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君桑

懒癌患者🌿墙头多而杂❤️佩佩❤️六桃❤️抖森❤️妮妮❤️RALP❤️掏心❤️福华❤️盾铁
🌿内地姬欧美基💫💫💫

《疏远则安》【7】

——

霓凰拉着安迪小跑了一段路,突然停下来,安迪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嘶……”

霓凰立马扶起慰问道:“衣服没摔脏吧?”安迪拍了拍身上的灰无奈道,“这似乎一点也不好笑。”霓凰装傻般摇晃了几下脑袋,“刚才那个……叔伯真是多管闲事,要是没他我也一样解决他们。 ”安迪耸了耸肩,“也许吧。”

秦王处。

“大王!那赵国的使臣也住进了这间客栈!”樗里子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屋。

秦王慢悠悠的开了口,“他住关我何事?”

“大王不怕那嫡公主被人给抢了?”

“那赵侯雍可不敢与寡人抢这梁国的嫡公主。”

“是是,他个区区小主哪比得上我们大王啊。”

“油嘴滑舌!”

“大王教训的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嫡公主娶进我们大秦来,好为将来做打算。可这梁王会答应和亲吗?”

秦王合起了书卷,眸里闪着光,“当然要答应了。”

安迪同霓凰一起回府时,半路上下起了雨,淋成了落汤鸡匆匆忙忙跑了回去。

直冲进了寝屋,安迪看着霓凰湿透的衣服,“快去泡个澡 ,别着凉了。”霓凰瞪着眼,“啊?哦……”霓凰愣住了,这不该是她对姝儿说的吗?怎么姝儿还担心照顾起自己来了?不正常!“那我自己先走了。”安迪也觉得奇怪,自己在担心她?她也是所谓的好姐妹吗?霓凰妹妹?穆小妹?小霓凰?两个人都觉得现在的感觉有点奇怪,不说话。

安迪回了霓凰给自己准备的“小鬼屋”,霓凰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研究秦国战术。

晚饭大家又被聚到了一个桌子上,穆青先笑嘻嘻开口:“姝妹妹,集市好玩吧!我最喜欢的就是街角的甜饼铺子了!运气好的话还有那周围还能看见杂耍的,你都看到了吗?”
安迪摇摇头,“没,不过看到了一场戏。”穆青把头伸了过来,“什么啊?”霓凰插了进来,“一位叔伯把我我们给救了。”穆青皱着眉头,“我姐姐哪用得着别人救!要论她的武功可是排在琅琊榜前十的!”安迪望着霓凰,“你姐姐又不是拯救万物的神,她也需要别人啊,是吧?”“嗯……是……”

霓凰觉得自己在姝儿面前好像变小了,姝儿在自己面前形象变得高大起来,这真是姝儿吗?

饭后走廊里,霓凰叫住了安迪,“你不敢睡那还是睡我屋吧,一个床不舒服的话可以再铺一个我睡。”“谢谢!不过地铺还是我睡吧。”“我睡地铺!不然一起睡。”“那就一起睡床吧。”“好啊,你乐意我当然奉陪。”

两只小白兔又睡到了一起,某只霓凰趁着香香的安迪睡着偷偷亲了口脸颊,兴奋了一晚上没睡着~

——
我!扯!出!来!了!

一!点!点!也!是!进!步!

评论(1)

热度(16)