回到了房间,发现还只是静躺在床上一脸淡漠的Loki,他问:“Loki,你怎么了?”

Loki回过神来,扬起一个微笑,“没什么。哥哥……你能陪我出去三天吗?就三天,就我们两个,只有我们两个,不要管其他的任何人任何事,出去玩玩,或者随便干些什么,只要我们一起,可以吗?”

Thor将Loki垂到眼角的发丝挽到耳根后,“当然可以,我的弟弟,你想玩多久都可以。”

Loki坐起身,主动抱住了Thor,把头埋进他的肩窝,藏起自己的眼泪。

Thor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你怎么了?”

“我想你了。”对不起,我又骗了你。

“我也想你了,弟弟。”Thor非常满意现在这个黏在他身上的弟弟,就像小时候一样,他永远都记得Loki第一次离开母亲自己一个人睡的那天晚上,Loki因为怕黑哭着找到了离他房间最近的自己,他在自己怀里安静的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弗丽嘉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团子笑得可欢心了。

Loki等到自己的眼泪流淌干净才再次开口,“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吧,我们时间很宝贵的。”

“是,我们很久没能这样轻轻松松在一起过了。”Thor从Loki松开的双手中退了出来,“弟弟你想去哪?”

“挪威怎么样?”Loki继续那副平常的笑容。

“算了吧弟弟,我对那里的记忆可不太好。”

“我想去仔细看看父亲喜欢的地方。”

“父亲啊……那好啊,我们就去那里。”

“我们是不是要订机票什么的?你的锤子……呃……”

“不用弟弟,我有一把新的战斧,它能带我们飞。对了,我还认识了一只小兔子还有一个小树人,他们都很可爱。”Thor拿出了他们三个在一起的照片,望着弟弟笑得傻乎乎的。

“你确定这不是一只浣熊吗?”

“是吗?他不是小兔子吗?”Thor异常真挚。

“啊……无所谓了……”Loki记得以前上课的时候他的哥哥就把浣熊认成兔子,听弗丽嘉说是因为自己小时候指着浣熊喊了一声兔子他的哥哥也就顺从着自己跟着叫兔子了,后来因为忘记这是自己哄弟弟玩就真的以为浣熊是兔子了。真傻啊,Loki偷笑道。

“你笑什么?”

“没事,”Loki拍了拍Thor的肩膀,“我们快点出门吧。”

Loki靠着法术化出一束光影给自己换了一身和几个月前一模一样的黑西装,就像一只黑天鹅一样,美丽,高傲,又时常低泣。

Thor还是随性的外套牛仔裤,他举起战斧揽住Loki的腰直接从敞开着的窗户里飞了出去。

Loki现在整个身子都是僵的,因为他正在万米高空上快速飞行着,而唯一的安全措施只是腰上的一圈手臂,“Thor你不能吼一嗓子再拉我飞嘛!”Loki的嗓子被刀也似的狂风刮的生疼。

“弟弟对不起!”

转眼间Loki便落地了,他感觉胃里像海啸一样在翻滚,然后他便跑到旁边的灌木丛里吐了起来。

“你降下来干嘛!”Loki恶狠狠的说。

“我们到了。”Thor轻抚着他的后背想让他好受点。

他们降落的地方就是那天奥丁化为星火飘散在风中的地方,不过不像那天的乌云密布。暖意的阳光洒在身上分外惬意,满眼的绿意以及接连的大海也让人感到生机,只是这些都与Loki无缘。

父亲,我将会和您在英灵殿相聚,愿您不会厌恶我。Loki默念道。

Thor望见Loki的愁容说道,“父亲在英灵殿,会很好的。还有海拉应该也会去的吧。”讲到这他笑了起来,“希望他们不会吵起来。”

“其实如果死亡后会去英灵殿的话,似乎死亡后的世界比这个真实冷酷的世界活起来要轻松的多不是吗?”

“据说在英灵殿,他们白天战斗,晚上豪饮,的确畅快,但那样多没趣啊。”

“我觉得这种生活非常适合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一般的家伙。”

“是,我的弟弟比我聪明多了。”

Loki没理他,自己一人径直往涯边走去。

父亲,为什么我不能去往英灵殿呢?是因为就算您已经认我了,可我还只是个低贱的怪物是吗?……为什么我得靠着Thor才能去往英灵殿呢?我不能再让他绝望第二次啊。父亲,您听见了吗?您能带我回家吗?

“Loki!”Thor在他背后喊道,“你饿了吗?我们去打野味好不好?”

Loki不甘的望着一片沉寂的海洋又哀伤的转过身,他努力打起精神,“好啊。”

他们并肩朝葱绿的树林里走着。

“Loki,我看你精神一直好像都不太好啊。”Thor开口道。

“没有啊。”如簧的舌头差点打结,绿色的瞳孔悄悄放大了些。

“你就在这歇着吧,我打到了拎回来给你烤了吃。”Thor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阳光。

“好。”Loki望着深入阴影的人形摘下了自己的笑脸,他前些日子一直在海姆冥界,那是死后的地狱。那个地方比约顿海姆还要寒冷黑暗,而且充满了令人厌恶的邪恶和幽冥,他们嬉笑Loki的不是,在他身上留下烙骨的伤疤。刚开始他会用他的银舌头作无谓的反驳,然后他们就撑开他的嘴巴用蛇毒滴入再将他的嘴巴缝上。每日每夜都在提醒他,他是个没人要的怪物,那些所谓的家人都在背地里瞧不起他,告诉他他早就该来到这里与他们为伍了,因为他们同样遭人唾弃。Loki不怕那些皮肉伤,就算不会像以前那般自愈他也能吞下那些刀疤,但他一直以来守护的那点尊严和奢望都被他们踩在地上来回蹂躏,甚至连他最不耻的蝼蚁都不如……

“Loki!我回来啦!”

Loki因Thor的一声呼唤从冰冷的回忆中逃了回来,嘴唇还有些发白。

“来,小浣熊。”Thor的手上拎着两只血淋淋的野兔。

Loki翻了个白眼,“你看好了,这是兔子,你刚给我看的照片上那只才是浣熊。”

“是吗?我一直以为……”

“行吧,浣熊浣熊,来烤浣熊吃。”

Loki把Thor带回来的柴火堆成一堆手指轻轻一挥一团烈火就燃烧了起来。

“弟弟你真厉害。”

Loki对Thor抬起头表示骄傲。

Thor觉得自家弟弟还真可爱。

Thor徒手撕扯下野兔的皮毛和内脏把不断滴血的两坨肉插上树枝递给了Loki,于是他们便听着噼里啪啦的油声静静等待着。

“Loki,我们上次这样,是不是五百年前了?”Thor透过Loki的眼睛望向时间的远方。

Loki也回想了一会儿,那些他要忘记的事情,“对,那个时候,还没有提到王储的事。那个时候,好多事都还没发生。”

“Loki,其实我最喜欢以前我们能在一起玩的时候了。”Thor低下头,想到了后来的种种,想到了Loki对他的怨恨还有伤害,还想到了Loki的委屈和不甘,想到了Loki的后悔和眼泪,还想到了Loki在飞船上跃身护住自己。

“你喜欢被我变青蛙吗?”Loki嗤笑道。

“嗯?”Thor的落寞惋惜变成了开怀大笑,“哈哈哈哈你就知道欺负我不会法术。”

Loki也笑,“谁叫你笨啊,连个入门的都学不会。”

“是,你最聪明啦。”Thor带着点哄小孩的语气对Loki说道,“母亲一教你就会了,我啊,就是不会,也懒得学。”

“那父亲教我们剑术的时候我也懒得学啊。”

“这样想来其实我们不也挺公平的吗?父亲更爱我,母亲更爱你,不是吗?”

“嗯,他们……爱我们。”这对Loki而言已是最大的温暖。

“嗯,我也爱你,Loki,我们都爱你。”

“我也爱你,Thor.”

他们的眼睛都略微发酸,扬着一个最平淡又最真心的笑容。

“行了,吃吧。”Loki想到三天期限便感到愧疚起来,他匆忙转移话题。

之后他们就穿过树林走到了宽广的公路上,他们顺着公路走着,回忆着美好的却又回不去的从前。

血色的晚霞给这片广袤雄伟的山水添上了几笔浪漫,他们走到了一座小镇上。

一家简陋的旅店成了他们的落脚点。

虽说简陋,但是基本设施还是全乎的,暖炉也开的很足,这种朴实温暖有一种莫名的温馨感。

他们住下了唯一的一个大床房。

交替着洗完澡后Loki读起从楼下餐厅拿上来的一本旧书,Thor望着暖黄灯光下的那张脸,一动不动的样子俨然一座精美的雕塑,他希望这就是以后的生活,平淡温暖没有危险,但那是奢望啊。

“弟弟,你看极光。”躺在被窝里的Thor忽然叫道。

Loki赶着看完一个段落才抬起眼看向窗外,“怪不得他喜欢。”比任何的珠宝钻石都要绚烂夺目。

“你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天天都来看好不好?”

Loki的笑容僵了一下又缓了下来,“我才不要被你那破斧子带起来飞呢!”

“行,那我们以后乘飞机过来。”

Loki佯装打了个哈欠,捂着嘴巴说:“不早了睡觉吧。”

二人便无言关上了灯,他们先是背对着背,不过会儿Thor就把整个身体贴到了Loki身上抱住了他,Loki先是抬抬胳膊让他起开,Thor说他们好久都没抱着睡过觉Loki也就这么放任自流了。

然后Loki听着Thor的呼噜声失眠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叶子君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